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402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悲哉!“合法”名义下民宅被抢安置小区“被”烂尾

已有 61 次阅读2018-3-13 15:09 |个人分类:代为呼吁

悲哉!“合法”名义下民宅被抢安置小区“被”烂尾

河南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及邵振宏一家人在“合法”名义下的悲惨遭遇之三

  2010年,我在上蔡县东关兴业路南的老宅院(曾在里面开办炒货厂和迦利酒店)因闲置年久失修、破败漏雨,就拆了老宅院拟建一栋综合楼。邻居——原市政协常委刘孔名找到我说:我们给你做邻居就不能在你这儿沾点光吗?不能跟着你住个好房子吗?这可不是我个人的意思,我是代表所有邻居的意思。我听了后心中一热,就去找管土地的副县长汇报,得到的答复是:这是好事啊,县里连发三个文件要加快城中村改造,你回去写个报告吧!我回去给刘孔明一说,又把邻居们叫到一块报告了这个消息,大家都欣喜若狂,家家户户迫不及待地主动拆迁,刘孔明、赵三民等几户不等签合同就拆掉门窗搬走了。居委会、办事处、县政府,层层批文顺利下达,几十户旧房屋顺利拆除。我儿子邵凯成立了一个邵氏地产公司,测量、规划、设计、绘图,购置设备等,小区定名为“丰合人家”。在当时房地产火爆、地皮寸土寸金的情况下,有人见到这个项目未建先“火”便眼红了,蓄谋要“弄点事儿”。导火索是拆迁户里有个贫穷老实名叫常铁锢的村民,他中年丧妻,带着一儿一女居住在生产队分给他的位于兴业路旁的一处5间老宅基上的房内,因经济拮据,借了上蔡县体委干部李双喜8万多元钱。谁知李双喜没安好心,在常铁锢醉酒时哄着常用区区8万元将宅基地连同房子卖给他,常铁锢酒醒后想想卖了房子和土地之后父子三人无立锥之地,于是反悔不卖,李双喜空喜欢一场。一肚子坏水的李双喜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装出一副善人脸要帮着常铁锢完善房产手续(因村民宅基地是集体土地,常铁锢那个村民组都没办手续)李双喜为了“吃”定常铁锢的宅基地,偷梁换柱伪造合同,到国土部门办妥了转让手续即将常铁锢的宅基地办到了自己的名下。常铁锢蒙在鼓里。其间,常铁锢为了获得生存资金,将旧宅中的两间房租给了杨宝良,租期20年,租金20万元。“丰合小区”开建后问题浮出水面:李双喜说是房子和土地是他的,他要盖新楼。常铁锢一听急了,为了挣回宅基地,他将李双喜告到了法院。李双喜找了原住建局副局长方志怀的儿子—上蔡县公安局警察方飞,而方飞的岳父是驻马店市各县政府都拼命巴结的土地监察大队大队长,妻子石磊是上蔡县法院法官。尽管李双喜当庭反复承认合同是伪造的,但法院仍然判决李双喜胜诉。8万元买了价值300多万元的临街门面土地,据说方飞从中沾了不小的利益。常铁锢找到时任村民小组组长的我诉苦,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关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之规定,认定情理法都在常铁锢一边,于是就同意帮常铁锢打官司,结果引来了多年来欲置我于死地的仇家们上下联手群攻。土地纠纷已经起诉到法院并在审理程序当中,判决也应由法院执行,土地局和住建局的15天公告期才过8天,上蔡县公安局就迫不及待的李代桃僵,纠合方飞手下的以刘毛为首的数十名黑道人马强行拆掉杨宝良承包和租建的房屋,抢走杨宝良的10万红砖,将杨宝良父子拘留打伤住院,“依法”将常铁锢关进派出所的铁笼子里(有录像录音、照片为证)。上蔡县公安局帮助方飞和李双喜强行在县政府批准的丰合人家城中村改造项目土地上(原村民常铁锢家的宅基地)建起了4层小楼,并多占了“丰合人家”项目1.9×18米的土地。

  更胆大包天的是法官!君不见就在常铁锢起诉审判期间,办案法官们竟胆大包天的伪造了一份常铁锢的撤诉书,并据此裁定李双喜非法办理的土地证有效。

  与此同时,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聂全志的亲戚王印,也由原来积极推动城中村项目变成铁杆钉子户,而他的土地来源是与村民张景私下签订的1.9万元买来的0.66亩承包地。土地局办证的依据是半个瓶盖型圆印痕且无字的假章,王印买的耕地明明在政府批准的规划内,聂全志硬是让他在建设局的同乡马仔郏焕新(他的一个叔叔是驻马店市的纪检干部)无中生有地给变成有了“几米不在规划区”,村组居委会 街道办事处多次连续发文证明通通不敌聂全志亲信王印的空口说空话的信口雌黄。并且让县政府不准在规划土地上新建改建私人住房的文件变成了一纸空文,让王印在县政府花了几千万元做出的城建规划图中规划的大路上建起了二层楼房。王印此前曾在公开场合中称:“聂全志说了,邵栓柱的城中村项目干成了我不姓聂”!同时鼓动另一个私买集体宅基的戚士臣状告“丰合人家”,说城中村改造他不知情。事实上,每次邻居们在一块协商城中村事宜时,戚士臣都参加了并表示同意,而住建局和国土局的公示更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破土、挖坑、打桩,建到5层,历时两年,就在他住房的门前,并按他的要求在他门前建了临时围墙。负责拆迁的杨宝良、常大见等人多次找他协商,戚士臣坚持说自己80多岁了,要房没用必须给他80万,否则免谈!戚也是1.9万元从村民尚井手中买的集体承包地。上蔡县法院撤销了县政府关于戚私买宅基地的规划部分,而戚买的宅基地在“丰合人家”项目的关键部位。因项目是依村民组上报的,村民请求县政府上诉至驻马店中级法院,中院法官王署光(现已升任上蔡县法院院长)置不诉不理的基本司法原则而不顾,竟裁判将县政府事关300余人安身立命的“丰合人家”项目的规划全部撤销!王署光随心所欲的枉法裁判,让人联想起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上法院副院长陈清泉说的“法律的解释权在我这”!

  以保护人民、打击犯罪为己任的人民警察,竟然以“强制代理”为幌子,伙同黑恶势力强抢民宅,让违法买卖集体土地的犯罪嫌疑人“合法”获得保护。法院连续判决造假违法买集体土地者胜诉、开始难以理解 后来最高法院抓了两个付院长才明白 原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至今,“丰合人家”小区安置房建了5层烂在那里已经6年,被拆掉房屋的几十户几百村民仍在风雨中煎熬,变成了新的贫困群体,天理何在?公道何在?这符合党中央关于全面依法治国和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时代要求吗?!

  投诉人:河南驻马店市上蔡县受害者  邵振宏


  微评:当某个地方正不压邪、黑恶当道时;当某个地方的法律被“架空”、正义遭践踏时;当某个地方的警察和法官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权益被侵害的群众求助无门维权无路时,这个地方必定是一个让老百姓没有安全感的地方——这种安全感包括权益的安全感、财产的安全感、人身的安全感。上蔡县就是一个让人感觉缺少安全感的地方。连安全感都没有,就更谈不上尊严感和幸福感!

  众所周知,暴力抢劫是一种严重的刑事犯罪,然而,更让人细思恐极、倍感无奈的是“合法”抢劫!不是么?暴力抢劫是公检法严厉打击的对象、是我国刑法严惩重判的对象,因而任何人遭遇了暴力抢劫之后,都会毫无阻碍地得到法律的保护。那些实施暴力抢劫的嫌犯,哪怕抢劫金额只有区区数百元乃至数十元,也足以领刑七八十数年。对照一下不难发现,上蔡县的个别警察和个别法官,已经实实在在地犯下了抢劫罪,而且是知法犯法,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抢劫!社会上的暴力抢劫,几万元的犯罪金额已经是惊天动地的大案要案了,而“制服人”的“合法”抢劫,虽然抢劫的“效率”不如暴力抢劫犯高——毕竟他们要像模像样地走走法律程序,但他们一抢就是数十万数百万甚至数千万元的金额!这种以法律和权力名义实施的抢劫,其危害性远大于社会上的暴力抢劫——如果说暴力抢劫伤害的一个人或者数个人的话,那么“合法”抢劫伤害的是整个公权机关的公信力;伤害的是人民群众对法律和法治的信仰!某些“制服人”的恶行,往往会点燃起社会愤怒的熊熊大火,酿成影响极坏的群体维稳事件。尽管“合法”抢劫贻害无穷,但由于其披着“合法”的外衣,让你不得不从,甚至被迫配合“制服人”的“依法抢劫”!且看老实农民常铁锢,他家的合法宅基地和房屋被司法部门的“制服人”以“合法”的名义抢到了心术不正之人李双喜的名下;企业家邵振宏开发建设的300余人的安置小区,也被司法部门的“制服人”以“合法”的名义弄成“停摆”6年的“烂尾”小区。尽管常铁锢和邵振宏被“合法”抢劫伤害得心头滴血、肠断肝裂,但他们面对强权下的“合法”抢劫又怎生奈何?

  但愿上蔡县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按照中央的要求将拍蝇与扫黑结合起来,严惩以暴力手段和“合法”名义实施抢劫,侵害企业和民众合法财产权益的黑恶势力;严惩以权掠财、依法掠财的“蝇腐”和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将安全感、尊严感和幸福感还给上蔡人民群众!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河南“黑警官法”勾结联手整垮企业制造惊天冤案

河南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及邵振宏一家人在“合法”名义下的悲惨遭遇之三

  前言

  他的遭遇惊动了中央高层;惊动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一家为河南的经济建设和农民的增产丰收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的省级产业化龙头企业——河南丰合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被“黑警官法”相互勾结,以“合法”的名义辣手摧“花”,落下了“沉香蜜蜜烬如霜”、“曲终人散空愁暮”的悲惨结局:企业管理层无端成了“诈骗在逃犯”,逾亿元的种子仓库、加工厂、生产设备和其他资产破败流失;已投资2000多万的城中村改造项目和已建至5层的“丰合人家”安置楼被迫停工6年;数百村民无家可归、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已投入近3000万元的拥有8项专利、每年可为国家创造2000亿以上的节能环保项目无法实施......企业主人邵振宏一家人也与企业同悲惨共祸患——抓捕、拘留、讯问、羁押、判刑、坐牢,成了躲不开、甩不掉的噩梦。黑恶势力和个别党政官员及司法部门的“制服人”,其手段之狠、出招之毒,令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违法霸占集体土地的人在“保护伞下”安然无恙不算,县公安局还倾巢出动支持黑社会“强制代理”,帮民警方飞、李双喜用虚假手续抢夺扒掉集体土地上村民常铁锢的房产及10万红砖等,非法关押常铁锢父子及租户杨宝良父子,肆无忌惮地武装保护霸占者在城中村改造项目土地上建起了两座楼房(一座4间4层、一座5间两层),造成数百村民至今无家可归、流离失所;而滥权作为的官员和警察、枉法判决的法官,有的仍在岗位享受着公职人员的待遇,有的带“病”退休“平安落地”,有的则带“病”升迁提拔。直到现在,昔日陷害邵振宏的人仍然死死地“踩”着邵振宏不让他翻身,企图让一桩桩惊天冤假错案尘埃落定......

  邵振宏在求死不能求生不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情况下,不得不越洋过海、抛家离舍地“躲难”。2016年,邵振宏获知国内反腐斗争不断深入,最高检出台保护民营企业的新“意见”之后,他看到了公平正义回归的希望,于是毅然决然回国返家讨公道。有意思是的是,2018年2月26日,当邵振宏专程来长沙找我声援的时候,他获悉又一名配合公安局无端陷害邵振宏致其倾家荡产的作恶者被阎王爷请走了 制造冤假错案坑害邵振宏的其他作恶者,是否也会得到应得的报应?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