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402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濮阳原书记段喜中能撇清和不法商人吕登森的关系吗

已有 90 次阅读2018-5-11 13:25 |个人分类:舆论监督

濮阳原书记段喜中能撇清和不法商人吕登森的关系吗
张实真的7亿巨资被官商法勾结掠夺纪实之二
  对于河南濮阳人来说,段喜中和吕登森这两个名字应该都不陌生——前者是原濮阳市委书记,后者是濮阳市长青陵园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兼董事长。前些年,这两个炙手可热的人物在濮阳“闹得欢”,近两年来这一官一商虽然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前些年留下的两人之间的“浓情故事”及两人联手对付张实真等人的“损人故事”,至今仍在发酵......
  再聪明人的人也难以预测自己的明天,段喜中和吕登森打得火热、“勾肩搭背”的那会儿,想到的是如何打压张实真、如何将张实真的巨额财富“搬运”至吕登森的名下,何曾先想到事后受害人的舆论反击,维权行动和可能引来的人生灾难?
  据说,《河南副省级官员段喜中脱了底裤助不法商人掠财?》一文发表之后,有人代替段喜中声称段喜中没有替吕登森站台助威,更没有获得吕登森的利益输送。段喜中的“曲线表白”是苍白无力的,自然也是徒劳百搭的。君不见,在本文发布之前,网上就有了《吕登森的“黑金史”折射地方官商勾结肢解法治管理乱象》一文,该文中的“官”,正是其时担任濮阳市委书记的段喜中。该文披露了段喜中和吕登森过从甚密、“浓情蜜意”以及两人联手打压张实真等人的事实。请问段喜中:文中说你于2010年到濮阳履新后,即去北京拜访濮阳籍将军、其时担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的谷俊山,吕登森为其“搭桥”人之一,这究竟是真是假?文中说吕登森侵占园林苑公司土地得不到查处。在最为关键的2011年9月,你更是亲自去吕登森侵占的园林苑公司的工地现场视察讲话,压制反对意见,并且和吕登森合影留念,这究竟是真是假?文中说郝跃峰因涉嫌受贿罪早已被检察院立案,但迟迟没有采取强制措施,让郝跃峰长期逍遥法外,导致郝跃峰变本加厉、有恃无恐,这是不是缘于你对郝跃峰的包庇和袒护?
  看电视中的官员常常“访贫问苦”,但他们并没有真正的穷朋友,恐怕段喜中也不会例外。道理很简单:结交穷人不但得不到实惠,反而是一种负担,难怪只有“官商勾结”一说,没有“官民勾结”、“官贫勾结”一说。盘点近年来查处的违纪违法案件,山西塌方式腐败出在官员与煤炭企业千丝万缕的利益勾结上;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栽倒在与女商人丁书苗勾结谋利上;苏荣在忏悔中坦言:“家就是权钱交易所,自己是权钱交易所所长”!赖昌星与庄如顺初次相识时,庄只是福建省公安厅下派石狮的一个小干部,赖只是一家小餐馆的老板。他们成朋友后,赖昌星在经商中违法乱纪,就靠庄如顺罩着;庄如顺要升官送礼,就由赖昌星买单。靠这样互惠共赢,到赖昌星案发为止,赖昌星成了福建乃至全国的大富豪,而庄如顺也升至福建省公安厅副厅长兼福州市公安局长……几乎每一个落马官员背后都有商人的魅影,官与商结成利益共同体,官商勾结、利益捆绑、权钱交易,官员与商人之间正常交往变成了权钱交易,日常交集变成了利益交换。段喜中和吕登森关系“密”得反常、“浓”得异态,乃至公然调动濮阳的公共力量对付张实真,若说你段喜中和吕登森之间是“淡如水”、“甘如醴”的君子之交,纯洁得没有任何权钱交易、没有任何利益交换,别说400万濮阳人民不相信,恐怕连三岁孩提都不会相信!
  官员与商人不是不能交往,也不是不能建立亲密关系,但前提是不能突破底线,更不能触碰高压线。心如水之源,源清则流清。对各级官员来说,要坚决远离各种“小圈子”、“小兄弟”,坚决杜绝低俗的投桃报李的行为,更不能把商品交换那一套搞到工作中来。官员和商人都应该明确身份,摆正自己的位置,自觉净化自己的社交圈、生活圈、朋友圈。如果各自都守住了底线,不越雷池半步,不搞“主子”、“家丁”那一套,双方就能平安无事,不至于双双“跌倒”。殷鉴不远。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落马后,在受审时忏悔道:“在(与商人)交往中失去了底线,不讲原则;失去了界线,不分彼此;失去了防线,不加防范。”几乎每一个贪官落马后都后悔与商人走得太近,在交往过程中失去了原则,突破了底线。相比季建业,段喜中与吕登森的交往不只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交换,而且形成了一股掠夺他人巨额财富邪恶势力——在掠夺张实真7亿资产的过程中,两人动了多少歪脑筋?想了多少坏点子?使了多少损招数?
  落花无返树之期,逝水绝归源之路。段喜中当初已经和吕登森的交往早已越过了红线、突破了底线,又怎能退回原点?又怎能撇得清干系?段喜中治下的濮阳,官商勾结、警商勾结、法商勾结、腐败猖獗、黑道横行、法治崩塌、戾气弥漫,恶行霸凌所到之处,好人受欺,弱势流泪,民生萎顿,公平正义荡然无存,社会生态严重恶化呈现出种种乱象......吕登森乘乱掠财,张实真乱中受害,这一切,段喜中能切割吗?能否认吗?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附:吕登森的“黑金史”折射地方官商勾结肢解法治管理乱象
  作者 国际网
  吕登森,一个濮阳市的无良地产商人,通过攀附谷俊山家族的人脉权系,在灰色地带里舔腥逐臭,见钱忘义,泯灭人性,采取明抢暗夺的强盗行径,霸占别人财产,恶行戾气所到之处摧枯拉朽,公平正义荡然无存,社会和官场生态黯然一片,依法治国理念被践踏得体无完肤。
  强占耕地 墓地起家
  濮阳,因为反腐落马的大老虎“谷俊山“而出名,却很少有人知道,谷俊山在老家的谷氏家族又有多霸道,谷氏家族及依附于谷家的奸商又是怎样强买强卖欺辱乡邻的。虽然树倒了,但曾经依附这颗大树的个别猢狲却依然逍遥法外,吕登森就是个别猢狲中的典型代表。
  攀上了谷家,吕登森开始在濮阳市飞扬跋扈,为所欲为,无法无天。2003年7月8日,吕登森成立了濮阳市长青陵园有限公司,靠着谷家关系在濮阳市黄河路西段非法占用了108亩耕地,每亩约5万元。时任濮阳市市委书记的吴灵臣(现已获刑),利用手中的职权,协调各个部门为吕登森占用耕地开绿灯,办理了合法的征地手续。靠着这108亩耕地,吕登森建起了濮阳市第一家专营墓地的公司,墓地面积1万多平米,每平米售价18500元,豪华墓地甚至买到了8万多一平米,总收入达数亿元。为吕登森积累了第一桶金,这也使吕登森尝到了依附于权力的甜头,也为吕登森藐视法律、胡作非为、欺行霸市埋下了罪恶的种子。
  鹊巢鸠占 无法无天
  他盯上了张实真名下占有75%股份的濮阳现代园林苑大酒店公司的一块土地,觊觎之心使他开始了一场鹊巢鸠占的阴谋筹划。
  张实真是濮阳市的一个民营企业家,其创办的集团公司子公司曾经遍布北京、上海、河南等地,公司业绩数以亿计。
  2009年7月31日,在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法官郝跃峰的介绍下,吕登森找到张实真,称要与现代集团合作,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以联合开发该土地的名义,吕登森强行入股濮阳现代园林苑大酒店公司,并要占据该公司50%的股份,成为法人。
  以当时吕登森在濮阳官商两道势力影响,张实真和合伙人港商毕大雷不敢拒绝。20O9年7月31日,合资公司股东濮阳现代物业发展集团公司(以下简称现代集团公司)与濮阳市长青陵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青陵园公司)签订了《联合开发协议书》,约定在濮阳市长青陵园有限公司履行“总共应付完2300万元人民币后”,将拥有濮阳现代园林苑大酒店有限公司中的50%的股权,可出任董事长,然后双方对该宗土地进行合作开发建设。
  公司股份变更的股份组成为:濮阳长青陵园有限公司(吕登森的公司)持股50%;濮阳光辉银河实业有限公司持股25%(张的公司);太平洋公司持股25%(毕大雷的公司)。
  濮阳现代集团法人代表张实真在2009年8月5日与濮阳市常青陵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吕登森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前者手中园林苑公司75%的股份中50%转让给后者(作价2300万)。协议中还约定,由于吕登森握有50%股份,而张实真与港商各持有25%股份,故而由吕登森担任董事长,张实真与港商则保存公章、证照。
  吕登森使用手段获得了濮阳现代园林苑大酒店公司50%股份,成为法人后露出了真面目,拒不履行股权转让合约,支付股权转让金给张实真,并利用其在濮阳特殊的官商关系,排挤其他股东参与公司事务,拒不召开股东会。
  2011年吕登森在未经合作方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强行在现代园林苑大酒店有限公司土地上开发建设,目前一期二期楼盘全部销售完毕,第三期楼盘已经开盘。吕登森未按合资开发协议书条款执行,独自霸占了濮阳现代园林苑大酒店有限公司的全部土地、侵占了濮阳现代园林苑大酒店有限公司的全部财产。
  紧接着吕登森开发了“濮上名家”房地产项目。目前该项目已经销售房屋951套、面积91000平方米、价值人民币4.095亿元。按照规定,该项目房屋销售资金应当进入园林苑公司账户,但人民法院依法查封园林苑公司名下的多个银行账户后,却未发现任何销售资金,园林苑公司已经销售的房地产项目资金(涉及人民币四亿多元)不知去向。
  手段腹黑如“古惑仔” 无耻霸道赛“黑社会”
  为了霸占濮阳市现代园林苑大酒店有限公司61.3亩土地及其土地上建设起来的濮阳知名楼盘“濮上名家”,吕登森及其各路帮凶无所不用其极。
  吕登森之所以能够实现空手套白狼,堂而皇之地把园林苑大酒店的财产窃为己有,其中濮阳市法院、公安局、工商局各自有人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2010年,吕登森制造了公司印章的虚假丢失报案声明,尽管园林苑大酒店的其他股东及时向公安、工商部门都提交了说明材料,揭穿了吕登森的阴谋。可是,吕登森仍然顺利的在濮阳市工商局完成了企业法人的非法变更手续。为此,2016年9月张实真将濮阳县市工商局非法变更企业手续诉讼到濮阳县法院。
  濮阳市中院执行局的法官郝跃峰可以说是在整个事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让吕登森入股濮阳现代园林苑大酒店公司,以后在每次的法院判决,都有人为操纵的痕迹,郝跃峰功不可没。 2016年11月10日的状告濮阳市工商局庭审中,法庭突然断电,审判法官宣布10天后继续开庭。
  10天后原告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时,法官却直接递交了判决书,告诉原告代理人“判决已经出来了,不需要再开庭了。”审判没有结束判决就出来了,原告直接懵了!
  由于吕登森拒不履行股权转让合约,支付股权转让金给张实真, 2003年6月27日,在债权人张实真申请强制执行后,濮阳中院公告查封了目前“濮上名家”所在的61.3亩土地,并开始公开拍卖。但由于该地块实属案外人中港合资公司濮阳现代园林苑大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林苑大酒店)的财产,在该公司提出执行异议后拍卖被濮阳中院执行局中止。
  2011年9月初,河南省高院成立5人调查组,前往濮阳展开调查。但开始调查后不久,一直参与该执行案的濮阳中院执行局法官郝跃峰便向调查组称,他曾在2009年时受贿30万元,那笔钱他不久后交给了吕登森。
  2014年濮阳市公安局也曾根据上级批示,就张实真对吕登森的实名举报进行了7个多月的审查,7个多月后却下达了不予立案通知书。
  2015年9月8日,张实真方前去园林苑公司售楼部派出工作人员参与楼盘销售和管理,以主张自身应有的权力,被吕登森带领人员强行阻止,并故意挑起事端导致双方发生冲突。售楼部的工作人员被濮阳市公安局昆吾分局刑拘。2016年1月20日,昆吾分局又以扰乱办公秩序为由对售楼部的15位员工进行传唤和治安拘留。张实真以股东的身份参与公司经营,却又被濮阳市公安局昆吾分局的警察阻止。
  影响恶劣 社会生态官场生态大面积塌陷
  吕登森缘何如此霸道狂妄,屡次作恶却不受查处?看一下他的人脉关系图谱似乎能发现一些端倪。
  吕登森借助吕广勤与谷家亲戚的关系,花重金攀上谷家这个棵大树,依靠谷家庇护与关系网从事商业活动。2010年,新上任的濮阳市市委书记段喜中,上任后去北京谷俊山那里拜码头,吕登森为其引路人之一。段喜中为了稳固自己在濮阳的执政地位,也广为收纳谷家势力,和吕登森一拍即合,两人相互勾结,沆瀣一气。
  正是因为段喜忠的关系,濮阳法院及政府部门才会对吕登森公然侵占园林苑公司土地的违法行为庇护纵容。在最为关键的2011年9月,段喜中更是亲自去吕登森侵占的园林苑公司的工地现场视察讲话,压制反对意见,并且和吕登森合影留念。
  正是因为段喜中对吕登森的庇护,濮阳市各部门对张实真的各种维权活动予以阻挠和推脱,郝跃峰案件就是最好的例证:河南省高院2013年8月9日关于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来信的答复第四项:“根据郝跃峰以上违法违纪情况,现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将郝跃峰违纪案件移交濮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进行处理,我院将跟踪案件的查处情况,待濮阳市纪委有调查处理结论后,即向您反馈处理结果”。郝跃峰因涉嫌受贿罪已被检察院正式立案,但至今不予采取强制措施。
  郝跃峰案件不见动静,吕登森的侵权更加肆无忌惮。张实真等对吕登森诈骗和侵占行为多次向濮阳市司法机关实名举报,相关部门迟迟没有采取行动。对于张实真提出的冻结售楼账户资金账户,对售楼资金进行监管的请求,法院不理不睬,拒绝采取任何措施。
  没有关进笼子的权力真是猛如虎,群众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这起事件之所以无人来管,主要涉及了一些潜规则。反黑、反腐、反贪,说到底都是法律行为、体系力量。一方面,相关部门、舆论和公众的监督,约束“公家人”的私心杂念,使之慑于法律之威严、公众监督之无所不在,不敢有所妄动;另一方面,对已经被“巨鼠”拉下水的“贪猫”依法惩处,震慑其余。只有这样,才能拔了这一颗颗安插在党和政府队伍中的毒瘤。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