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402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江苏南通司法败类导演长城总公司的毁灭剧情

已有 134 次阅读2018-4-7 00:05 |个人分类:舆论监督

江苏南通司法败类导演长城总公司的毁灭剧情
  看了江苏南通长城公司的举报材料,呈现在我眼前的是港闸区一股邪恶力量瞄准一家优质企业——长城公司,以法律的名义上演的一出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的毁灭剧情!这幕毁灭剧的“演员”有港闸区法院常务副院长韩明智、执行局长张善华、民一庭庭长陈五建、审判员朱陈李等人,还有原港闸区法院院长宋石、原港闸区法院民一庭庭长陈怀新、港闸区公安分局局长等人。在党的十八大确立了依法治国方略并大力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大背景下;在中央深改小组强调“必须加快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有效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组织和公民财产权,增强人民群众财产财富安全感”的大背景下;在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的大背景下;在党中央和政法高层一再强调坚守司法公正、守住司法底线、防止冤假错案的大背景下,南通港闸区竟然上演这种对优质企业下狠手下辣手下毒手的毁灭剧情,委实让人惊心骇瞩、魂惊魄惕、不可思议!
  常识告诉我们,债权人或者由债务人向人民法院申请企业破产还债,是有前提的,这个前提就是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规定的:企业法人因严重亏损,无力清偿到期债务。也就是说,企业的负债超过企业的资产,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形;或企业的负债虽然未超过企业的资产,但由于种种原因,企业无力调动资产还债。然而,长城公司系一家国内生产、经营、管理一切正常的企业,2015年获南通市崇川区委区人民政府10强企业荣誉称号;2017年还有盈余,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投入“一带一路”建设项目达1.18亿美元,且已实际投入800万美元,就是这样一家优良企业,竟然被港闸区的一股邪恶势力将其强推至破产程序,其“操盘手”韩明智、张善华、陈五建、朱陈李等人可谓逆天而行、无法无天,他们不仅仅摧毁了一家优质企业,也严重损害了港闸区政府公信力和司法公信力!冲击了港闸的执政底线和司法底线!蹂躏了法律的尊严和国家的尊严!践踏了人民的权益和社会的公平公正原则!
  不用揣测,东方公司董事长殷新华为了“搞掂”长城公司,慷慨地伸出了一根长长的利益链,将法官韩明智、张善华、陈五建、朱陈李等人和自己紧紧地绑定在一起,被绑定的人围着一个共同的目标而疯狂着、放肆着。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假如殷新华掠夺的“利益蛋糕”没有韩明志、张善华、陈五建、朱陈李等人的份儿,谁会冒着被查处乃至被判刑的法律风险去为殷新华谋取不发之利呢?对此,马克思有个十分形象的比喻:当利润达到10%的时候,他们将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他们将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的时候,他们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当利润达到300%的时候,他们敢于冒绞刑的危险。马克思在这里指的是商人之于利润的反应。然而,作为商人,不管利润有多大,都需要付出成本,而本案中的法官和其他公职人员,付出的是零成本,他们搞的是权钱交易、法钱交易,这是扯袋入金的交易、无本万利的“生意”,难怪本案中个法官们甘愿冒险枉法、执法犯法!
  我们写文章的人,曾经批判过文艺创作中的“主题先行”,这个案子的实质,则是“判决结果先行”:一伙邪恶势力在殷新华通过虚假诉讼的手段非法占用长城公司500万元并申请法院执行时开始,就通过密谋确定了通过法律判决强行让长城公司进入破产程序的目标,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便罔顾事实真相,也不顾法律程序,操控本案朝着偏离法律轨道的邪路上前行,于是就出现了港闸区法院法官参与和主导下的违法执行、违法评估、违法拍卖、违法破产......
  人民法院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但本案的法官给这道防线掘开了一个大口子,“正义”从这个口子中流出,其结果必然是酿造了一连串的违法“动作”、酿成了一个让长城公司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惊天冤假错案。法治是公正之治、平等之治、正义之治、文明之治。人民法院肩负着推进法治建设、维护公平正义的职责使命,必须坚持公正阳光廉洁司法;必须坚持公正司法;必须坚守职业良知和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努力做到个案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港闸法院韩明智、张善华、陈五建、朱陈李等法官知法犯法、执法犯法,干着摧毁司法公正和人民权益的罪恶勾当。十九大报告释放了正风肃纪、反腐惩恶、全面从严治党的重磅信号,相信韩明智、张善华、陈五建、朱陈李等法官队伍中的败类和毒瘤,将逃不脱党纪国法的制裁和反腐利剑的惩罚!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附:南通长城实业有限公司的举报信
  江苏省监察委员会:
  我们是南通长城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长城公司”)的股东和全体员工。在这里,我们要向您反映的问题是:长城公司是被南通东方伊斯顿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东方公司”)董事长殷新华通过虚假诉讼的手段非法占用我公司500万元,由此引起了港闸区法院违法执行、违法评估(多处漏评错评)、违法拍卖、违法破产等系列冤假错案,让一家国内生产、经营、管理一切正常的充满生机;2015年获中共南通市崇川区委区人民政府10强企业荣誉称号;2017年经营还有盈余;国际投资一带一路建设项目达1.18亿美元,现已实际投入800万美元的优良企业进入了实质性的破产。党的19大和第13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方略,强调保障企业合法权益,慎重对待企业破产,但港闸区法院以常务副院长韩明智为首的个别法官却倒行逆施,徇私枉法,顶风违纪,有意制造一起起骇人听闻的冤家错案,成为人民法官队伍中的害群之马。敬请江苏省监察委员会派专人核实调查,立案查处,严惩不贷,以纯洁法官队伍,维护法律尊严和司法公正,彰显从严治党、从严治吏的决心。
  一、违法诉讼
  2009年8月6日南通长城实业公司通过南通东方公司(担保人)向金信公司(小贷公司)借款500万人民币,所有借贷手续办完后,金信公司给长城公司开出了500万元的转账支票(票号:33740608)。长城公司在支票背面背书人签章处加盖了预留开户行印鉴去开户行办理入账时,东方公司董事长殷新华提出要由长城公司原董事长赵静波夫妇签一个反担保合同。因赵静波妻子程蓓2009年8月3日已经出国,8月8日才能回国,程蓓的出入境记录为证,故而不能在反担保合同上签字,当时赵静波与殷新华商量后将转账支票复印一份,双方都在复印件上签字,赵静波的签字是:“因程蓓出国,借款合同不完善,该支票经三方协商,有担保公司(东方家具公司代保管),待程蓓回国后完善借款手续,把支票还我公司”。同时,殷新华以东方公司的一张空头支票(票号:33733700)作为陷阱,用来骗取赵静波的信任。所以,殷新华很顺利地将500万元的转账支票当场拿走了(殷新华也在转账支票复印件的上方签了字:今收到长城实业公司人民币500万元整),这是殷新华精心设置的一个圈套。2009年8月9日在殷新华办公室,程蓓、赵静波夫妇签了反担保合同后,多次去索要500万元,在长城公司数十次的追讨下,殷新华于2009年8月15日迫不得已地还了100万元(票号:33733699)。殷新华在拿到转账支票的当天,就通过背书假转让的手段将500万元私自转入东方公司账户。怎么在一审判决书就成自愿了呢?只要将此支票背面被背书人栏的字迹进行司法鉴定。由此表明并非判决书上所说:是长城公司自愿背书形式将支票交付给东方公司,实际上,这纯属是殷新华的阴谋!
  究竟是“东方公司作为票据持有人合法享有该票据权利”?还是有人在纵容犯罪?铁的证据足以证明金信公司开给长城公司500万元的转账支票,长城公司没有使用,也根本就没有进长城公司的账户,而是被东方公司殷新华中途给骗走并实际非法占有使用了,东方公司还金信公司的借款500万元是东方公司必须还的。东方公司对长城公司没有任何追偿权,民间有句俗语说的好:“谁拿了人家的钱,就应该归谁还”。而一审法院罔顾事实,错误地认假为真、以假乱真,有意制造了这起虚假诉讼案。这起虚假诉讼案的背后操作者是原港闸区法院的院长宋石,民一庭庭长陈怀新是实施者。
  二、违法执行
  正因为有了这起虚假诉讼案,东方公司殷新华便名正言顺地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长城公司多次反复地进行申诉,法院却不受理。在执行过程中,殷新华无法无天,任性而为——他曾数十次指派涉黑人员来长城公司故意扰乱公司的办公秩序,破坏公司的办公环境,到处张贴涂写带有诽谤性的标语口号,还胆大包天地殴打境外人员(阿斯塔纳华东经济开发区夏立克先生)。长城公司工作人员及夏立克先生多次向110报案,遗憾的是110民警到现场后视而不见,袖手旁观,更谈不上依法处理打人凶手。涉黑人员公开宣称港闸区公安分局已被他们“老大”摆平,我们不相信整个港闸区公安分局被殷新华“摆平”,但区公安局领导被“摆平”则是不争的事实,不然又如何解释我们多次报警却没有能得到警察的公正处理呢?调取长城公司内部监控录像,可以证实个别警察听从局里主要领导的意见在处警现场的消极和不作为。2015年,我们向南通市港闸区公安分局正式递交举报殷新华涉嫌诈骗、虚假诉讼的材料,一年过去了,我们尚未得到立案处理的消息。2017年,我们向南通市港闸区检察院申请立案监督,检察院认定东方公司殷新华的犯罪事实,同时对港闸区公安局给出了立案意见,港闸公安分局虽然立案了,但很快又下达了撤销案件决定书,导致长城公司的资产在2017年5月31日被拍卖,在拍卖期间,竞买人天天来长城公司扰乱公司的正常办公秩序,长城公司在国内购买运往境外作为国外投资的货物无法运出,从而无法继续实现境外投资。2016年8月26日农业银行南通分行授信2亿美元无法使用。
  两份案号相同但内容和结果完全不一样的裁定书
  1、(2015)港执恢字第00179号执行裁定书同号有两份不同裁定书。一份是2017年6月2日裁定书称:“因本院(2017)苏0611执550号案申请执行人南通正和置业有限公司以被执行人南通长城实业有限公司严重资不抵债为由向本院申请对南通长城实业有限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现该案已由本院决定移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审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56条第1款第(5)项、第258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8条规定,裁定如下:中止(2012)港商初字第0175号民事判决书的执行。本裁定送达后立即生效。”这份裁定书明确地告诉长城公司港闸区法院已将南通市长城实业有限公司移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审查去了,中止执行是事实。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正和置业公司申请长城公司的破产已于2017年10月26日下了(2017)苏06执他24号民事裁定书,并载明“港闸法院依照……之规定,于2017年5月26日作出移送破产审查决定书”。从这里可以看出港闸区法院2017年5月26日作出的移送破产审查决定书,是在2017年5月26日以前就受理了南通正和置业申请长城公司破产的申请。2017年6月2日的中止执行裁定是港闸区法院担任审判长的常务副院长韩明智、担任审判员的执行局局长张善华和副局长孙兴旺三法官通过合议作出来的,同是这三名法官,怎么又在2017年5月31日去委托淘宝网进行拍卖?2017年6月1日由陆峰竞得,刚中止执行,又申请上级法院破产,何来的委托拍卖、竞拍?这很明显是三位法官在徇私枉法,有意制造冤假错案!
  2、另一份是竞买人陆峰提供的2017年6月19日港闸区法院作出的(2015)港执恢字第00179号执行裁定书,该执行裁定书称:“本院于2017年5月31日委托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拍卖被执行人长城公司名下位于南通市港闸开发区纬一路南侧、永通路西侧面10001.11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604086514)以12211400.00元的最高价竞得。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47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23条、第29条规定2017年6月1日,买受人陆峰(居民身份证号码320602197,裁定如下:一、位于南通市港闸开发区纬一路南侧、永通路西侧面10001.11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归买受人陆峰所有,位于南通市港闸开发区纬一路南侧、永通路西侧面10001.11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自本裁定送达买受人陆峰时起转移。买受人陆峰可持本裁定书到登记机构办理相关产权过户登记手续。本裁定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此时,法院就应该中止委托拍卖,况且2017年6月2日作出的中止执行裁定书,也并不是6月2日当天受理,就当天审查,当天作出的裁定。2017年5月31日委托拍卖,2017年6月1日竞拍,2017年6月2日中止执行,紧挨着三天时间。这两份裁定书的法官都是港闸区法院副院长韩明志担任审判长,执行局局长张善华担任审判员组成的合议庭,难道这三名法官在相同的几天时间,将正和置业公司的申请置之不理?将自己刚作出的中止裁定视而不见?同是三名法官在同一案号中做出完全不一样的裁定,究竟是粗心大意的笔误?还是在故意玩弄权术玩弄法律?按照法律规定,中止执行裁定后,法院应该立即停止拍卖,停止财产转移,并停办相关产权过户登记手续,即使办了相关手续也是无效的,所以拍卖是违法的。
  从这两份同案号而内容完全不一样的执行裁定书来看,法官在粗暴地践踏法律尊严、践踏司法公正!人民法院是一个讲究公平、公正的国家法治机关,对社会上所有的不公平、不道义的事情、都可以通过人民法院来评判。人民法院是一个国家法治的象征,是一个极其严肃、神圣的地方,它代表的是一个国家的公权力,而港闸区人民法院(2015)港执恢字第00179号执行裁定书同一案号出现2017年6月2日和2017年6月19日两份完全不一样的裁定内容和结果,即三天内同是三名法官,却出尔反尔,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如此滥用国家公权力,将国家的法律玩弄于其股掌之中,这样的裁定不是简单的编号错误,而是韩明智、张善华徇私枉法的铁证!
  三、违法评估
  1.评估程序违法。评估时申请人、被申请人和评估机构,应该在法院的组织下对评估标的物予以确认。但长城公司从来没有人通知过到评估现场确认评估标的物,致使评估严重失实。
  2.评估结果与实际价值相差悬殊,不能作为拍卖依据,10001.11平米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按市值价可值2600多万元,怎么评估就只有几百万了?严重的出现了漏评和错评。
  3.当第一次评估出现重大错误时,长城公司申请重新确定评估机构再次进行评估,执行局并未采纳,还是坚持其错误评估。并且评估机构没有将评估结果给被执行人确认,程序违法。这样的评估结果能作为拍卖的依据吗?
  4.评估机构在评估说明中错误很多,相互矛盾;没有实事求是的客观准确评估,而是胡乱主观评估。如评估补充说明中:南通长城实业总公司与南通康成建材销售中心、南通洲胜建材营销中心签订的租房协议。该协议租赁起始日期模糊不清,租期为三年,租赁房屋为2号产房,使用面积为3500平方米,该协议与南通长城实业总公司与阿斯塔纳(华东)经济开发区南通商务处签订的租房协议的厂房(2号房)应为同一房屋,后者的签订日期为2015年1月8日,租期为5年,根据以上情况分析,南通长城实业总公司与南通康成建材销售中心、南通洲胜建材营销中心签订的租房协议与南通长城实业总公司与南通阿斯塔纳(华东)经济开发区南通商务处签订的租房协议重复,故不采纳。(能以评估标的物现场查对的,必须以现场勘查为佐证,而不能根据以上情况分析)。这样的分析是错误的,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另南通长城实业总公司与南通永基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签订的租房协议中1#房屋建筑面积为1200平方米,根据估价师现场勘查,未发现与协议中房屋建筑面积相同的房屋,无法确定实物,故未采纳。从这里可以说明,本属于长城公司的财产,虽然已租出去,但租期未满,财产应该属于长城公司名下的,为什么评估时对已租出的几处房产不纳入评估范围内?评估有严重的漏评,错评多处,使公司的合法资产被南通大成土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不负责任地漏评了近千万元。又如许建康租用长城公司厂房389平方用于雨披加工,自2013年起一直在租用;深蓝及联大租用变压器及土地,自2008年起一直被租用。这些漏评的证据,法院没有采纳,也没有调查。评估有争议的,需要另外委托评估机构进行重新评估,让申请人和被执行人双方确认后才能拍卖,严重侵犯了长城公司的合法权益,所以评估不合法。
  为什么评估会出现这么大的差错?是因为评估勘查师在勘查过程中没有拿图纸与实物进行比较,仅凭勘查师的主观意愿来随意标注,也没有长城公司在场当面核对,这样的勘查结果能与事实相符吗?能不严重失实吗?对这种随意性的失实的评估,法院能作为拍卖的依据吗?法院执行局局长张善华是否涉嫌渎职?
  四、违法拍卖
  拍卖时,被评估的财产需经被申请人确认后才能拍卖,未经被申请人确认的评估标的物不能拍卖。
  2017年5月31日委托拍卖,2017年6月1日举行拍卖程序不合法。人民法院在网上公告拍卖时,应该有书面文字告知被执行人,而被执行人至今未签收到港闸区人民法院的关于公开拍卖被执行人财产的任何书面文字通知;其次,2017年5月31才委托的,而2017年6月1日就举行拍卖,2017年6月2日就中止了,这么仓促的时间内进行拍卖又说明了什么呢?拍卖时,申请人同时向法院提出过异议,但法院不采纳。根据实际经验,有争议的评估标的物进行网拍应该通过三次流拍,竞得后,才能办理相关手续;所以,拍卖中有很多的违法行为,此次拍卖无疑是无效拍卖。
  五、违法破产
  破产案是由执行案转移过来的,执行案都是错误的,破产案肯定是错误的。且长城公司一直在多次异议中,长城公司生产、经营一切都正常,2017年经营还有盈余。是港闸区法院继续制造冤假错案的又一杰作。
  2017年12月26日上午,港闸区法院举行了破产听证会,长城实业公司在听证会上口头陈述了不需要破产的理由。同时,又向法院提交了文字性的破产异议申请书,并附有多份证据证明长城实业公司有足够的资产清偿所有债务。其中,长城实业公司为了响应党中央关于建设“一带一路”的号召,在哈萨克斯坦投资1.18亿美金,占51%的股份,与哈萨克斯坦政府组建阿斯塔纳(华东)经济开发区,长城实业公司已实际投资800万美金。其次,长城实业公司只欠南通正和置业投资本金40万元,红利90.3万元,共计130.3万元的债务,并且,长城实业公司正在与正和置业协商处理其所欠债务。长城公司总共欠外债本金1709.3万元。正和置业40万为投资本金,现又申请破产,怎么又要求分红利呢?以上这些,长城公司都在听证会上说明的相当清楚,但主审法官陈五建、朱陈李将以上事实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还多次强调破产不是民事案件,没有被申请人说话和解释的权利,只有服从法院的安排,法院要啥,你就得给啥,这能叫听证会吗?这样的听证会有公正可言吗?
  2017年12月29日,港闸区法院作出了(2017)苏0611破申5号民事裁定书,正式对长城实业有限公司进行破产清算。
  2018年1月8日,港闸区法院就在南通长城实业有限公司大门口贴出了破产公告,指定江苏友诚(南通)律师事务所为破产管理人,于2018年4月13日上午9时在法院407法庭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2018年1月18日下午,法庭又通知长城公司以了解(2012)港商初字第0175号申诉案为由,两小时内对申诉案、破产案、执行笔录三个不同的案件,极其简单地通报了一下,并强调长城公司将所有证照资料、公章、财务账簿交给法院。长城公司想辩解,法庭不给机会,法官再次让长城公司只有听从法院安排,没有说话解释的权利,声称法院是可以裁判强行破产的。这是陈五建庭长在法庭上发的飙。
  不管港闸区法院怎么要强行破产,长城公司把实际情况报告给了南通市中院,港闸区法院又于2018年3月5号找长城公司谈话,这哪是法院的谈话啊,朱陈李法官明确的告知长城公司只有回答“是”与“不是”的义务,对长城公司的意见和要求,朱陈李不允许说一句话,长城公司的破产是铁定的,长城公司没有申诉的机会和理由,是法院应该强制的。
  抛开长城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2017年经营还有盈余,不符合《破产法》规定的破产情形外,港闸区法院的两份执行决定书也推翻了其向中院申请长城公司破产的虚构事实。一份是2018年1月24日作出的(2017)苏0611执550号执行决定书,另一份是2018年1月30日作出的(2015)港执恢字第00179号执行决定书。“经查,被执行人南通长城实业总公司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这两份执行决定书是港闸区法院于2017年12月29日作出的(2017)苏0611破申5号和(2017)苏0611破2号正式受理长城公司破产一案,并指定了资产管理人之后正好一个月的时间了。既然港闸区法院在正式受理长城公司破产一案后一个月,发现长城公司有执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为什么港闸区法院还在对长城公司继续强行破产?所以港闸区法院对长城公司的强行破产是违法的,是错误的。是法院执行局徇私枉法,渎职的又一证据。
  还有港闸区法院2017年12月29日作出的(2017)苏0611破申5号民事裁定书中称:“本院经查询,发现长城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五起,五案执行标的额合计为2105万余元(不计利息及违约金)”,也是错误的。长城公司的五起债务分别是东方伊斯顿家具有限公司500万元、正和置业130.3万元、梁某1079万元、汤琴(建业塑料公司)198万元、新融资产管理公司160.7万元。其中新融公司与汤某(建业塑料公司)是赵静波和葛学平等人的个人债务,且法院都已查封了其个人的足额资产进行清偿,与长城公司没有关联。其实,长城公司的实际债务只有1709.3万元。这又是港闸区法院不尊重事实、渎职失责制造冤假错案的铁证。
  综上所述,整个系列案件,从东方公司500万元的追偿权案到执行裁定书,再到破产案一开始就违法,虚假诉讼,漏评了多处财产,评估不合法,拍卖违法,破产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0条之规定,对人民法院已经生效的判决书,发现确实有错误的,经上级人民法院院长批准,可以再审,予以改判纠正。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中关于评估拍卖的相关规定,此次评估出现多处漏评、错评,评估时没有通知被执行人到现场当面清单核查评估标的物,拍卖时也没有通知被执行人参与竞拍,剥夺了被执行人的优先购买权,所以,此次评估、拍卖都有严重违法行为,评估拍卖无效。贱卖长城公司资产,光土地价也不只1200多万,况且委托拍卖时,就已中止,是港闸区法院就长城公司资产被其强行破产、拍卖交叉进行中违法的杰作。一句话,港闸区法院就是制造冤假错案的始作俑者,不管是东方公司的虚假诉讼案,还是执行案、破产案,港闸区法院常务副院长韩明智、执行局长张善华、民一庭庭长陈五建、审判员朱陈李等人,还有原港闸区法院院长宋石、原港闸区法院民一庭庭长陈怀新、港闸区公安局局长个别领导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之中有涉嫌受贿、徇私枉法、渎职等违法犯罪行为。根据以上事实和证据。敬请江苏省监察委员会成立专案组进行立案审查,并派专人前来核实,将虚假诉讼案进行异地重新审理、改判,纠正港闸区法院的的系列违法行为,并依法严惩政法机关中的害群之马,还长城公司股东和全体员工受损的各项权益;还长城公司良好的生产经营环境。
  举报人:南通长城实业有限公司部分职工代表
  阿斯塔纳华东经济开发区管理集团
  2018年4月6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