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140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长沙王全震案的法官爷们别逼着人家违法犯罪好吗?  

已有 147 次阅读2018-1-23 22:08 |个人分类:代为呼吁

长沙王全震案的法官爷们别逼着人家违法犯罪好吗?
  我想在本文开头代替王全震向那些炮制“葫芦僧”判决的法官叫声“爷们”——本案中那些身着法袍、道貌岸然、言出成法、落笔成律的法官爷们,你们别逼着本案中的当事人王全震落入违法犯罪的泥沼好吗?
  坐在庄严的审判台上,法官在法槌的一起一落间,定纷止争,这是多么神圣的职业。法官——原本在我眼中就是智慧的化身,明法析理时的职业素养,秉公断案时的凛然正气,都让我为之倾狂不已。但王全震的几个案子,让我“触摸”到了司法界的某种“怪状”:将事实当做面团揉来揉去;将法律当做一种敛财牟利的手段,将“正义”当做人情相送相赠;将需要断是非的案子当做生财的生意来做;将严肃的司法审判感衍化为随随便便的职业游戏;将政绩意识逐利意识和人情市侩习气代替职业正义感和职业责任感......如此这般,凸显的是落实依法治国方略面临的障碍,不排除这些障碍,司法良知就会成为一种传说,司法公正就会姗姗来迟,依法治国、中国法治就会成为漂浮在空中的美丽口号!
  朱少魁的老婆陈梦军在转让门诊部的过程中弄虚作假,通过关系找长沙市中心医院的医生为其开具子虚乌有的“肺结核”诊断书,继而又“打通”雨花区卫计局的关系,让该局为其变更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上的法人,即将陈梦军变更为王全震。显然,这种变更涉嫌违法违规,雨花区卫计局已经认定陈梦军的变更造假并撤销其变更。在这种情况下,王全震便是无证行医——在有证行医的情况下,出了医疗事故只是承担赔偿责任;若是无证行医,出了医疗事故则除了承担赔偿责任外,还要承担刑事责任。同时,违法和虚假的变更,将导致《门诊部转让协议》无效,王全震对门诊部的投入也将打水漂——事实上,法院已经下达的枉法判决一旦进入执行阶段,王全震的前期投入就确实会打水漂。正是出于这种担心,王全震才果断地停止经营。然而,法院判决王全震向朱少魁支付房屋占有使用费和门诊部的继续使用费,这等于通过法律判决强行让王全震在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情况下;在转让协议无效的情况下继续非法行医,然后让朱少魁夫妇等着看王全震的人生灾难,雨花区卫计局自觉不自觉地成了朱少魁夫妇造假作恶的帮凶!请问法官爷们:你们这不是在逼着王全震违法犯罪吗?中央高层和司法高层多次强调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那么要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作为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人民法院,在审案的整个过程中做到不偏不倚,“一碗水端平”,真正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让“正义”二字从程序贯彻到实体,最终体现在判决书中,这样,人民群众自然会感受到公平正义。但本案中的法官让王全震感受到的是法官的“一边倒”;感受到的法官罔顾事实和法律;感受到的是法官肆无忌惮地践踏司法公正。比如王全震我在中级法院官网信访留言表达了自己的诉讼意见,但未见半个字的回复;接着他又给詹支粮法官留了言,但詹支粮不理睬,接下来是完全不顾事实的胡乱判决。请问詹支粮法官:王全震早就将钥匙交给了房东,且多次向房东声明财物仍由其处理;强调法院判决门诊部转让协议无效后门诊部的财物就不属于王全震了,只能由朱少魁处理;再说房东也不同意与王全震交接,你让王全震咋办?你判王全震向朱少魁支付占有使用费天理何在?朱少魁违背房东的合同意图,假称有房东授权骗王全震签订合同,欺骗了双方,完全没有诚信可言,难道他不应该承担全部责任吗?
  几年前,曾有冤民以“虞美人”为词牌写过这样一首词:“冤情错案何时了,蹊跷知多少?法官昨日又发疯,判决不堪回首绝望中。法律条文应犹在,只是执行改。问君能有几多仇,恰似一腔悲愤胸中流。”这首词也正是王全震此时此刻心情的真实写照。“我已经决定向湖南省高院申诉,不相信正义会缺席”!我倾力支持王全震的申诉和合法诉求,雨花区法院和长沙中院的枉法判决必须得到纠正,“公正”必须体现在重审再审判决书的字里行间!
  1423243018@qq.com

附:长沙黑心法官用混账判决助当事人掠我钱财!
没占有使用房屋却判我支付房屋占有使用费岂有此理?
  极不诚信、恶意欺诈我的当事人朱少魁可鄙可恨,而披着法袍却以“合法”的名义帮助朱少魁掠夺我钱财的黑心法官更是可鄙可恨!长沙中院作为终审法院,主审法官詹支粮压根儿不听我的辩解;压根儿不采信我提供的证据,一个可怕的想法——“学湖南永州那个当庭强杀法官的保安队长朱军,嘣了这个黑心法官”,在我的脑海里翻腾,只是由于“勇”不如朱军,才最终收敛了这个念头!
  我的案子并不复杂:2015年7月14日,作为医生的我与朱少魁签订了一纸房屋租赁合同,欲将该房作为医疗机构使用。我要求朱少魁协助房东与我签订5年的租赁合同,谁知奸诈的朱少魁从这个时候就开始欺骗我了:朱谎称称房东年事已高,对不熟悉的人不信任,不会直接和我签约,只能由他转租给我,并谎称他已取得房东的授权。善良的我相信了朱少魁的话,和朱少魁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由于朱已经使用了1年,故我和他签的是4年。其后我多次要求与房东沟通,均被朱少魁以各种理由拒绝。
  谎言总是难以厮守。2016年1月上旬的一天,房东到租房场查看,得知朱少魁在没有告知他的情况下就将房屋转租给了我,顿时感到十分惊讶和气愤,明确表示其和朱少魁的租期还未满,朱少魁和我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无效。房东因从来没有授权给朱转租,遂决定将朱少魁起诉到法院。
  既然房屋转租合同无效,《门诊部转让协议》自然也就无效,加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法人变更也无效,我不得不于2016年1月开始停止经营。从2016年2至5月,我一直和房东进行沟通,表示愿意补齐租金重新和房东直接签订租赁合同,房东以没有和朱少魁解除合同,不能与第三方再签合同为由,婉拒我和其签订租赁合同的要求,同时房东已请律师起诉朱少魁,我试图采取补救措施但未能成功。
  在门诊部转让前,我只知道原法人陈梦军(朱的妻子)因不能胜任医疗机构的法人想将门诊部转让出去,后来我才知道,她在我来“接盘”之前已经找关系在长沙市中心医院开了虚假疾病诊断书,以弄虚作假手段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法人予以变更。显然,这种违规的变更,将隐含着法律风险,毕竟人命关天,违法和虚假的变更,将导致《门诊部转让协议》无效,我便是“非法行医”,一旦出了医疗事故,我不只是承担赔偿责任,还将要承担刑事责任。正是出于这种担心,我果断地停止经营。租房内的物品脱离医疗机构之后便一文不值,为此我当时授权房东让其自行处理,房东也一度接受我的授权,只因为朱少魁没有授权,房东也就一直没有处理房内的物品。
  这里不能不提到雨花区卫计局的不作为——我为了核实陈梦军手中《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虚实,从2016年11月起,多次往返于该局和长沙市中心医院查询未果,雨花区卫计局作为许可证的办理单位,竟然连我递送的投诉材料都拒绝阅看,更谈不上给我答复。在我请律师发了律师函后,才受理我的投诉展开调查,2017年3月才举行听证会,直到4月15日才作出《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让人看到蹊跷的是,该局在已经认定陈梦军涉嫌欺骗并撤销变更后,竟然又让门诊部执业许可证回到陈梦军手上,陈梦军凭这个不该有的许可证收取了我的转让费!雨花区卫计局:你们难道不知晓这种变向出卖《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是违法行为吗?根据《行政许可法》第七十九条规定“被许可人以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取得行政许可的,行政机关应当依法给予行政处罚;取得的行政许可属于直接关系公共安全、人身健康、生命财产安全事项的,申请人在三年内不得再次申请该行政许可;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陈梦军作为法人应受到行政处罚,包括吊销执业许可证,而不是包庇和纵容。2017年8月30日,当我再次进行投诉,要求卫计局重新作出行政许可的决定时,卫计局回复要等二审法院的判决结果。针对门诊部每年进行年检的问题,卫计局称自2015年8月后应由我进行年检,这等于卫计局默认《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法人变更有效,与前面的撤销行政行为自相矛盾。2017年9月11日我再次投诉,卫计局作出的回复依然是回避实质性问题。
  法院两次审理判决我支付房屋占有使用费的理由,是说我没有腾房,这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当我接到房东诉讼朱少魁房租合同纠纷案的判决书后,我即履行了腾房义务。2016年10月,一审判决下达后,我第一时间联系房东表示愿意履行腾房义务,但房东不与我交接,而要求同朱少魁交接。由于朱少魁拒绝到场配合、不履行清点物品的义务,即使我授权让房东自行处置物品,房东也不愿意惹麻烦。对此,法院为何不向房东调查取证?2017年1月二审判决后(朱少魁不服上诉),我再次联系房东商量腾房事宜,但朱还是坚决不到场,没有朱少魁的意见,房东仍然不敢处理物品。我于是与房东商量并取得房东的同意之后,于2017年2月21日签租三楼2间房做摆放腾房物品之用。我在将物品逐一拍照后即搬至三楼租房,但涉及到无法搬动的物件如玻璃柜等该如何处置,因无法取得朱的意见不得不放弃搬移。
  由于财产归属不明,腾房义务又以朱不配合而无法完全履行;房东担心财产判给朱少魁而向其索要,即使我给授权和有执行法官作证,房东也不敢作处理,法官怎能无视腾房义务无法履行的原因在于朱少魁不配合这一事实?
  2017年4月5日,房东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为配合执行,我请来了搬家公司,经执行法官联系朱少魁之后他虽然到场,但仍然不配合清点物品,对如何处理无法搬动的物件不予理采。对此,执行法官可以作证。我将所有房间的钥匙都交给了房东,再次明确表示房内物件全部由房东处理。
  2017年8月7日,房东再次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法官做了笔录,但朱仍然不配合清点物品,我再次授权给房东自行处理物品,但我不能替朱做主。尽管有笔录,房东仍然不敢处理,导致物品至今还在房屋内。
  原审法院判决我向被告朱少魁支付房屋占有使用费,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根据《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在(2016)湘0111民初3856号判决书确认《门诊部转让协议》无效,门诊转让费判决退还给我了,财产自然是返回给朱少魁了。《门诊部转让协议》第二条第2款,“该门诊部转让价格(包括证照法人代表变更时所产生的费用和门诊部内现有设备、设施及药品等)共计¥36.6万元整(金额大写叁拾陆万陆仟元整)。”由此说明财产隶属门诊部,房内的财产归属是朱少魁的,不是我占有和使用。本案朱少魁是过错方,退还转让款的同时,还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城震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房屋租赁合同无效、履行期限届满或者解除,出租人请求负有腾房义务的次承租人支付逾期腾房占有使用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从陈述事实来看,本人在接到“房东诉讼朱房租合同纠纷案”的一审、二审的判决后,作为次承租人,我多次在履行腾房义务时受阻,原因是朱没按判决书要求执行,一直不予配合,并非本人占有使用。我多次授权让房东自行处理,并且也交还了房屋钥匙,由于朱不配合,房东不敢作处理。另外该条款指的是出租人向次承租人的请求支付占有使费,不是指朱(承租人)的请求。两法院对该条款适用存在错误,不是适用该法律依据。
  原审法院(2016)湘0111民初3857号所作出的判决,确认双方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无效的确切时间是2017年8月7日。确认这个时间点存在错误:首先,这句话逻辑混乱,无效合同从一开始签订之日起就注定了无效,无需再确认时间;其次,这个时间点完全与事实不相符,也无法确认。
  本案的过错方是朱少魁:签订合同时谎称房东已授权,之后说房东要涨价故没有去要求房东授权,前案已证实朱纯属捏造事实;房东起诉后还在居心叵测地要求房东授权,企图置我于不利;门诊部搬迁不到一年就转让,实质上是自己经营不善,急于转让牟利,为此不惜弄虚作假;而我前期进行了投资,因朱少魁夫妇的欺诈导致我不得不停业,仅仅经营了5个月的时间;朱少魁为了急于转让门诊部,不惜向卫计局提供虚假材料,以欺骗手段取得许可证法人变更导致许可证无效,陷我于困境之中......朱的这些行为违背了诚信原则,以欺骗的手段订立合同,使合同无法履行,实质上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嘲弄的是法律,损害的是我的合法权益。
  综观本案的全过程,我不存在任何过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城镇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6条规定及《合同法》第224条规定,承租人未经出租人同意的转租行为,在效力上属无效行为,出租人既可起诉要求确认转租合同无效,亦可行使合同解除权。出租人解除合同后,承租人丧失租赁权,转租合同也因其赖以存在的基础不复存在而归于终止。本人作为次承租人在订立转租合的同时,不知道、也不应当知道承租人未经出租人同意转租,原法院认定我有过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正是朱少魁的过错导致该合同无效。朱少魁收了转让款后,不能保证门诊部所租赁房屋的合法有效使用,导致门诊部的经营活动无法正常进行,同时朱少赔从转让中获取了不当利益,由此说明朱的行为具有主观恶意,他对本案中的租赁合同理应承担违约责任。
  法律是惩恶的利剑,但法律的终极目标是扬善,惩恶是为了扬善。如此,法律才会充满温度,我们的生活才会在法律的指引下变得美好。原审法院要求本人支付房屋占有使用费和赔偿朱的损失,没有体现出朱的主观恶意和过错,更没有体现出法律的惩恶扬善和公平原则,完全曲解了法律意图。
  法院判我支付房屋占有使用费和赔偿损失,是以“合法”的名义帮助朱少魁掠夺我的钱财。
  本案的审理经历了很漫长的等待期,从我与房东协商补救措施、房东的起诉、前案的一审和二审(朱不服上诉,造成时间拖延)、本案暂停审理、恢复审理、然后双方都上诉等等,历时14个月左右,尤其是本案在诉讼时曾被一审法院裁定暂停审理,说明该《房屋租赁合同》处于不确定的状态,这种不确定的状态恰恰需要人民法院通过公正审理判决来定纷止争,假如法院将这些不确定的因素归咎于我;将诉讼时间无限延长归咎于我;将这个时间段的房屋占有使用费208495元判归我支付,凸显的只能是法官的混账、法官的昏庸、法官的无耻、法官的卑劣!
  二审法官更是可恶可恨——在审理过程中,我一再向二审法官詹支粮强调欺骗隐瞒和财产归属两个关键词,但詹支粮压根儿不听我的辩解、不睬我的申述、不认定我提供的事实、不采信我提供的证据,而是明知原审法院判决有错却将错就错、知错不改、有错不纠,最终酿造了一个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终审判决,逼我踏上坚信无比的申诉之路,是可忍孰不可忍?!
  司法腐败受害人  王全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