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402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长沙雨花区纪委是否涉嫌不作为式腐败?  

已有 279 次阅读2018-1-23 16:02 |个人分类:代为呼吁

长沙雨花区纪委是否涉嫌不作为式腐败?
  腐败的表现形式可谓形形色色、花样翻新。滥用职权谋取私利、中饱私囊的滥权式腐败,是人人都能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的腐败,而懒政惰政、有腐不查、知贪不究的不作为式腐败,则只有那些向职能部门举报腐败却遭遇冷漠、推诿的人才能有切身感受。雨花区纪委面对东山镇社区居民的按程序递上来的实名举报材料,不认真调查取证,不听取举报人的汇报,甚至连个书面回复也不给,让群众寒心透了!
  我在和举报人交流的过程中强调:征地拆迁补偿往往会形成利益多元化的格局,拆迁中的腐败往往是集团式腐败,别看王文元只是个社区书记,但拆迁补偿中的非法利益“蛋糕”,他一个人吞不下去,至少要用利益链绑定两级政府的相关官员,即街道和区政府的相关官员。从这个意义上说,街道纪委和区纪委呈现不作为式腐败,既不正常也正常。这种上下一体化腐败甚至反腐机构和基层干部沆瀣一气的腐败,酿造了一种抵制反腐的反腐环境,从而导致群众举报腐败无人理睬、官官相护的现象;导致基层反腐机构不遗余力地袒护腐败、知腐不查、知贪不究或避重就轻、化大为小现象;导致面对群众的举报敷衍忽悠、应付了事不算,甚至动用警察对集体维权的群众实施打压,随意定个罪名将牵头维权的人予以抓捕拘留甚至判刑的现象。这种极不正常的现象,妨碍着反腐斗争的深入开展。破解基层反腐机构反腐不力的难题,就是要对不作为式的腐败实行真正意义上的“零容忍”——该下课的让其下课、该处分的给予其处分;对基层反腐机构中参与腐败、袒护腐败的人员,则应罪加一等、重处重罚。东山街道纪委和雨花区纪委扪心自问:你们面对东山镇社区居民的实名举报,是否涉嫌不作为式腐败?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附:强烈呼吁查处长沙雨花区的“蝇腐”典型王文元!
  贪腐与坑民是一对“孪生兄弟”,二者呈正比例关系。正比例是指两种相关联的量,一种量变化,另一种量也随着变化。如果这两种量中相对应的两个数的比值一定,这两种量就叫做成正比例的量,它们的关系叫做正比例关系。长沙雨花区东山镇社区王文元书记,可谓将贪腐和坑民这对正比例关系“托”成了高水准:贪腐十分猖狂,坑民也十分猖狂。在这里,我们向全社会、向全国公众公开举报王文元以权谋私、疯狂贪腐、坑民利己的违纪违法和涉嫌犯罪的行为,并强烈呼吁长沙市监察委将本案作为新反腐机构“第一案”予以彻查,让卷入本案的腐败分子受到应得的惩处,让党中央和中纪委对腐败的“零容忍”态度和惩治腐败的坚强决心得到具体呈现!
  王文元借拆迁之机掠夺民财和疯狂贪腐
  我们社区属于长沙市以高铁南站为中心的武广片区,征拆方为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彭旭峰涉嫌巨额贪腐举家外逃)。我们社区的拆迁,其“套路”、“名堂”之多,让人“眼花缭乱”。别的不说,从2008年至2017年的三次拆迁,同一个地段、同一投资人、同一个拆迁单位、同一个支付拆迁补偿款单位,其补偿价格却是天壤之别。这其中,轨道集团向我们社区支付了多少钱,我们不得而知,但王文元借此次大拆迁之机,不惜以损害群众利益为代价,让自己赚得盆满钵满——其位于黎郡康景园三套住房、位于体育新城红树湾的一幢别墅、位于大桥茂华国际的160平米的住房、位于恒大绿洲19栋楼王的一套265平米的豪宅等等,则是可供查证、避不开群众眼睛的事实。
  2017年11月16日,原东山镇社区书记徐小梨在关于东山镇社区2个“明细”公开的通报会上,爆料了几起有关王文元涉嫌贪腐的实例:
  2008年至2010年期间,东山镇社区账务账上有笔980万元的拆迁补偿款走向异常,其中一笔百余万的款项流向王文元;
  东山镇社区拆迁征收期间,社区有处公房被转卖,卖方是黎托供电所所长、王文元原单位的直接领导王建林。几年后,王建林获得超过买价10倍以上的拆迁补偿;
  王文元一手操控我们社区的拆迁补偿,为了照顾关系,他将许多非原住居民拉进补偿范围,让不该享受拆迁补偿的人享受了拆迁补偿,明显侵犯了原住居民的合法权益;
  居民黄某于1999年承包了东山镇集贸市场的经营权,2008年,王文元得知土地要被征收的消息,授意黄某出资在承包的市场内新建门面房230平米,坐等国家征收补偿、赔偿。2009年征收时,王文元只是告诉黄某补偿总金额为15.5万元,而没有告知黄某详情,总金额究竟是多少,黄某不得而知,反正王文元仅给了黄某28000元,其中还含有1万元的建设费。另外,王文元将集体财产作违章建筑处理,让人感到莫名其妙!在东山镇社区的征收拆迁过程中,王文元“克隆”了多起这样的案例,掠夺了大量民财;
  针对群众强烈要求公布东山镇社区的财务明细账,王文元使出一个阴招:勾结雨花区政府个别官员,将所有的集体资产定性为国有财产。这些资产都是我们居民出钱出力累积起来的,并非国家投资建设的,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变为国有资产?我们能拿出这些资产属于集体资产的证据,请问王文元拿得出这些资产姓“国”的证据来吗?再请问从2008年之2017年消耗掉的数千万“国有资产”,王文元为何不公布其明细账目呢?
  香樟路东路的改造、川河南路的修建、棚户区的改造(竟然没有立项!),王文元谎称国家给每户奖励6万元,实际上这笔“奖金”都是我们自己的钱,有如“羊毛出在羊身上”,压根儿就不是拆迁部门奖励的,王文元以此忽悠和欺骗群众,损害群众的利益;
  原牛头私企有色合金厂租赁东山镇社区机修厂空闲厂房进行化工产品生产,但因该厂污染严重,效益不佳,后来被迫停产。该厂的停产日期与租赁合同到期在同一时间段,其时社区的拆迁征收还末开始,但让人看不懂的是,该厂却拿到了93万元的搬家费。唯一能理解的是化工厂老板王琳和王文元有着长期不正常的男女关系——这在东山镇社区和黎托供电所,早已成了公开的秘密。王文元妻子唐永贞曾持刀将王琳的小车砍坏,将王琳的胳膊砍伤。王文元和他人合建厂房、买挖机,做水电工程,拿了王琳一大笔钱。王文元给化工厂巨额搬家费,也算是对王琳的一种补偿。
  2012年,东山镇社区的拆迁征收工作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东山镇社区书记王文元却悄悄地和长沙市雨花区寒山食品厂签订了一份一次性租赁长达10年有效期的租赁合同。按居委会组织法,其时正处于拆迁征收的敏感时期,社区理应将合同的内容、合同的权限以及以后的影响告知社区居民,而王文元为一已之利,却剥夺居民的知情权搞暗箱操作。2015年6月20日,寒山食品厂因让涉嫌伪造经营征件和无证生产经营,长沙政法频道作了详细报道之后,被雨花厂食药监局依法予以查处。寒山食品厂无证生产“三无”产品,属于违法违规行为。按合同法的规定,违约主体是食品厂,东山镇社区完全可以作无效合同处理。就是这样的黑工厂,社区负责人在拆迁征收阶段竟然给予了全额赔偿,其补偿金额高达120余万元,居民质疑这是社区负责人和食品厂内外勾结,有计划有预谋地侵吞国家和集体财产,掠夺群众利益。
  忽悠和非法打压群众关于财务公开的诉求
  我们提供的材料只是反映王文元违法犯罪的冰山一角。东山镇社区财务账上2008年集体资产有3516余万元,连同最近拆除的一栋办公楼的补偿款1600多万元,两项相加共计5100多万元。到了2017年11月却只剩下2000万元,短短9年的时间,小小社区竟然用去了数千万元的巨额资金,这些数据究竟是否准确只有天知道!别说这些财产财富是群众的、集体的,就是国家的,群众也有权有理由知道这些钱用在何方、花在何处?街道和社区负责人为何一直不敢公开明细,将各项开支晒在阳光下?
  从2015年开始,东山镇社区广大群众就强烈要求社区公开二个财务明细账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都明确规定,社区帐务必须按时向居民公开;社区内重大事项必须在居民大会上审议通过。财务明细不仅要公开,而且居民还要看得到、看得清、看得懂。社区重大的事项,居民要理解,心里要有数。东山镇社区从拆迁开始至今从没有开过一次居民大会,社区账务明细也从不公开。社区的组长、代表都由社区负责人指定,完全被社区负责人操纵。多年来,社区负责人面对群众要求公开财务明细的合理合法诉求,用尽一切办法、抛出各种理由予以忽悠和搪塞。2017年10月16日,在东山镇社区全体居民的要求下,经社区党员代表、组长代表和居民代表签字一致通过,定于11月16日公开二个财务明细,并承诺明细不公开,社区办公楼不拆迁。
  2017年11月16日,在东山街道召开了由街道人大主任主持的关于公开二个财务明细的会议,美其名曰“明细通报会”。社区群众以为这次公布明细定会来真格的,谁知会议开始后,二位社区代表各自读了一遍数据,会议就草草收场!难道开个“通报会”读一遍数据就叫做信息公开和财务明细公开?社区和街道不是将我们群众当傻瓜吗?
  2017年12月17日,东山镇社区办公场所搬迁,鉴于社区负责人先前有过“不公布财务就不搬迁(办公楼)”的承诺,社区居民据理力争,要求社区负责人兑现承诺,公开财务明细,群众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街道负责人不但不督促社区负责人兑现承诺,反而调来东山街道派出所全所警察和雨花区公安分局治安队的大批警察,前来打压手无寸铁的群众,最终警方以妨碍“公共交通秩序”抓走三位居民,其中一位被"治安拘留”。警察是职责是维护社会治安、维护公民的权益不受伤害,对手无寸铁用合法手段维护自己权益的群众“兴师动众”,以“维稳”的名义打压维权群众,这种“神威”伤害的是人民警察的形象,伤害的法治政府的形象!东山镇社区负责人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了国家法律,严重损害了东山镇社区广大居民的利益和被拘留群众的人身权利!
  部分群众被拆迁后生活陷入困境
  征地拆迁的基本要求是要确保被征收人的现有的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这是征地拆迁工作坚持的底线。《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规定:征用土地的,按照被征用土地的原用途给予补偿。若支付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尚不能使需要安置的农民保持原有生活水平的,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可以增加安置补助费。国土资源部下发的《关于完善征地补偿安置制度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采取切实措施,保证被征地农民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由此可见,被征收人的现有的生活水平是衡量拆迁补偿的标准。国家在立法层面上充分考虑百姓利益,保证了被征收人生活水平不至于因为征地拆迁而降低。然而,我们东山镇社区居民的土地被征用、房屋被拆迁后,因王文元疯狂掠夺属于被拆迁户的补偿款和大肆侵吞集体资产,连医保和社保都不给买,致使不少居民的生活陷入困境。社区内的所谓“钉子户”,实际上是勇于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居民,这些居民面对极不公正极不合理的拆迁补偿进行抗争,是具有法律意识和权利意识的表现,是应当给予正面评价的好公民。但在强大的行政权力面前,他们最终只能接受不公正的补偿。有强权打压和贪腐行为的拆迁补偿,吃亏的当然是老百姓。如居民李永忠一家上有老下有小,父亲80多岁,儿子才14岁且患有先天性的肌肉营养不良,完全是一个毫无行为能力的植物人,无固定职业无稳定收入的李永忠,一个大男人只得在家照顾老人和小孩,仅靠在外打工的妻子每月2000多元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想想有多难吧!又如居民杜正洪一家,其85岁的父亲瘫痪在床,老婆耳朵失灵,没有听力;大儿子系智力残疾;小儿子读初三不能创造收入。虽然有三人吃低保,但加起来每月才上千元,两人需要看护和照顾,生活极其艰难。再如居民刘晓春一家,因系无房户,原来住的公房,他曾经因突发脑中卒导致脑部瘫痪后,丧失了劳动能力,老婆无业,儿子读职业大学,没有任何生活来源,一家人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哪有幸福感和尊严感?
  征地拆迁造就出许多特困户,这样的征拆补偿显然是存在问题的,是与中央政策精神和国家法律法规精神相背离的。
  让人寒心的是,我们多次向雨花区纪委递交王文元的材料,也多次去雨花区纪委了解、查询,但雨花区纪委从没给我们具体答复。2017年12月21日,我们去雨花区纪委就我们5个月前递交的有关王文元的举报材料索讨回复,雨花区纪委接待人员称“东山街道纪委的回复到了”,我们要求查看却遭到拒绝。至于东山街道纪委,在接到我们的举报材料之后,既没有与实名举报人联系、交流和了解情况,又不去调查取证,仅凭被举报人单方面的掩盖事实真相的虚假汇报,就草草地形成回复材料,随意给举报材料定性。回复材料形成后,又不按时间和规定通知实名举报人。区纪委和街道纪委对回复材料又推三倭四,这样的工作作风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伤害了群众对纪委的感情,失去了群众对纪委的信赖,让群众产生一种纪委是否和被举报人串通一气的质疑!
  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这是中国共产党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中取得的里程碑式成果,是对13亿人民“打铁还需自身硬”庄严承诺的兑现。然而,我们感觉雨花区纪委自身不够“硬”,自然反腐“拍蝇”的招数不“硬”。我们拜托雨花区纪委保持这样一个清醒的认识:“腐败问题对我们党的伤害最大,严惩腐败分子是党心民心所向,党内决不允许有腐败分子藏身之地。”老百姓身边的腐败,伤害的是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所以群众反映十分强烈。十九大报告强调“凡是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都要严肃认真对待,凡是损害群众利益的问题都要坚决纠正”。在雨花区纪委不作为的情况下,我们呼吁长沙市纪委、长沙市监察委以顺应民意、反腐“拍蝇”的实际行动落实十九大会议精神,让广大群众真真切切感受到“反腐永远在路上”;感受到全面从严治党的实际成效。
  举报人签名: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