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402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湖南水利厅官员唐要善想戏耍湖南高院法官潘兵?

已有 94 次阅读2018-4-24 14:56 |个人分类:代为呼吁

湖南水利厅官员唐要善想戏耍湖南高院法官潘兵?
2号《批复》违法侵权系铁的事实,唐要善耍了糊涂法官宁跃武,陈光辉,柳志敢还企图辱没潘法官的智力!
  (核心提示:2010年1月,湖南省水利厅采用宣布作废的文件计价《批复》,将水利部复核的隆回县木瓜山水库除险加固工程总投资1936万元变成790.69万元,造成朱用求逾千万的经济损失)
  邵阳公民朱用求一场官司打了8年,至今仍看不到尽头。这场“马拉松”官司,不仅仅消耗着朱用求的财力和精力;也严重摧毁和损害着朱用求的健康,作为最早跟踪报道朱用求案的我,见证了朱用求在诉讼路上慢慢变老。这场官司,关乎着朱用求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权利和尊严;关乎着朱用求的身家性命和家庭幸福;关乎着普通老百姓能否在司法案件中真正感受到公平公正,所以,朱用求志在必赢!综观朱用求的8年诉讼,坑害他的“毒器”,就是湖南省水利厅的2号《批复》!4月9日,在湖南省高院法官组织的调查中,湖南省水利厅的代理人唐要善脱下底裤替这个违法的2号《批复》辩护,称2号《批复》并非针对朱用求的行政行为,也没有对朱用求的权利义务造成实际影响,这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雨花区法院的一审判决和长沙中院的二审判决,都无一例外地以2号《批复》为依据,而一旦这个2号《批复》被终审法院采信为证据,并以此为据作出终审判决,朱用求的1000余万工程款将被“公权虎”吞噬,这不是实际影响难道只是做做样子的影响?难道法院根据水利厅的2号《批复》“挖”走了朱用求1000余万的工程款后,湖南省水利厅事后又会悄悄地将这1000余万工程款还给朱用求?
  唐要善曾经在一审和二审庭审中,将糊涂法官宁跃武(雨花区法院法官、本案审判长),陈光辉,柳志敢(长沙中院法官,陈光辉为本案的审判长,柳志敢为本案的主审法官)戏耍得是非莫分、黑白莫辩,故而我曾经撰写过题为《长沙陈光辉、柳志敢、宁跃武法官庸乎傻乎黑乎?糊涂法官作出的糊涂判决害苦了原告朱用求!》、《长沙中级法院法官陈光辉与柳志敢自己掴自己的嘴巴》的博文。陈光辉、柳志敢、宁跃武法官没有独立判断和独立审判的意识;没有坚守司法公正的的品格和勇气,只有滥审乱判迎合“官意”的谄媚之态,如此平庸昏暗的法官,难怪轻而易举就被水利厅的代理人唐要善耍了!看看一审和二审的判决书吧,一审法官宁跃武引用法规条文犯了“移花接木”、“牛头不对马嘴”的低级错误,二审法官陈光辉、柳志敢也眯着眼睛照抄——将一审判决书中的“移花接木”、“张冠李戴”错误原封不动地搬到了二审判决书中,人们从一审和二审判决书的字里行间,看到的是几名生就一副奴才相的软骨头法官——湖南省水利厅这个以“水”显“柔”的公权力,便让几名法官吓得不敢坚守司法公正,要是以“枪”显“硬”的公权力,这几名法官是不是会被吓得魂不守舍乃至将屎尿拉进裤裆?!
  湖南省水利厅作出的《批复》是否针对朱用求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该《批复》是否对朱用求的权利义务产生了实际的影响?只要你实事求是、尊重真相;只要你凭良心说话就一定会给出肯定的回答!
  如果说2号《批复》确实没有影响到法律判决,那么你唐要善可以说该《批复》不是针对朱用求的具体行政行为,我会认可你说的是人话,问题是2号《批复》与一审二审的判决息息相关,乃至成了一个左右法律判决的“牛鼻子”。正是湖南省水利厅的一份违法“批复”,引出了三级四家法院的14份民事和行政裁定书、判决书。这个“批复”简直就是一把“温柔一刀又一刀,刀刀砍向郎的腰”的毒刀,将朱用求割得遍体鳞伤;将朱用求的利益“蛋糕”割得只剩下一个零头!假如唐要善2号批复对法律判决的影响,那么朱用求完全可以斥责你昧着良心说话、指责你卑鄙无耻!
  湖南省水利厅的诉讼代理人称“批复”批准的变更设计概算及援引编制依据合法,宁跃武所做的判决书一唱一和地认定“批复”不具有针对木瓜山项目工程结算的具体行政目的,这显然是在狡辩,“批复”针对的就是木瓜山项目工程,目的就是与民争利、与朱用求争利。不然又怎么解释按《批复》结算的部分主材价格甚至低于被废止文件中的参考价呢?
  一审判决书第16页第2行、第17页第12行指出:批复行为不具有针对木瓜山项目工程的具体行政目的,并以此得出相关结论,而以下事实证明批复行为具有针对木瓜山项目工程的具体行政目的。湖南省水利厅在答复水利部转给其的信访报告时明确表示:“......“批复”只针对隆回县木瓜山项目工程这一特定的......”,“有关隆回县木瓜山水库除险加固的相关工作应当执行我厅湘水建管[2010]2号文件。”说得如此明白,宁跃武难道是睁眼瞎吗?难道宁跃武“哈”到看不懂《批复》中的表述吗? 看懂了故意反其意地予以认定,这不是明摆着给湖南省水利厅办“了难案”吗?
  湖南省水利厅让自己发文宣布废止的文件复活,再以此为依据做出一纸专门针对木瓜山项目工程的“批复”,这种变“废”为宝、点“废”为金的荒唐做法用在此处,凸显的是公权的霸道和匪化,也是湖南省水利厅专横跋扈不择手段掠夺民财的铁证!雨花区法院的宁跃武法官长沙中院的陈光辉、柳志敢法官在判决书中将2号批复奉为不可违逆的“圣旨”,用判决书“合法”剥夺朱用求的合法权益,凸显的是官法勾结、以权压法、以权代法的权力腐败和司法腐败!当朱用求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湖南省水利厅撤销本已经废止的2号《批复》时,从水利厅的诉讼代理人唐要善到雨花区法院法官宁跃武再到长沙中院法官陈光辉和柳志敢,却极力否认2号《批复》这一行政行为的具体针对性,即否认2号《批复》针对木瓜山项目工程的具体行政目的;否认2号《批复》对朱用求的权利义务所造成的影响,凸显的是湖南省水利厅官员敢做不敢当的丑陋心理和炫石为玉心口不一的病态人格!
  朱用求的行政官司在遭遇雨花区法院和长沙中院的枉法判决之后,他以“韧性的战斗精神”携着官司“走”到了湖南省高院,那么,湖南省高院是否会“克隆”着一审二审的枉法判决呢?以我的判断给出的结论是:不会!绝不会!朱用求的合法权益,一定会在湖南省高院伴随着公平公正回归到朱用求的怀抱!我的这一信念缘于:唐要善关于2号《批复》的辩解,能够忽悠脑壳进水的一审法院法官宁跃武法官和二审法院法官陈光辉和柳志敢,但忽悠不了思维正常的湖南省高院的法官。如果说人民法院是司法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那么湖南省高院是湖南境内司法公正防线的最后一位守门员,相信湖南省高院的法官深知法官肩负着澄清事实、分清是非、惩恶劝善、扶危济困和定分争的社会公共责任,不会让一起司法案件留下损害司法公正的“污垢”。以法官个人的业务素质而论,一级法院的法官有一级法院法官的素质;一级法院的法官有一级法院法官的水平。作为湖南省高院的法官,对于2号《批复》的荒唐性和违法行,一定能看得真真切切,唐要善夹带着在一审二审法院忽悠成功的庆幸心理,企图在湖南省高院又如法炮制,用老套路戏耍湖南省高院的法官,将省高院的智慧脑袋当作智障脑袋,但我想无论从个人素质上考量还是从权威上考量,湖南省高院的法官都不会被你唐要善戏耍,也不会屈服湖南省水利厅的“官威”。
  本博主倒有个建议——建议监察部门对长沙中院和雨花区法院的相关法官以及湖南省水利厅的相关法官予以问责追责,监察法规定监察委依照本法和有关法律规定履行对公职人员开展廉政教育,对其依法履职、秉公用权、廉洁从政从业以及道德操守情况进行监督检查的职责;规定对违法的公职人员依法作出政务处分决定;对履行职责不力、失职失责的领导人员进行问责。宁跃武、陈光辉和柳志敢等法官以及湖南省水利厅政策法规与安全监督处唐要善处长等官员未能做到依法履职、秉公用权,而是违法履职、违法判决、滥用公权,监察委该出手!
  朱用求期待着湖南省高院法官的正义发力,我看好湖南省高院的法官的业务素质、职业道德和对法律的信仰,相信湖南省高院的法官不会让朱用求失望!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