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402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娄底监察委该发力拿下双峰法院的败类法官曾安林!  

已有 118 次阅读2018-4-30 11:08 |个人分类:舆论监督

娄底监察委该发力拿下双峰法院的败类法官曾安林!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作为一句口号,早已人人皆知、家喻户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作为一项法制的基本原则,则远远没有落到实处。君不见,对无权无势无钱的老百姓而言,不该抓捕的被抓捕,不该关押的被关押,不该判刑的被判刑,不该输官司的输官司,诸如大学生上树捉了16只鸟被判刑、射击摊上摆气枪被判刑、网上发帖说了句鸿茅药酒是“来自天堂的毒药”被跨省抓捕,以及本文中罗侣旦遭遇的枉法判决,都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基本原则被践踏的实例!另一方面,执掌法律的公安民警、检察官和法官涉嫌违法犯罪之后,却往往得不到依法追究,似乎反贪反腐机构都不太敢碰身着制服的“硬茬子”,即便让贪官发抖吓尿的纪检部门,在公检法面前似乎也成了“软衙门”——在很多情况下,双方遵守着一种“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好我好,相安无事”的潜规则。公检法被称为强权部门,我们的监督体系和反腐机构对强权部门的“不给力”,导致某些警察、检察官和法官无法无天、任性而为。罗侣旦的案子,情理法都在罗侣旦一边,双峰县法院法官曾安林和赵新国在审理判决罗侣旦的案子时,明显涉嫌徇私舞弊、滥权用法、枉法判决,然而,当罗侣旦举报至双峰县纪委时,“权限不足”成为了双峰县纪委查处曾安林和赵新国的障碍,让罗侣旦徒唤奈何!
  众所周知,影响案件公正判决的法外因素有关系、金钱、利益及领导的意志和领导的干扰等等。罗侣旦的案子,无可置疑是一起“利益案”。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因果关系”是法官口中与笔下的高频词,“重赏”与“利益案”之间必不可免地有着因果关系:没有“重赏”之“因”,就没有枉法判决之“果”。没有利益驱动、没有金钱刺激,曾安林有必要在本案中留下如此明显的偏离法律轨道的“印迹”吗?有必要冒着法律风险去帮王伟堂搞掂“赢票”吗?请曾安林扪心自问:你和王伟堂之间是否有“利益约定”?你是否在将本案当做一桩生意来做?
  曾安林在审理判决本案过程的表现,完全是一种“了难”的节奏——
  罗侣旦依法提出管辖异议,曾安林违法予以阻止;
  罗侣旦曾三次申请法官前往西昌调取证。前二次申请都被你曾安林无理拒绝,第三次罗侣旦的律师据理力争才勉强成行,但调取回来的仅是带有主观成分的《调查笔录》,对住宿记录、监控录相、财务凭证等客观证据却置之不“取”。在之后的一审判决中,你曾安林不顾客观事实,直接采用了这份《调查笔录》作为主要证据进行判决;
  罗侣旦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娄底中院,被娄底中院发回重审后,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赵新国理应主动申请回避,但曾安林在接案后直接交给赵新国承办,且在罗侣旦申请回避后,仍然毫不避讳,枉法判决;
  罗侣旦被王伟堂以“合同欺诈”为由提起起诉,赵新国在明知王伟堂的这一诉求完全不成立的情况下搞“曲线救国”,另行以诉状中从未提及的“违约”为由判罗侣旦败诉;
  罗侣旦被一场恶意起诉的官司弄得债台高筑,曾安林在审理本案过程中竟然违反法律规定主动向其介绍天价代理律师,企图从中渔利“吃两头”;
  罗侣旦明明是和王伟堂合作投资,并拥有赢得官司大量证据,但曾安林罔顾事实和完全忽略罗侣旦的证据,竟然和王伟堂合谋企图以“欺诈罪”起诉罗侣旦,起用心何其毒也!
  曾安林等在前往西昌进行财产保全过程中,非法接受当事人王伟堂的吃请,共计花费1万多元,返回法院后,两法官又将由王伟堂全额买单的发票拿到法院财务报销,将报销款据为己有,前者涉嫌受贿,后者涉嫌贪污;
  ......
  罗侣旦不会也不敢诬赖你曾安林,上述过程可从罗侣旦和王伟堂的通话录音、微信记录、证人证词、财务凭证等证据得到证实。
  该出手时就出手,现在就看娄底监察委的监督、调查和处置力度了!
  过去,司法机关在行政监察之外,新成立的监察委其监督范围,涵盖了包括司法机关人员在内的所有公职人员。对于监察委而言,“软柿子”贪官要“捏”,但查处强权部门的贪官更能凸显监察委的威力。有意思的是,正当我要结束本文时,微友给我发来了一条消息:长沙中院民二庭原庭长胡冬华与其妻子一同被逮捕,涉嫌受贿罪。消息的导语是:2018年4月28日,长沙县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分别对犯罪嫌疑人胡冬华、贺敏刑事立案,并当日采取逮捕强制措施。这是长沙县监察委移送长沙县检察院审查起诉的第一起职务犯罪案件。长沙县监察委在履行监督职责中发现和调查的对象,但愿娄底监察委也不甘示弱,将监督的“镜头”对准双峰县法院法官曾安林和赵新国,将两法官移送至司法机关接受审查起诉,以杀鸡骇猴、以儆效尤,清除娄底法官队伍中的败类,筑牢娄底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维护法律的权威和当事人罗侣旦的合法权益!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附:双峰法院黑心法官致我妻离子散父亡!
  尊敬的娄底市监察委领导:
  我叫罗侣旦,身份证号码432522197211238035,现住娄底市娄星区城南新区黄泥二号地1栋。本人于2017年7月向双峰县纪委实名举报了双峰法院民一庭庭长曾安林在审理我案过程中违法乱纪的事实,但双峰纪委以调查权限不足,事实难以查清为由不予立案。现监察委成立,权力涵盖公检法,为此我再次向贵委实名举报曾安林和赵新国等人的违法事实,请求贵委:
  一、敦促娄底中院秉公审理我的案件;
  二、对曾安林、赵新国等人进行立案查处。
  事实和理由:
  2014年12月,我和王伟堂、钱一平、胡友明一行4人共同考察了四川省西昌市的含钒废渣资源后,王伟堂因曾经和我合作尝到了甜头,出于对市场前景的良好预期以及对我人品和技术的认可,努力促成我和西昌市盛泰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泰公司)合作,共同建设一条五氧化二钒生产线。期间,胡、钱二人因对盛泰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华印象不佳,加之王伟堂排挤,选择退出。
  我和王伟堂约定以技术+现金形式出资,共同投资入股盛泰公司,其中技术出资占股25%,现金出资100万,占股15%,合计占盛泰公司40%的股份,王伟堂知道我前期已花费一百多万,主动提出所有现金出资由他承担,要求我让出5%的技术股给他,我答应了,故最终王伟堂和我各占盛泰公司20%的股份(他的起诉状中也承认占股20%),王伟堂的股份记在我的名下。当时我就二人的合作投资事宜起草了书面合作协议,并通过微信的形式发给了王伟堂,但他说:“关系这么好,协议就不要签了,口头说好了就行。”故二人最终没有签字确认这份协议(但微信中有协议存根),从而为本案的发生埋下了祸根。
  2015年1月2日在西昌明珠大酒店,经过我和王伟堂反复修改定稿,并在他的见证下,我和盛泰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协议签订当天,王伟堂通过我的帐户打款30万元给盛泰公司,协议正式生效。
  4月初项目建设正式启动,王伟堂的亲戚陈松彪等5人抵达西昌参与项目建设。期间,我任总经理,王伟堂任厂长,所有票据均经他和我签字认可方可报销。合作初期,在我方的投资款尚未完全到位之前,盛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王华显得谦和低调,当我方的投资款逐步到位后,原本人品有污点的王华慢慢暴露出原形和秉性——极端自私、工于心计、飞扬跋扈、胆大妄为。他找出各种借口不履行协议,不为我方办理股东工商登记和银行帐号共管手续,牢牢掌控着财务、采购和人事等各项权力,还动辄对我假以颜色,我为此深感不安,但因为已上了这条贼船,陷入骑虎难下的窘境。王伟堂则安慰我:技术还掌握在我们手里,谅他也不敢对我们怎么样。抱着侥幸心理,我们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然而,不妙的事发生了,从2015年7月开始,钒产品价格从6万元/吨一路下跌到11月的2.9万元/吨,远远跌破成本线。此时,项目尚未建成,短期盈利已无可能,收回投资更是遥遥无期。看到行情大跌,王伟堂出了90万元后就不再出钱(原告承诺100万元),并借口家中建房于8月份返回湖南,然后又把自己的亲戚全叫了回去,不管我如何催促,他就是不回西昌,让我独自面对危局。在资金严重告急的情况下,我多次和他联系,他都推托没钱。此时,王华也逼我追加投资,我迫不得已四处筹款,陆陆续续垫付了50多万元款项。10月底,我利用设备单机调试的机会试产了几百公斤偏钒酸铵后,工厂因资金缺乏完全停工。11月17日,王华为逼我拿出更多钱并交出核心技术,派人把我关在厕所内长达16小时。而此时,王伟堂却对我不管不顾。
  特别令人愤恨的是,我在西昌孤军奋战,王伟堂却回到老家釜底抽薪。12月29日,他在和双峰法院民一庭庭长曾安林等人密谋后,悄然对我提起了诉讼,说我以入股盛泰公司为名,向他骗取90万元,涉嫌欺诈,要求我还本付息,并且冻结了我的财产和亲友的集资房。为了赢得官司,他在和法官密谋的同时,还勾结盛泰公司的王华,让他藏匿销毁相应证据,订立攻守同盟。
  上述过程可从我和王伟堂的通话录音、微信记录、证人证词、财务凭证、照片等证据得到证实。
  当得知王伟堂起诉我后,感到十分震惊的我苦劝他息诉,但他不为所动,无奈之下我只好在2016年2月23日,向西昌市法院提起诉讼,状告盛泰公司违约,要求解除合作协议,退还我和王伟堂的投资款。孰料,3月21日我却收到盛泰公司的反诉状,反诉状一派胡言,歪曲事实,栽赃陷害。但由于有原西昌市委常委韩某等人运作,西昌市法院和凉山州中院惘顾事实,均判我败诉,其后向四川省高院申请再审亦被驳回。终审不仅把工厂资产全判给了王华,还判我赔偿盛泰公司140多万元,另有200多万元可另行提起诉讼。
  双峰县法院的承办法官曾安林在王伟堂的勾兑下,违反程序,操纵案件的进程,在铁证如山的证据面前,刻意歪曲真相,虚构事实,判我败诉。我上诉至娄底中院,娄底中院经审理后以事实不清发回双峰法院重审。曾安林让其副手、本案调查员赵新国接手此案,但赵新国作为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审判员,他不仅不按规定主动申请回避,而且在证据确凿的事实面前,违反法律规定,采用移花接木的手法“曲线求国”,超出原告的诉讼请求再次判我败诉。
  王伟堂作为我的同学,曾多次得到我的帮助和关照,在风险来临之际,他翻脸无情,勾结无良法官,恶意陷害于我。两场官司给我全家造成毁灭性的灾难,倾家荡产,直接经济损失500万元以上不说,最可悲的是,为了应诉,我四处举债,负债累累,迫不得已借了高利贷,然后被追债被殴打被火烫,骚扰不断,家人胆颤心惊,妻子及她家人无法忍受,被迫于2017年7月选择和我离婚。受此打击,原本肺病有问题的父亲病情急剧恶化,病瘫在床需专人照料。2017年12月1日晚,在得知双峰法院赵新国法官再次判我败诉后,老父亲为了不拖累我,含着悲愤于家中饮毒酒自尽。
  我那坚忍、正直、善良,最后贫病交加,生不如死的老父亲就这样离去了! 一个充满温馨和谐,爷孙同享天伦之乐的家庭就这样毁掉了!
  妻离!子散!父亡!这是一种怎样的生无可恋!
  大地无言,苍天含悲,这是一种怎样的血泪仇恨!
  这一切全系王伟堂和曾安林、赵新国等黑心法官勾结一手导演!
  回顾本案经过,从起诉立案、调查取证、庭审质证、枉法判决、提起上诉、发回重审,到再次枉法判决,每一个环节,曾安林和赵新国步步为营,牢牢掌握着主动权,彰显他俩在暗箱操作和规避法律风险方面手法老到,经验丰富。在中央三令五申“拍蝇打虎”和“扫黑除恶”的大环境下,以及双峰县纪委找他们谈话之后,他们依然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凸显他们的胆大妄为和巨大能量。
  但不管他们有多强大的背景,我都不会放弃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即便鱼死网破,我也会抗争到底,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现我的案子再次上诉到娄底中院,并已开庭审理,宣判在即。今特向贵委陈述冤情,再次实名举报曾安林和赵新国。一则恳请贵委敦促娄底中院秉公判决,二则恳请贵委敦促有关部门对曾安林、赵新国等人一系列违法乱纪事实进行立案查处。
  举报事项如下:
  (略)
  苍天在上,恳请贵委为我主持公道!
  举报人:罗侣旦
  电话:13973888777
  2018年4月18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