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140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张旭升出狱后召旧部再创业:不信东风唤不回

已有 102 次阅读2018-2-6 00:16 |个人分类:代为呼吁

张旭升出狱后召旧部再创业:不信东风唤不回

  年已近花甲的张旭升

  本博主按:曾经闻名大江南北的江苏淮安一剪梅集团,因其董事长张旭升遭受当时淮安市委书记丁解民的打击报复被判9年有期徒刑,酿成了一起震惊全国民营企业界的冤假错案。张旭升名下的一剪梅集团,也因当地官员非法插手强行将企业推向破产程序,使得一剪梅集团的过亿资产被“操作”至他人的名下。2013年,张旭升出狱后即通过一名律师的推荐联系上了我。当年8月,我赶赴江苏淮安和张旭升进行了深入交流,开始帮助和支持张旭升维权。几年来,我先后撰写和发布了有关张旭升和一剪梅集团的数十篇维权文章。其间,我遭受过威胁恐吓,现为省部级官员的丁解民甚至通过长沙警方派民警和我谈话,其目的不言自明,好在这些维权文章证据扎实,无一虚词,我也算是有惊无险。2015年6月15日,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了一剪梅集团(淮安)有限责任公司的破产程序;2015年9月8日,张旭升召集“旧部”启动“金鹿”牌罐头生产,进军国内外市场。

  藉此一笺,我遥祝张旭升重新抖擞精神,迎来人生和事业的“第二春”!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记者/林红 统筹/陈威】张旭升,江苏省一剪梅集团董事长,曾因身陷囹圄导致企业遭贱卖,可谓是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但张旭升一直很乐观,如今已年近花甲的他再度重掌一剪梅,执意东山再起,旧部正悉数归来。

  两次临危受命 带领企业扭转亏

  1987年,26岁的张旭升被调到原淮阴市国营清江糖果食品厂(简称清江糖果厂)任厂长兼党支部书记。

  此前,一年多的时间里,清江糖果厂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张旭升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带领糖果厂由亏转盈,他展露的商业才华获得了商业部颁发的全国商业劳动模范殊荣。张旭升在介绍自己时,不断称自己是个党员,并强调自己在学校就入了党,张旭升说“当时那个年代在学校入党是非常难的。”

  1990年,国家开始推动计划经济改革,29岁的张旭升再次到资不抵债的市国营百货站赴命,任经理兼党总支书记。“当时领导找我谈话,我没有丝毫犹豫,我是党员,服从组织的决定。”张旭升称。上任后的张旭升,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有些决定得罪了一部分人,想干事业就不怕得罪人,不改革企业就没有出路”张旭升称。

  事实证明张旭升成功了,上任一年的时间里,企业销售额6500万元,税利98万元。次年,张旭升被授予江苏省劳动模范。此后2年时间里,百货站累计销售2.3亿元,税利434万元,主要经济指标增长幅度连续三年跨入全省同行前列。张旭升带领百货站做出的一些成绩,引起了市委市政府的关注。1993年百货站被作为产权制度试点单位,由国营企业改制为民营企业。

  “当时国有企业领导都不愿意,都是处级的,科级的,谁愿意当个体户呢?最终我被迫接下了这个担子,作为党员,服从组织的安排吧。”张旭升解释说,作为农民家庭出身的他,当官才被认为是光宗耀祖,发财什么的会被认为是资本家,这是当时的追求。

  执掌江苏省第一家改制企业

  1994年,经过改制,张旭升组建了淮阴市百货有限公司,张旭升当选董事长兼总经理。1月28日,淮阴市百货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江苏省第一家由国有企业改制的民营企业诞生。同年,张旭升先后创办了一剪梅日化公司和舒婷鞋业公司。

  “工厂创建初期没有资金,我们就想尽一切办法,从百货公司挤一点;从银行贷一点;建筑材料单位垫一点,基建费用压一点;向职工借一点,这才解决了建厂初期所需的2000多万元资金。”张旭升回忆称。

  据了解,一剪梅日化公司仅耗时3个月的时间,便初具规模开始投产,产品各项指标均符合设计要求。提起“一剪梅”三个字,张旭升表示,在企业创立初期就确定了打造企业名牌的发展战略。

  “一个企业的成功,归根结底是其品牌形象在消费者心目中的成功。外国企业挤占中国市场关键在于他们注重自己的品牌,中国的厂家,往往集中在产品上,忽视了树立自己品牌形象的隐形价值,所以中国只有很少的几种牌子能叫得响。我们选择‘一剪梅’三个字,就是想打造中国民族性品牌。当然,产品质量过硬,价格合理,服务到位,才能赢得消费者,称得上是名牌。”张旭升称。

  随着时间流逝,1995年9月28日,经省、市相关部门的批准正式成立了一剪梅集团,张旭升任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集团下属5个企业,1000多名员工,固定资产达2.4亿元。

  此时,年仅34岁的他,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劳动模范。

  集团曾一度被各行各业学习

  1996年,淮阴市重新划分,沭阳县、宿迁县、泗阳县、泗洪县4个县从淮阴市分出,成立地级宿迁市。而归属宿迁的洋河酒厂,则不在接管淮阴市首家破产企业——淮阴罐头厂,淮阴罐头厂近两年已亏损500多万元,1200多职工,难以维持生计。

  “出现这个问题后,市委书记亲自找到我,说我既有能力,又搞过食品,让我接手淮阴罐头厂,说这是政治任务。”张旭升称。此项政治任务,张旭升花了3年多时间,对罐头厂彻底改造,直到2000年企业才逐步走向正轨。

  “接手淮阴罐头厂3年多的时间里,使我面临了很大的困难,累计投入了2000多万元,耗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好在企业在我们的努力下逐步活了过来。”张旭升感慨称。值得留意的是,1996年10月,淮阴市委市政府选在了一剪梅集团内召开了全市企业现场会,号召各行各业学习一剪梅,认清加快改革必须有一个干事业过硬的领导班子,一个好的带头人。

  1997年底,36岁的张旭升,当选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在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他提交了“关于政企分开,建立职业化企业家队伍的建议。”呼吁:要结合金融改革,进一步整顿和规范金融秩序,切实加强金融法治和金融监管,限制大额现金流通。“可以说作为企业家,所能获得的荣誉,党和政府都给我了。”张旭升称。

  2003年,一剪梅日化上缴税收500多万元,专营“一剪梅”家化高档产品业务的上海公司销售突破1000万元,金鹿牌罐头出口创汇600万美元,集团旗下超市公司门店达到8家。

  身陷囹圄 企业遭贱卖

  2004年9月3日,一剪梅正风生水起之时,张旭升被纪委“双规”, 随后以挪用资金罪和职务侵占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被送到南京浦口监狱服刑改造。自此,企业开始走下坡路。

  “拥有良好发展前途的民营企业,就这样没了,企业的资产被他们贱卖了。”张旭升愤怒地称。记者留意到,2014年7月,新华网江苏频道曾以“淮安‘政府工作组’管民企事务 过亿资产疑遭贱卖”为题,质疑一剪梅资产遭贱卖一事。

  “比一剪梅资产遭贱卖更让我痛心的是,我在监狱的这几年,我的父母都不在了,我认为我是个孝子,未能尽孝,这是我一生无法释怀的事情。无论企业做得多大多强,这点我都无法释怀。”张旭升哽咽道。

  据了解,张旭升服刑期间,双亲相继离世,张旭升未能尽孝送终。

  张旭升强调说,自己给家庭带来的危害,出狱后可以去弥补,但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感受,让其无法向人言表。

  2013年元月6日,张旭升获得自由之身后,便迈入上诉维权之路。

  2013年底,张旭升收回尚未变卖出去的淮安市韩泰南路9号工厂区。并积极筹措资金准备恢复“一剪梅家化”和“金鹿罐头”生产。

  2015年6月15日,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一剪梅集团(淮安)有限责任公司破产程序。

  2015年9月8日, “金鹿”牌罐头开始投产,进军国内外市场。

  正在逐步投入生产的金鹿罐头厂

  花甲创业 旧部悉数回归

  恢复自由身的张旭升,见到朋友,被劝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生活还算过得去,就不要再做了,张旭升则笑着回答朋友,他们是属于干事业的一帮人,需要体现自己的价值,证明自己。

  “张总恢复自由身以后联系了我,让我回来帮他,两人在一起共事了那么多年,看法、价值观比较一致,而且这个企业是在我们大家的手中成长起来的,有感情,所以我选择了回来帮忙。”许先生称。

  据了解,许先生1997年进入一剪梅集团,任办公室副主任。张旭升入狱后,时任企业主要负责人的他选择离开,并与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工厂,效益颇丰。“张董做事果断,事事巨细,是做企业的人才,这是我放弃高收入,选择回来的原因。”与许先生同期加入一剪梅,现主要负责维权事宜的李先生则表示。“做食品,质量是重中之重,用老人管质量,我放心。”张旭升强调。

  对此,从87年一直跟随张旭升,现任金鹿罐头公司分管生产的副经理谢先生称,张旭升对他只有一个要求,产品生产出来,自己要吃,要能给自己的孩子吃,给自己的孙子吃。“最初什么都没有的时候,都过来了,现在总归有些基础,不信东风换不回,如果最终还是失败了,那我们也不后悔,退出这个不再属于我们的历史舞台。”张旭升道。此时,张旭升54岁。而选择回来继续跟随张旭升的老一剪梅人也都已年过50。

  腐败官员,不会善终

  2016年2月3日,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一剪梅集团公章及管理权交给张旭升。历经11年的跌宕起伏,张旭升再度执掌一剪梅集团。

  “重掌一剪梅我才发现,原来一剪梅集团的拳头公司一剪梅日化公司,由于没有年审,已经被工商吊销执照了;一剪梅的商标也被本地一家经营太阳能企业恶意抢注。”张旭升气愤地称。通过查询江苏企业信用公示系统得知,一剪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目前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而一剪梅日化有限公司执照则被吊销。

  “回想起自己任常务副县长的同学,当初劝我不要搞企业,企业做得再大,也是永远比官低半级。”张旭升感慨称,中国的企业家要想成功太难了。“如今我最大的感触是,国家现在不缺官员,缺企业家,而腐败的官员,最终都不会善终。”张旭升叹气称。

  大白新闻了解到,此前处理一剪梅资产的主要两位带头人,原苏州市政协主席、淮安市市长高雪坤、原淮安市副市长王兴尧分别于2017年6月6日,9月29日,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

  “目前,国家商标局已经受理了我们对一剪梅商标的申请复议,我还是希望能恢复,因为一剪梅商标代表了我们的脸面,凝聚了我们太多的感情和心血。”张旭升最后称。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