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402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对于建嵘教授《对为复仇杀人喝彩的忧虑》做点补充

已有 95 次阅读2018-2-21 15:07 |个人分类:我思我评

对于建嵘教授《对为复仇杀人喝彩的忧虑》做点补充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于建嵘教授在《对为复仇杀人喝彩的忧虑》一文中谈到的观点,我大致认可与赞成,但我想借题发挥做点补充。

  确实,杀父之仇也好,杀母之仇也好,都是不可不报的大仇。按照中国的传统道德,杀父之仇或杀母之仇不报,做儿子的不仅是不为孝也,也是不为人也。然而,在当代文明社会和法治社会,这个“大仇”,只能依靠和借助法律武器去“报”,而不宜、不应也不能用“你杀人我也杀人”的方式来“报”。假如人人都采用这种原始的低级动物界的复仇方式去替被杀之父或被杀之母去复仇,那么法律置于何处?规则置于何处?评判是非的标准置于何处?问题就在于,复仇杀人以及为复仇杀人喝彩的深层原因,并不在这种野蛮复仇方式的本身,而在于中国的司法界存在太多的司法腐败和不公判决,早已失去了公信力的中国司法,似乎任何一个案子的判决都会遭受公众“不公”的质疑。许多不正常的现象表明公众不相信司法的公正也确实表明司法不够公正:

  成千上万不服终审判决的人回到信访路径做访民或做二次访民;

  互联网上有着无数揭露司法腐败、司法不公以及公检法故意炮制冤假错案的网帖;

  几乎每一个案子都有“司法掮客”在当事人、嫌疑人家属和“制服人”两头穿梭“活动”;

  每家法院都对来访人员层层设防天天如临大敌,和法官沟通得通过“三重门”;

  许多遭受公权力侵害的人带着对司法的不信任宁愿走信访渠道维权也不愿意走司法途径维权;

  .......

  这些不正常现象的大量存在,能表明司法公正吗?公众能相信司法公正吗?

  于建嵘先生表达了对为复仇杀人喝彩的忧虑,或许他的忧虑并非多余,但我更忧虑的是司法腐败和司法不公的状况像难治或久治不愈的顽症,至今仍然在损害着我们的司法公信力、至今仍在影响着公众对中国法律的信仰;至今仍在影响着依法治国的进程。试想:假如司法能真真实实地守住公平正义;能最大限度地减少枉法判决和不公裁定;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冤假错案,还会有复仇杀人的现象吗?还用得着去复仇杀人吗?公众还会为复仇杀人喝彩吗?


附于建嵘文章:对为复仇杀人喝彩的忧虑

  大年三十的一起“复仇杀人”案,给节日的中国蒙上了阴影,却也在互联网上出现了一阵狂欢。许多人将杀人者称之为好汉、崇之为英雄。这让我感到忧虑。(来源:新浪微博)

  为复仇杀人案喝彩的逻辑很简单:既然国家司法不能给你公平公正,你就应该血刃仇家,用暴力了结恩怨。

  应该说,这种逻辑有很传统的伦理基础。问题在于,其一,谁来评判和如何评判“公平公正”?每一个当事人,都可以从自己有利的角度来看侍某一纠纷,都会找出对自己有利的各种证据。这才需要一个超越争议双方的司法机关按照法律规定来处理。但是否接受司法机关的裁判,则又成了一个问题。这与司法机关的权威有关,也与当事人对事实的认定和法律的理解有关。就本案来说,许多为复仇者喝彩的人就认为,被杀者很有权势,20多年前杀人母亲而没有被判死刑,一定是司法机关枉法有失公平。对于杀母案的具体案情,有关部门还没有公告天下,我们不得而知。但杀母者父母也是当地的农民,其兄仅是一个乡镇工作人员,应该是属实的。最关键是,杀母者犯罪时未满十八岁,根据法律规定不适应死刑。当然,这不符合“杀人偿命”这一传统“法则”,但又是现行法律明确规定的。

  其二,复仇如何终结?20多年前,母亲被杀,今天复仇者杀三人复仇,成了“好汉”。那么,被复仇的后人又将如何?按照同样的逻辑和伦理,是不是也应该手刃仇人及仇人的血亲?不然就不是英雄好汉。如此这般,这个社会也就重回了丛林社会,与现代文明社会相去甚远。这肯定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在这种意义上,为此类复仇行为喝彩,实际上是在与现代文明为敌。

  在我看来,为复仇者喝彩这类因个别极端事件表现出来的社会舆情,反映了“变狠”的社会心态。也就是说,虽然这些个体暴力事件的具体原因各有不同,但是其背后深层次的心理背景大体是一样的。表面上看,个体暴力反抗的极端行为是因为一次具体的矛盾冲突引发的,但是实际上,导致这种极端行为的心态是日积月累造成的,是多年来压抑的怨愤得不到有效的纾解而逐渐产生的。

  这种极端化的心态日益将整个社会割裂为强者与弱者对立的两极,并心理预设强者一定是恃强凌弱为富不仁的,而弱者一定是饱受摧残求告无门的,直观的表现形式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仇官、仇富”。这种在内心深处潜藏着对整个社会的仇恨情绪,认为自己一直是社会中的弱者的认识,往往使暴力者获得所谓的心理上的快感。

  毫无疑问,社会心态的暴力化,与法治的缺失密切相关。没有法律作为稳定的社会行为规则,人们的行为就缺乏长远稳定的预期。这其中最可怕的是公权力的非法暴力。我曾多次说,政府强拆或偷拆民众的合法住房,城管街头暴力执法,政法机关执法犯法,要对各种黑社会势力在基层的沉渣泛起承担一定的责任。基本的权利既然得不到有效的保障,富可敌国也不能保证明天就不会被洗劫一空。在这样的现实之下,无论是占有很多资源的强势群体还是一贫如洗的社会弱势群体,在面对社会规则的不确定性时心中都充满了恐惧。

  为了克服这种恐惧,让自己的未来更具确定性,很多人拼命追求权力和财富,力争成为制定规则、利用规则的强者;而做不到这一点的人则只能陷入悲观失望的心理,无法克服恐惧的绝望者则会成为潜在的社会的破坏者。而对待恐惧的这两种方式,又会造成强者掠夺弱者、弱者用暴力反抗强者,两者形成恶性循环,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的暴力化和无序化。中国人变狠,也成为必然。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