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140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株州中院法官诉苦:领导压下来的我们也没办法!

已有 10 次阅读2018-1-4 23:11 |个人分类:舆论监督

株州中院法官诉苦:领导压下来的我们也没办法!

法官爆出惊天内幕,民众呼唤进一步深化确保司法公正的司法体制改革!

  在湖南株洲做生意的浏阳籍人士黄文阶向本博主感叹:这些年来他经历了几十场官司,算是看透了法院百态、看透了法官百态,不过株州中院判决的几个涉及到他的债权债务案,因实在是荒唐到了极点,让他那经受了“考验”而有点麻木的心脏仍然受不了,“我的心脏都差不多要被株州中院的枉法判决震裂了”!黄文阶说的案子荒唐到何种地步?从一个明显违规的现象可一孔见天、窥斑见豹:最高法院明确要求所有的法律文书都要上网,以接受当事人和公众的监督,但涉及到黄文阶的几个案子的判决书竟然无一上网,表明株州中院所作的判决书中隐藏着见不得阳光的“黑鬼”!当黄文阶大为惊诧的是,当他向主审法官讨说法时,竟然得到这样的答复:“这是领导压下来的,连院长都过问了,我们也没有办法”!这几个案子发生在案外的“黑色故事”,相信本博主说出来之后,会让人感到司法腐败是多么的可怕!株洲中院领导对个案的干预是多么的露骨和赤裸!民众呼唤进一步深化确保司法公正的司法体制改革!

  本博主在2017年12月24日发布在网上的《谁在操纵株州中院将黄文阶5700万巨资判给无关人?》一文,详述了株州中院通过四份民事判决书,将黄文阶的5700万巨资判给郭立慧、鄢能文两个与该笔巨资无关的人,黄文阶则被当做“第三人”强“拽”进诉讼中的经过。在诉讼中,黄文阶心头滴血地眼睁睁目睹着自己的血汗钱和借贷款,被正襟危坐的法官用“判决书”推送到别人的口袋里,这种枉法判决,让本来是“无关人”的郭立慧、鄢能文变成了“有关人”,由此逼得黄文阶不得不另案起诉郭立慧和鄢能文,以依法追讨属于自己的钱。

  让黄文阶没有想到的是,他在起诉郭立慧和鄢能文的过程中,一开始就遭到了人为设置的“天花板”:为防止郭立慧和鄢能文转走其“依法”掠夺的属于黄文阶的5700万巨资,黄文阶向株州中院申请了诉前财产保全,由安邦财产保险株洲中心支公司提供担保,该院在冻结了郭立慧和焉能文的账号之后,要求黄文阶在一个月内起诉。面对数十万元的诉讼费,手头偏紧的黄文阶向法院申请缓交诉讼费。然而,株洲中院立案庭没有对黄文阶的申请作出回复、表明可否的情况下,就以黄文阶没有交齐诉讼费为由直接解除了财产保全,感到突然的黄文阶在情急之下,当天就借钱交齐了诉讼费并于当天再次申请财产保全,但该院收了黄文阶的诉讼费之后,仍然不依不饶地将郭立慧、焉能文账上的钱放走了,将资金保全改为资产保全。显然,保全资金比保全资产更有利于执行,按法律规定应采用更有利于法院实务操作的保全方式,鉴于株洲中院采取悖逆法律精神的颠倒式操作方式,黄文阶向株洲中院立案庭庭长柳志军讨说法,谁知柳志军冒出惊人之语:“这是领导压下来的,连院长都过问了,我们也没有办法”!

  你看:黄文阶第一次申请财产保全,没个说法没个理由就被下裁定解除财产保全;第二次当天交齐诉讼费当天再次申请财产保全当天向法院提起诉讼,但黄文阶的快节奏赶不上法院的“变心翅膀”——法院竟然也于当天急匆匆地将先前保全的账户资金划走,让难于执行的“死资产”代替易于执行的“活现金”,这里,法官和被执行人之间的配合是多么默契!

  黄文阶还向本博主透露了足以惊倒菩萨的案外故事:在诉讼期间,有司法”掮客”向他伸出“包赢官司”的橄榄枝——让黄文阶先期交给他500万元,官司赢了之后再支付1000万元!面对如此天价的“了难费”,黄文阶只能轻轻地把头摇,“我知道打官司需要‘打点’,但我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支付官司‘包赢’的前期费用,再说,我觉得自己占尽了情、理、法、据,无需拿这么多钱去做‘包赢费’”!然而,打官司即便你有胜券在握的道理和证据,也得“出血”用于构建和润滑“关系”,“知味懂味”的黄文阶和他的两个合作者,为官司凑了60万元”打点费“,但让他寒透心的是,好不容筹措的60万元“请客打点”费用了个“卵条精光”不算,最后官司还打输了!

  行文至此,我又忍不住将话题拉回到司法”掮客“上来。我曾经写过一篇题为《司法“掮客”严重危害司法公正》的博文,文中这样写道:

  时至今日,几乎每一起刑案或民案、行案,其案后都活跃着与办案人员或法官关系密切的“掮客”“——他们充当办案人员或法官与当事人之间的”桥梁“,当事人的利益通过这座无形的“桥梁”输送给办案人员或法官。充当掮客的人,有律师、有公务员、有官员,也有普通平民百姓,他们和办案人或是业务关系、或是朋友关系、或是亲戚关系、或是同学关系......这些“掮客”在向办案人员或法官输送利益之后,办案人员或法官便会千方百计地将案子向输送利益方倾斜,由此而严重危害中国的司法公平。一个大的刑案或民案,“掮客”们一开口就是先拿数十万数百万放在他手上,然后由他去运作,没成功就将这些退还,成功了就算是“打点费”,有的案件事成之后还得按金额比例提成,将案件当做生意来做!

  具体到黄文阶的案子,司法“掮客”开价500万之巨,因黄文阶支付不起也不愿意支付这笔巨款,扫兴而归的“掮客”是否会带着“东边不亮西边亮”的心理,又去找对方商谈操控和包赢官司事宜,让对方拿出这笔“了难费”和“打点费”呢?从黄文阶有理有据却打不赢官司的残酷现实来看,他完全有理由怀疑司法“掮客”将“包赢”的机会“操作”给了对方;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司法“掮客”的后面,还有左右法官的株州中院领导以及能够左右株洲中院领导的隐形实权人物(据黄文阶说,株洲市某领导的身边人在操控涉及他的债权债务案)——司法“掮客”、对方当事人、主审法官、法院院长和干预本案左右法院领导的隐形实权人物,结成了一个利益集团,共同操控案件的走向,让案件朝着其既定的判决结果前行。其间,法官或许是被动的、违心的、迫不得已的,这一点,九州四维公司案主审李晨透露的一个内情可以得到印证:现在这个版本(判决书)是按院长的要求判的,我电脑中还有个版本,那个版本才是体现我真实意志的版本!李晨法官还说,法院领导为了案子,在他之前已经换了两任法官,他是第三任法官!李晨感叹道:他判的两个案子都被湖南高院发回重审,“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最高法院在《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指出要落实法官办案终身负责制,即谁办案谁负责,以减少冤假错案的发生。然而,在株州中院,院领导如此赤膊上阵干预个案的审理判决,落实法官办案终身负责制岂不成了一句空话?不过,院领导为了迎合“上意,为了在利益蛋糕中分得一块,司法公正的原则顾不得了,当事人的权益顾不得了,法官日后可能承担被追责的后果顾不得了,对司法资源和公共资源的浪费顾不得了,全面依法治国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顾不得了,株州中院的形象和司法公信力顾不得了,职业良知乃至做人的起码良知也都顾不得了!

  同样是中国土地上的法院,株州中院在审理判决黄文阶的案子中却表现得很另类、很“歪筋”:黄文阶借江西商会章春明6000万,株洲九洲四维公司老板王鹏欠黄文阶2800万,黄文阶给王鹏在银行担保贷款2500万.为此,黄文阶要求王鹏给他向江西商会会长章春明的借款提供6000万的反担保,因王鹏在欠款到期后未还钱给黄文阶,导致黄文阶也无钱还给江西商会,由此引起章春明起诉黄文阶和王鹏。诉讼开始后,王鹏对自己出具的白纸黑字的担保书不认账,说他未提供担保,并以担保书的签字及盖章系黄文阶造假向株洲公安报案,然而经公安机关查证,证实担保书上的签字盖章都是王鹏自己所为。案子进入法院审判阶段后,王鹏竟然还是抵赖,株洲中院明知王鹏的担保书已经公安机关查证是真实的,但仍然判九州四维公司不承担担保责任,江西商会于是上诉至湖南省高院,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在株洲中院审理过程中,江西商会申请了财产保全,株州中院冻结了九洲四维的一块土地及王鹏的全部股权,株洲市国土局土地储备中心称该土地已收储,不能查封,要求法院裁定解除,株洲中院毫不犹豫地满足了土地储备中心的要求,而同是这块土地,因王鹏也欠湘潭一老板的钱,湘潭中院也查封了该块土地,株洲市国土局土地储备中心以同样的理由要求解除查封,却被湘潭中院驳回国土局的无理要求。显然,株州中院裁定解除查封的土地,是应了株洲市国土局的无理要求.

  透过黄文阶的合同纠纷和债权债务案的重重迷雾,人们隐隐约约可以窥见迷雾中的利益链,而这根若隐若现的利益链,绑定着一大串包括政府官员在内的公职人员。藉此一笺,本博主郑重提醒诸位“吃案”人:这个案子黄文阶绝不可能就此罢休,你们该趁早收手,决不可为追逐利益而以权压法、滥权用法;决不可为一己私利而利令智昏、践踏正义。否则,达摩克斯利剑说不定哪天就落在了你们头上!本博主也善意提醒即将审理黄文阶诉郭立慧、焉能文案的法官:面对来自院领导的不当干扰,作为法官,你们一定要坚守司法公正,尊崇和信仰法律,秉持司法良知和职业道德,排除包括院长在内的一切法外因素的干扰,让自己所作的判决经得起事实的检验、经得起法律的检验、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假如院长和其他院领导出面干预,法官就违心地无原则地迎合,让自己名下的判决书成为枉法判决;让自己处理的案子成为冤假错案,那么,有朝一日追究起来,干预案子的领导如泥鳅地溜掉了,倒是你吃不了兜着走,留给你的是一副毫无“疗效”的“后悔药”。所以,亲爱的法官,你们还是清醒点、清白点吧!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