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402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河南副省级官员段喜中脱了底裤助不法商人掠财?  

已有 112 次阅读2018-5-6 15:07 |个人分类:代为呼吁

河南副省级官员段喜中脱了底裤助不法商人掠财?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当一个人的胆子和“色”字相连时就叫“色胆”;当一个人的胆子和“财”字相连时就叫“财胆”;当一个人的胆子和“权”字相连时,就叫“权胆”。河南副省级官员——原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段喜中的“色胆”有多大,我不得而知,但段喜中的“财胆”和“权胆”,我透过《呼吁查证河南副省级官员段喜中滥权助不法商人掠夺他人巨额财产的事实》的字里行间,已经“入肉入骨”地感受到了!为了帮助吕登森、杜景生掠财,段喜中已经不只是赤膊上阵,而是扒了自己的底裤,到了一身赤裸、利令智昏、肆无忌惮、不择手段的地步!在段喜中“权力魔杖”的操纵下,让举报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名下7亿多元的巨额资产“变身”为吕登森、杜景生名下的资产,其中逾亿元的优质银行资产,竟然改“国姓”为“私姓”且以350万元的超低价格到了吕登森、杜景生的名下,段喜中其“财胆”之大、“权胆”之狂,令人瞠目结舌、肉跳心惊!我换位思考,即设想我是濮阳市委书记,哪怕给我100个胆子;哪怕“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也不敢如此冒险滥权乱为;不敢如此趴下底裤放纵手中的权力助人掠财!

  钱财,人皆爱之、人皆需之、人皆求之,但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决不可将手中的权力当做赚钱发财的手段和工具。中国的“官本位”思想影响久远,至今未根本消弥。当官能发财,缘于某些为官者的胆大妄为,更源于社会大众的价值共识。一些人没有想清楚当官为什么就走上了官道仕途,这些人一旦做起了发财梦,于公于私都害莫大焉。廉洁自律是共产党人为官的底线,决心从政就要耐得住清贫,坚定自己的人生选择。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清清爽爽、义无反顾地去当官。不要把当官作为一个满足无穷贪欲、获得无限私利的捷径,那样迟早要完蛋!段喜中不谙此理,他“歪嘴和尚念歪经”地信奉“帮别人就是帮自己”,选择的“曲线发财”的路径——利用手中的权力疯狂帮吕登森、杜景生掠财,然后从吕、杜那儿分享利益,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有酒一起喝,有钱一起赚”。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没有“重赏”,哪会有段喜中的滥权之“勇”?哪会有段喜中的露骨露陷露马脚之“为”?

  或许段喜中会说:你们举报人凭什么说我获得吕登森、杜景生的利益输送?段喜中如果死乞白赖地否认自己帮吕登森、杜景生掠财是无偿而帮、无“赏”而帮,那么本博主请你公开回复我提出的几个质疑——

  在你担任濮阳市委书记期间,吕登森向河南省高院纪检干部行贿30万元陷害张实真以及吕登森、杜景生侵吞巨额财产等案得不到查处,充当其保护伞的实权人物除了你还会有谁?

  在媒体揭露吕登森、杜景生违法开发;在卢展工书记在香港全国政协委员曾文仲先生反映该案的材料上作了批示;在河南省高院已调查出涉案法官伙同吕登森行贿受贿30万元以陷害举报人的事实之后,你为何还要公开为吕、杜二人站台助威,甚至借故带四大班子成员前去吕登森占有开发的工地上视察讲话?

  全国人大及国家信访部门要求濮阳中院和濮阳市公安局对涉嫌犯罪的吕登森立案审查,而濮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在半年过后却下达了不予立案的通知书,段喜中扪心自问:你是否和濮阳市公安局长打了招呼?

  你段喜中让濮阳市政府于2014年2月27日出具的调查报告是否客观公正?是否掩盖了本案的事实真相?是否夸大吕登森、杜景生两人的投资金额?

  涉嫌犯罪的吕登森当上了华龙区的人大代表,你段喜中是否做了幕后的推手?

  ......

  举报人不是纪委、不是监察委、不是检察院,没有侦查取证的权力,但段喜中涉嫌获取吕登森、杜景生的利益输送,有着他自己无法辩解的间接证据,足以表明他是一条隐藏得很深的“潜水鱼”,只要反贪反腐职能部门根据举报人提供的线索顺藤摸瓜、沿波讨源,就一定能让这条“潜水鱼”浮出水面。退一万步讲,就算职能部门暂时没有逮到段喜中涉嫌获取利益输送的直接证据,他面对举报人有证有据的举报和对被举报人立案侦查的请求、面对社会舆论和新闻的监督、面对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监督性呼声,段喜中用太极手法予以压制,让被举报人长期逍遥于法外,段喜中明显涉嫌滥权袒护犯罪嫌疑人、明显涉嫌渎职失责和不作为,按照党纪的要求,也该接受问责追责。

  鱼过千层网仍然有漏网之鱼。段喜中是不是一条漏网之鱼?中央第一巡视组进驻河南,表明中央反腐杀“回马枪”。一轮又一轮的“回马枪”,让腐败者无处可藏,告诉那些心存侥幸的“腐败”者没有侥幸,俗话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翻船是早晚的事情,只是时间的问题。反腐就得不走寻常路,让那些贪官摸不清线路、套路、没有逻辑可寻,才能有效地将那些漏网之鱼收入网中。

  段喜中何时落入法网?广大公众拭目以待!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附:呼吁查证河南副省级官员段喜中滥权助不法商人掠夺他人巨额财产的事实

  中纪委国家监察委:

  我们是河南濮阳权力腐败和司法腐败的受害者,藉此一笺,我们实名举报原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段喜中在担任濮阳市委书记期间(2010年10月-2015年2月),赤膊上阵帮助不法商人吕登森、杜景生非法侵占他人巨额财产的违法事实,请求中纪委国家监察委对涉嫌巨大利益输送、滥用职权掠夺他人合法财产的段喜中亮剑,以彰显反腐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的常态性和党中央坚持从严治党、从严治吏的新要求。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1996年,受河南濮阳、安阳、鹤壁及山东聊城市政府委托,濮阳现代物业发展集团公司(以下简称现代集团)负责申报、修建濮鹤高速公路项目。为更好地开发濮鹤高速公路项目,现代集团与央企中地公司、中高科公司合作成立了濮阳现代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2001年8月16日,香港太平洋发展有限公司(占股70%)与濮阳现代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占股30%)合资成立了银河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河公司)。此后,银河公司为濮鹤高速公路项目前期投资了人民币1.537亿元,同时现代集团也向银行贷款3524万元。

  2002年,河南省交通厅长石发亮及濮阳市委书记吴灵臣(都因贪腐而被判刑)在未经国家批准变更项目法人的情况下,公然抢夺了银河公司负责承建的濮鹤高速公路项目,并以一纸空文的形式承诺由新的项目法人对濮阳现代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与银河公司在濮鹤高速公路项目中支出的前期费用予以补偿。在此期间,因现代集团法人张实真不同意移交濮鹤高速公路项目,而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关押多年。前述公司时至今日仍皆未得到分文补偿,但现代集团却因濮鹤高速公路项目前期投资所欠债务而被债权人起诉至法院要求清偿。相关判决生效后,案外人濮阳现代园林苑大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园林苑公司,现代集团系该公司大股东)名下土地被法院非法查封。

  2009年,为清偿前述债务,在濮阳中院执行局与债权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濮阳人民路支行(以下简称濮阳农行)相关人员的组织介绍下,现代集团同意与濮阳市长青陵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青陵园公司,系吕登森和杜景生实际开设)共同开发园林苑公司名下土地。现代集团、吕登森、杜景生皆向法院出具担保称,将用开发土地所得售房款优先清偿前述现代集团债务。值得一提的是,园林苑公司原系现代集团(占股75%)与赛法特机构属下太平洋发展有限公司(占股25%)合资设立。

  2009年7月29日,现代集团与长青陵园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在长青陵园公司(呂登森、杜景生)支付相应股份转让金后,现代集团转让给其50%的股份。此后,呂、杜却未按协议支付任何股份转让金,而是通过伪造转让方法人代表签名和通过伪造工商登记,骗取了现代集团法人代表的资格。为霸占园林苑公司的全部资产,吕、杜在印章、营业执照均在我方监督保管的情况下,竟违规操作从工商局先出证再挂失公章,以此掌握了园林苑公司的实际控制权。我方觉察到这一情况后,多年来一直通过诉讼以及向相关部门领导反映情况等合法方式解决试图解决双方之间的纠纷,但始终得不到公正对待。

  经过多方了解后,得知吕登森、杜景生两人竟通过已被判处死缓的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三弟谷三,于2010年底结识了与谷俊山家族交往密切的时任濮阳市委书记的段喜中。而正是由于段喜中以公权力干涉司法公正,直接影响和左右了省、市、县各级法院对园林苑公司及现代集团相关案件的审理结果,使得我方合法合理的诉求始终得不到支持。

  2011年7至8月,港方公司通过港区全国政协委员曾文仲先生,向河南省委卢展工书记反映情况。同年9月,河南省高院纪检干部来濮阳调查所涉执行案件中的问题时,濮阳中院负责执行人郝跃峰竟向省高院纪检干部诬告现代集团法人张实真向其行贿30万元。有知情人透露,是郝跃峰与吕登森合谋,通过诬告张实真来干扰纪检干部对案件内幕的调查。事后,省高院将已查到情况通报给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蔡素玉,称已移交濮阳市纪委处理。此后,在段喜中的袒护下,吕登森行贿30万元、陷害他人以及侵吞巨额财产等案竟不了了之。

  2012 年10月23日,在媒体揭露吕登森、杜景生违法开发;在卢展工书记在香港全国政协委员曾文仲先生反映该案的材料上作了批示;在省高院已调查出涉案法官伙同吕登森行贿受贿30万元以陷害举报人的事实之后,段喜中仍公开为吕、杜二人站台助威,甚至借故带四大班子成员前去吕登森占有开发的工地上视察讲话,濮阳当地媒体亦公开报道了此事。段喜中作为濮阳市委书记公开站台的行为实质上为吕登森开发园林苑公司土地打开了办理各项施工手续的方便之门,为吕、杜撑起了在濮阳市的保护伞。

  2013年两会期间,港方又将所遭遇到的种种不公,通过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蔡素玉等四人向全国人大、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和国家审计署进行投诉。2013年5月至8月,国家审计署委派河南省审计厅对濮鹤高速公路项目进行审计,并调查人大代表所反映的濮阳农行涉嫌违法支配执行款并与执行法官共同侵吞执行款的问题。我方向有关部门递交了证据材料,却至今未得到任何回应。同时,全国人大及国家信访部门要求濮阳中院和濮阳市公安局立案审查我方所投诉的吕登森涉嫌犯罪事实的实名举报,而濮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在半年过后却下达了不予立案的通知书。

  2014年1月,高敬德等五位全国政协委员就港方公司所反映的濮鹤高速公路项目被非法抢夺及园林苑公司资产被非法侵占事宜再次联名给河南省委郭庚茂书记、谢伏瞻省长、濮阳市委书记段喜中以及河南省高院张立勇院长写信反映情况。对此,段喜中让濮阳市政府于2014年2月27日出具了一份调查报告,以濮阳市政府的权威掩盖本案的事实真相,夸大吕登森、杜景生两人的投资金额,不但百般为吕登森、杜景生两人侵占他人财产行为进行庇护,事后还特意安排吕登森当上了华龙区的人大代表。

  此后,园林苑公司名下土地完成了全部开发建设,陆续售楼所得款项高达7亿多元。依据我方与吕、杜在土地开发前向法院出具的担保文件,园林苑公司开发所得售房款理应优先偿还现代集团所欠濮阳农行银行贷款本息,但濮阳中院却在段喜中的指使下故意拖延执行,拒不去执行已担保了的售楼款。

  而债权人濮阳农行却在2016年8月将10594万元(本金3524万元)的可以足额执行到位的银行资产作为不良资产,以350万元的超低价变卖处置给了段喜中所支持的吕登森、杜景生个人所有。对此,我方直至2017年10月适才知晓。由此,杜景生用侵占他人(现代集团及园林苑公司)土地并开发所得的售楼款购买了可执行的濮阳农行的“不良资产”,本末倒置换位成了被侵占人现代集团的“申请执行人”,堂而皇之地偷梁换柱,完成了银行国有资产的转移。

  与此同时,香港太平洋发展有限公司作为银河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股东,于2017年就濮鹤高速公路项目被非法抢夺事宜向濮阳市人民政府公证送达了《索赔函》,要求赔偿银河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投资损失及投资应有收益,但濮阳市政府却并未予合理答复,现该纠纷已上升为向国家商务部诉求索赔的国际纠纷,影响极为恶劣。

  在以上的事实过程中,我方虽无直接证据证明段喜中从吕登森、杜景生所得的7亿多元售楼款里获得了多少金钱及财物的利益输送,但在法律法规已经健全和完善的今天,吕登森、杜景生二人竟可以明目张胆地肆意霸占他人7亿多元的财产和侵吞巨额银行国有资产,这足以使我们相信吕登森、杜景生与段喜中之间存在着赤裸裸的钱权交易。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多次强调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段喜中身为省、部级高级领导干部,不但不身体力行地反腐倡廉,反而利用公权极力庇护以吕登森、杜景生为首的利益团伙侵占他人巨额资产,并阻碍司法公正,恶意低价处置巨额银行国有资产,给国家及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恶劣的社会影响。在此,我方恳请中纪委国家监察委领导严查此案,惩治腐败,以维社会之公平与正义!

  实名举报单位:濮阳现代物业发展集团公司

  濮阳光辉银河实业有限公司

  实名举报人:公司法定代表人  张实真

  实名举报人身份证:4109001195504100019

  实名举报人电话:18639368997 1891108393

  实名举报单位:中国香港太平洋发展有限公司

  董事会主席:毕大雷

  实名举报人电话:18138824351

  护照号码:HH376978

  实名举报单位:赛法特机构属下太平洋发展有限公司

  董事会主席:  桂晋阳

  实名举报人电话:13332851328

  香港身份证号码:K730214(2)

  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H0014417401

  2018年5月9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