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140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湘雅三院掩盖“跳楼死”真相的手段让人无语  

已有 99 次阅读2018-1-28 21:06 |个人分类:代为呼吁

湘雅三院掩盖“跳楼死”真相的手段让人无语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图为陈四娥的女儿曾媛媛

  精神异常的陈四娥跳楼而亡,那么死者的死亡原因究竟是什么?背后的真相是什么?医生和医院究竟有没有责任?责任有多大?面对讨说法讨公道的死者家属,湘雅三院相关人员似乎自己也成了精神错乱的精神病患者:一会儿说是“意外死亡”,一会说是“临床死亡”,一会说是“院前死亡”,由此说明院方自己都可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死亡!

  湘雅三院在对陈四娥的死因难以自圆其说的情况下;在省卫计委和中南大学领导要求该院给死者家属以真相的情况下,竟然编造死者是“falungong分子”的谎言,对已经长眠于地下的陈四娥进行政治“泼污”,让连“falungong”三个字都不会写的地下冤死之魂陈四娥和死者家属情何以堪?所幸有正义感的维权人士为了洗刷湘雅三院强加在死者头上的“准罪名”,专程去陈四娥的居住地,通过警方信息系统查询了相关证据,警方亦出具了《无犯罪记录证明》。白纸黑字的一纸“证明”明白无误地告诉湘雅三院:公安机关“未发现死者有违法记录”;明白无误地向湘雅三院证明死者“未参加falungong等邪教组织”。不知湘雅三院这下还有何话可说?总不至于又给陈四娥加个“畏罪自杀”的死因说辞吧?!

  恕我直言,鼎鼎盛名的湘雅三院对死者进行污名化抹黑与攻击,其手段有点卑劣和让人不可思议!

  “医乃仁术”,良好的职业道德水平和工作态度是医疗的本质,也是医疗工作的目的所在。“救死扶伤、治病救人”本是医院的职责——患者在医院治病,从某种程度上说就等于患者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医院和医生需要责无旁贷的为患者的健康和良好的医疗环境负责。但是,湘雅三院把患者的健康视为儿戏,不将生命当生命——由于医院科室不负责任的管理和安排,导致陈四娥跳楼而亡,此后又千方百计隐瞒死亡真相,袒护责任人员,着实让人心寒如冰!

  湘雅三院是给患者治病的医疗机构,但从该院处理死者的态度和手段来看,该院自己也病得不轻。藉此一笺,本博主认为也要给湘雅三院治治病。

  湘雅三院患了什么病?管理混乱、缺乏责任、隐瞒真相、袒护问题,损害了患者的权益,违背了职业道德,玷污了医生形象......这些“病”不治,又焉能治好患者的病?

  古语有言:“凡为医之道,必先正己,然后正物。”作为医生,就应该时时刻刻为病人着想,维护病人的利益。湘雅三院形象不佳、口碑不好,与个别医生违背职业操守,败坏行业形象不无关系。对这样的“老鼠屎”,就要敢于亮剑,一查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就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在这一过程中,也要查查在医生不端行为背后可能存在的利益链条。总之,湘雅三院患有管理不严之“病”、草菅人命之“病”、不敢担当之“病”、逐利忘“旨”之“病”及隐藏得很深的利益链冲击医生职业道德、医院公益性质之“病”。本博主权且将本文当做一副猛药赠送给该院,但愿该院领导能带着对死者的深深歉意喝下这副“猛药”,看看疗效如何!

  眼下,死者家属在呼唤真相、呼唤正义、呼唤公平合理,且看湘雅三院如何面对、如何处之!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附:湘雅三院为推责竟然给我妈妈说出了“三种死法”!

  2017年10月1日大约凌晨2点多钟,湖南长沙湘雅三医院(以下简称湘雅三院)的住院大楼发生了一起令人感到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的悲剧——患有精神疾病的我妈妈陈四娥从住院大楼的4楼8病区跳楼身亡,一个鲜活的生命永远消失在一个以“治病救人,救死扶伤”为己任为宗旨的地方。

  就在我们全家沉浸在极度悲伤之际,却遭遇了湘雅三院对我妈妈跳楼而亡死因的推责:一会儿说是“意外死亡”,一会说是“临床死亡”,一会说是“院前死亡”。这种草菅人命致人死亡,却又知错不认错、有责不担责甚至千方百计袒护责任人的恶劣态度,让我们悲上添愤,痛恨交织......

  2017年9月24日,我妈妈陈四娥(郴州安仁人,身份证号码:432831196504011027)因精神异常、胡言乱语,被送至湘雅三院门诊接受检查。医生最初诊断为“脑炎”却没有出具诊断书。在接受检查过程中,我妈妈呈现反常情状:不配合检查,用嘴咬伤我姐姐曾冬利的手。因住院部床位紧张,我妈妈被安排在门诊部二楼留观室观察一天半。在留观期间,我妈妈频繁咬人。为了防止妈妈咬伤别人,我只好将她压在床上。妈妈在挣扎中将我的手也咬伤。

  9月24日晚上9点半左右,妈妈尿床。就在护士赶来更换床单之际,妈妈见走廊上的窗户是开着的,就快步走向窗户边并爬上窗户要往下跳。我紧随其后死命拉住,在亲属和其他病友的协助下,才强行将她从窗台上拽下来按在床上。护士见状,当即拿来绑带将妈妈绑在床上,并给她打了两针镇静剂。不一会儿,妈妈就安然入睡。

  9月25日下午4点,我妈妈被正式转入住院部8病区4楼神经内科26床。在办理住院手续时,我一再提醒医生:我妈妈有明显的伤人和自杀倾向。

  9月26日早上,妈妈再次发病,主治医师阳衡决定将我妈换至重点病房的41床。3天后,医生见我妈病情有所缓解,于是又换回到普通病房25床。该病房共有3个床位但只有我妈一位病人。需要说明的是:无论是我妈曾住过的26床和41床,还是现在住的25床,其病房的窗户都是敞开着的(恰恰是医院在防护方面的这个过错,导致了我妈妈发病时跳楼而亡的悲剧!)。

  9月30日,晚上护士安慰我妈说她的病情好多了,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出院了。

  从住院以来,医生每天都会给我妈药吃,而我妈每次服药后就会很快入睡。9月30日晚上8点半,我妈照旧服药后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白天是我姐姐和姐夫陪护,当晚是我一人陪护。午夜时分,实在撑不住了的我小憩了一会。当我睁开眼睛时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机,屏上显示的时间是10月1日凌晨1点15分。当我再次强打精神睁开眼睛时,已是凌晨两点,见妈妈仍在入睡,我就不由自主地又合上了眼......忽然,我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惊醒,睡意顿消的我睁眼一看,发现床上的母亲不见了!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为:10月1日凌晨2点40分!

  我焦急地到走廊上寻找我妈,见到护士就打听“见到25号床的病人没有”?护士说没有见到。于是,我和一名当班护士决定下楼寻找。同时给我姐夫段怀平打了个电话。这时,该院的保安人员来了,他们带我去监控室调取监控。监控显示有人跳楼。我们得到这个噩耗后,急忙赶到事故现场,发现躺在地上早已断气的人正是我妈。拨打110后,来到现场的警察经勘查后得出结论:死者坠楼后,因胸部严重受伤致亡。随后,我妈的遗体被移至湘雅三院的太平间。

  10月1日清晨6点左右,太平间的人打来电话通知我去给我妈遗体穿衣服。当我赶到太平间为我妈穿好衣服后,太平间的人在没有征求我们意见的情况下就叫来殡仪馆的人将遗体推走了。

  10月1日正值“双节”,医院并没有及时给出一个处理方案,只是要我们等至10月9日再来处理。我们觉得医院应该急死者亲属之急,不该将善后处理拖延至9日,更担心时间长了医生会毁灭相关证据。作为死者的亲属,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医院对此突发事故给出一个合情合理的处理方案,处理完毕后尽早让我妈入土为安。

  然而,当我们打电话给湘雅三院表达我们的想法时,被该院冷漠地予以拒绝。

  于是,我与我姐姐和姐夫等6人于10月4日上午9点半赶至湘雅三院住院部4楼,找相关医生讨说法。得到的回答是:我妈的死医院丝毫没有责任。我们向主治医生索要病历本,医生竟然说病历本在遗失了!这个答复引起了我们亲属的愤怒,追问病历本究竟是遗失了还是故意隐藏了?当时在场的5名医生因无以答复,6名被医生叫来的保安人员在劝说了一会后便想全部走人。

  医生极不负责任的态度让我们亲属寒心透了,我表弟陈建华为了保存我妈在住院期间的病历本及其他相关资料,随机拔掉了一台电脑的主机线,准备提主机回家作为日后讨说法的凭证,但被保安人员制止并通过报警叫来了警察。医生说我们损坏了医院的3台电脑,要求我们赔偿15000元。我们被带至银盆岭派出所后,警察详细询问了事情的经过,并对电脑进行了检查,随后明确表态:电脑完好无损,免于追究责任。

  经警方调查核实,我舅舅陈湘平因为咬了民警而被警方以妨害公务罪予以刑拘,其他人都没有违法行为,于10月5日凌晨1点多走出了派出所。

  我们认为,湘雅三院的医生如果隐匿病历本等重要证据,则是一种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

  我们不想以极端的手段去对付已经明显涉嫌违法犯罪的相关人员,但我们只希望院方凭着良心还原事实真相、给出一个负责任的交代:我妈妈到底是什么原因跳楼而亡的?希望院方公开、公平、公正地处理这一事件!

  我妈跳楼死亡,医院究竟有没有责任?假如院方否定自己的责任,那么请回答以下问题:

  第一,湘雅三院明知我妈精神异常,且有明显的伤人和跳楼自杀的行为倾向,为何还将我妈安排在没有防护窗的病房住院治疗?

  第二,110警方已经确认我妈系“坠楼身亡”,医院出具的《护理记录单》和《长期医嘱记录单》上却注明患者为“临床死亡”。对此,湘雅三院该作何解释?

  第三,湘雅三院面对多方投诉,上级相关部门要求医院还死者家属以真相的情况下,为何要通过编造死者是“falungong分子”的谎言?

  第四,既然主治医生说我妈的死亡医院没有责任,为何不肯向我们提供并不属于保密治疗的病历本?

  第五,2017年9月27日,主治医生再次要求给我母亲做腰椎穿刺,理由是第一次穿刺是在湘雅附三做的,没有化验出来结果,这次送到外面去化验,我们当场交付了2000元现金给医生指定的陌生人(有收据为证)。院方为何直到如今也不能向我们出具检测结果?

  湘雅三院对待人命如此儿戏、如此冷漠、如此残忍,这还是“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医院吗?

  我们来自偏远的安仁县农村,作为死者家属,面对有公权做后盾、有保安做护卫的医院,我们除了悲伤就只有心寒的份了!

  然而,我们不会放弃维权的努力,誓死要求院方给个令人信服的说法。

  最后,我们只想问一句:如果是你们自己的亲人在医院,也像我母亲这样带着一系列的疑点意外身亡,你们还会这样不顾良心、信口雌黄地编造死亡原因吗?你们还会这样冷酷无情地推卸自身责任吗?

  死者女儿 曾媛媛

  联系电话:13412884068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