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402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濮阳官员段喜中商人吕登森:资本和公权的疯狂舞动

已有 65 次阅读2018-5-16 19:32 |个人分类:代为呼吁

濮阳官员段喜中商人吕登森:资本和公权的疯狂舞动

张实真的7亿巨资被官商法勾结掠夺纪实之三

  资本和公权本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东西,但二者在很多情况下总会相互亲近、相互结合、相互融入,乃至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筋骨相连”、难解难分。事实上,只要社会中有资本存在,资本对政府公权力的影响和不法官员的权力寻租就有可能出现。所谓腐败,既是违法官员滥用公共权力寻租的过程,同时也是资本通过腐蚀公权力获取不法利益的过程。所以,资本渗透或收买公权力是腐败得以发生的条件之一。从十八大以来中央查处的各个腐败案件看,几乎每一个腐败官员都和社会资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河南濮阳原市委书记段喜中和不法商人吕登森,就是资本和公权深度融合且疯狂舞动的典型——当吕登森的资本渗透到公权时,段喜中连同他手中的公权便被吕登森绑架了,然后段喜中被吕登森牵着鼻子走——为了共同的利益将公权“魔杖”伸向政府、伸向公安、伸向检察、伸向法院、伸向银行......

  濮阳园林苑案所牵扯出的执行腐败案及瓜分国家银行国有资产案中案,是段喜中手中的公权和吕登森名下的资本疯狂舞动所产生的“司法奇葩”!

  段喜中担任濮阳市委书记时,或明或暗地干预司法、干预法院执行。他罔顾案件事实、罔顾国家政策、罔顾国家法律、罔顾公平正义、罔顾多名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的正义发声,动用公器无情打压张实真,开动国家机器以“合法”的名义公开抢劫投资人张实真的巨额财富。在段喜中的淫威之下,县、市、省三级法院和市公安系统,都公然践踏司法公正,亵渎公信力国家机关的公信力,成为吕登森和段喜中侵占园林苑7亿多元资产的帮凶。尤其是对杜京生侵占张实真名下银行资产案的处置,段喜中和吕登森操控法院以双重执法标准对被侵占者的资产“风卷残云”、“片叶不留”,将“国姓”银行资产掠为己有,资本和公权结合所形成的“撒旦之邪力”表现得淋漓尽致!

  与歹徒明火执仗的抢劫有别的的是,资本和公权结合的抢劫,有绑架着政府公信力的红头文件和盖着人民法院公章的行政判决书、裁定书作为遮羞布,让抢劫者“理直气壮”,收到“羚羊挂角,无迹可循”之效。不用说,公权力的“合法”抢劫,比歹徒明火执仗的抢劫更可怕:歹徒抢劫是明摆着的犯罪行为,只要受害者高喊一声“有人抢劫”,歹徒就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接下来的就是法律的严惩。但权力的“合法”抢劫,局外人还以为抢劫者“有理”,被抢劫者“无理”,即便是被抢劫者披露了真相,也很难改变错误的解决、很难对抢劫者追责——涉嫌官商勾结、官法勾结、滥用职权、贪污受贿的抢劫者继续为官甚至得到提拔升迁!

  受害人在掌握了法院枉法裁判、权钱交易等丑行之后,给河南省高院院长张立勇递交了实名举报信;就濮阳中院的有关执行案件向河南省高院交了执行异议;为阻止此交易案件对我们的继续加害,在2017年12月26日又向濮阳市华龙区法院起诉了交易不良资产合同无效的起诉书。2018年1月,省高院纪检组长负责人张伟约受害人去省纪检谈话,受害人发现省高院早已从濮阳市中院调来了园林苑执行案件的全部卷宗,其间有吕登森等所做保证担保执行书达5份之多!

  受害人给张立勇院长递交的实名举报材料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至今“泥牛入海无消息”,而有关银行违规违法处置国有资产给中国银监会,农行的实名举报信竟然连回执都没有收到,逾亿元的国资在某些领导面前竟然是如此的不屑!

  只要有资本存在,其试图向公权力渗透的情况就会存在。前段时间热映的反腐剧《人民的名义》,让公众对以主角“赵瑞龙”为代表的资本力量有更直观的认识:他倚仗家族政治权力为所欲为,大搞利益输送,这在很大程度透着现实的影子。事实上,对于快速转型的中国来说,如何防止资本向政府公权力渗透,与防止政府官员利用国家公权力寻租一样,是同等迫切的任务。要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公权力和资本的界限需要分明。尤其要防止资本绑架公权,否则必然让公权成为利益驱动的“野马”,干出坑国害民的事体来。

  十八大以来,中央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反腐持续升温,十九大更是释放出一系列的重磅反腐信号。根据中央精神,既要继续处理“存量”腐败,又要营造“不敢腐”的政治氛围和生态环境,遏制腐败“增量”。张实真举报的腐败属于“存量”腐败,不清除“存量”腐败,何以遏制腐败的“增量”?在反腐斗争“反腐斗争永远在路上”且不断向广度和深度进军的情况下,坚信河南省纪检监察部门不会放过濮阳的“存量”腐败,也不会放过张实真所举报的腐败案中的“主角”段喜中!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附:关于濮阳市农行恶意串通他人以低廉价格转让已申请执行款项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情况反映

  举报人:濮阳现代物业发展集团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实真,该公司董事长。

  身份证号码:410901195504100019。

  地址:河南省濮阳市石化路西段温泉花园20号楼

  被举报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濮阳人民路支行

  法定代表人:刘彦峰   职务:行长

  地址:濮阳市人民路58号

  尊敬的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张立勇院长:

  我们怀着十分沉痛和愤怒的心情,向您反映河南省濮阳农行濮阳人民路支行(下简称濮阳分行)与杜景生等恶意串通,明知在2010年被执行标的物已经查封、扣押、并评估可执行标的的情况下,在2013至2015年间故意采用消极执行态度拖延执行售楼款,却在2016年,将3524万元完全可执行款,以350万元低于10%的低价,把濮阳中院判决确定的债权打包出让,最后以变通的方式归杜景生占有。既损害了国家利益又损害我方利益,我方已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目前该案处于损害他人利益合同无效的诉讼审理中(附诉状)。同时,我们也向省高院提出执行异议,这两个案件的审理正在进行之中,恳切请求张院长关注此案的审理,以挽救巨额国有资产不应有的流失。同时也希望能得到您关切重视,依法予以制止该交易合同的继续履行。

  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0月12日发布公告称,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濮阳人民路支行(以下简称濮阳农行),将所持有的法院已经判决生效的8个《执行裁定》中涉及的8个债权案件所有权,以低廉的价格出卖给了当地商人杜景生。该院裁定书“根据杜景生的申请,本院作出…执行裁定,将案件申请执行人变更为杜景生”(见公告)。

  而杜景生,既是申请执行人,也是应该优先被执行共同开发售楼款(占该被执行公司15%)的“股东”;更是霸占7亿多元售楼款,而至今未分配给我们一分股份受益款,反而用侵占我们的售楼款购买了“不良资产”,换位变成了“申请执行人”。

  涉案执行案件的八个判决书,都是濮阳现代物业发展集团公司(以下简称现代集团)在投资濮鹤高速公路项目、或与农行所属的濮阳市市区金丰房地产开发公司在上海投资《上海众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公司》时,所产生的借贷关系案件。

  1999年底,在现代集团投资濮鹤高速公路项目时,牵扯到企业性质,因此濮阳市国资委、开发区管委会、所涉贷款银行(含农行)及现代集团公司,以政府市长办公会议纪要的形式,做出了由高新区出《会议纪要》变更现代集团企业性质文件。该《纪要》明确规定:“现代集团的债务,由现代集团所组织投资的濮鹤高速公路项目归还。未还清的债务由高速公路建成后收费中继续归还。”

  2001年底,濮阳市政府采取强制手段收缴濮鹤高速公路项目,抓捕项目负责人张实真,并查抄收缴了现代集团及濮鹤高速项目的全部帐册凭证手续。将张实真关押2年4个月后,以虚假岀资单位犯罪判刑六年。濮鹤高速公路的修建项目和前期张实真的所有投资都被濮阳市政府非法攫取而另交他人经营。

  事实已经十分清楚,原现代集团所在濮阳市农业银行申请的借贷,全部都用于投资濮鹤高速公路项目,事实上和法律上都随着濮鹤高速公路项目的转移而转移了新的经营主体(既申请被执行主体),新的经营主体应该对此款负责。

  濮阳分行在现代集团财务帳册被查封、财务人员被管制、律师不能到庭核对贷款帳目数字的情况下,将现代集团公司告上法庭,导致现代集团公司被缺席判决,形成了至今不明白的债务数字。随后濮阳农行违背多方协议约定,收买、串通个别法官,强制查封、拍卖案外人豫港合资公司濮阳现代园林苑大酒店有限公司的土地,经现代集团公司多次反映后被中止执行拍卖。

  上海公司是濮阳分行属下的“濮阳市市区金丰房地产开发公司”与现代集团合资共同成立的房地产开发公司,1998年前后,濮阳分行己将该公司的投资转为现代集团的贷款,现代集团没计较利益得失。2002年至2005年期间,濮阳农行却仍以股东及执行债权的名义处置了现代集团上海公司18500平方米的房产,实有瓜分了上海公司财产之嫌。现今上海公司虽已吊销营业执照,但仍有濮阳分行企业的33.3%的股份注册登记及分行职员领取工资签字可证明,仍还有盖好18500m2米的商品房被瓜分一空案未结,上海房地产项目,销售房屋款超亿元,没有分配给我方一分钱。目前上海市公安局正在追查房款去处,真象大白之时,濮阳分行难脱其责。

  更令人不解的是,濮阳分行把执行上海公司的债权也岀卖给了杜景生,再由杜景生申请执行濮阳分行合资的关连公司,如没有利益共谋,目的何在?!

  2009年下半年,濮阳中院执行局与申请执行人濮阳分行配合,介绍濮阳市长青陵园公司(以下简称陵园公司)联合开发,被申请执行人现代集团公司和陵园公司吕登森、杜景生二人,都同意按当初濮阳中院以全部股份(包括已转让出末付转让金的股权)作抵押,以售楼款优先执行该土地当初拍卖又经评估的价值,这也就为濮阳农行执行提供了保障。

  有市政府办公会议纪要为可供执行的基础保证,有已提供担保的售楼款,有足够的执行赔付能力,而濮阳分行不去执行;丝毫不顾及与现代集团己有的利益互助互谅关系,反而与和现代集团公司有着严重利害冲突的利害关系人杜景生私下勾通达成协议,在不告知被执行人的情况下,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把数千万的资产轻而易举的转让出去,有理由怀疑这里面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腐败现象及共谋瓜分银行国有资产行为。

  濮阳农行在处理现代集团公司投资经营与债权一事上有着太多有悖常理之处,图谋导致3524万元巨额银行国有资产流失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真相?我们希望张院长您关注并彻查此案的诉讼审理,以弘扬司法公平正义,维护银行国有资产不被故意贱卖转移流失。

  此致:

  濮阳现代物业发展集团公司

  濮阳光辉银河实业有限公司

  举报人电话;18639368997

  2017年12月16日


附:关于濮阳市农行恶意串通他人以低廉价格转让已申请执行款项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实名举报

  举报人:濮阳现代物业发展集团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实真,该公司董事长。

  身份证号码:410901195504100019。

  地址:河南省濮阳市石化路西段温泉花园20号楼

  被举报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濮阳人民路支行

  法定代表人:刘彦峰    职务:行长

  地址:濮阳市人民路58号

  尊敬的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领导:

  我们怀着十分沉痛和愤怒的心情,向贵行反映河南省濮阳分行濮阳人民路支行(下简称濮阳分行)与杜景生等恶意串通,明知在2010年被执行标的物已经查封、扣押、并评估可执行标的的情况下,在2013至2015年故意采用消极执行态度拖延执行售楼款,却在2016年,将3524万元可执行款,以350万元低于10%的低价,把濮阳中院判决确定的债权打包出让,最后以变通的方式归杜景生占有。既损害了国家利益又损害我方利益,我方已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目前处于审理损害他人利益合同无效中,以挽救国有资产大量流失。同时也希望能得到贵总行领导重视,依法予以制止该交易合同的继续履行,并查明八案件中已经执行了的600余万元款项去向和用途,现将事实叙述如下:

  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0月12日发布公告称,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濮阳人民路支行(以下简称濮阳农行),将所持有的法院已经判决生效的8个《执行裁定》中涉及的8个债权案件所有权,以低廉的价格出卖给了当地商人杜景生。该院裁定书“根据杜景生的申请,本院作出…执行裁定,将案件申请执行人变更为杜景生”(见公告)。

  而杜景生,既是申请执行人,也是应该优先被执行共同开发售楼款(占该被执行公司15%)的“股东”;更是霸占7亿多元售楼款,而至今未分配给我们一分股份受益款,就变成了“申请执行人”。

  涉案执行案件的八个判决书,都是濮阳现代物业发展集团公司(以下简称现代集团)在投资濮鹤高速公路项目、或与农行所属的濮阳市市区金丰房地产开发公司在上海投资《上海众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公司》时,所产生的借贷关系案件。

  1999年底,在现代集团投资濮鹤高速公路项目时,牵扯到企业性质,因此濮阳市国资委、开发区管委会、所涉贷款银行(含农行)及现代集团公司,以政府市长办公会议纪要的形式,做出了由高新区出《会议纪要》变更现代集团企业性质文件。该《纪要》明确规定:“现代集团的债务,由现代集团所组织投资的濮鹤高速公路项目归还。未还清的债务由高速公路建成后收费中继续归还。”

  2001年底,濮阳市政府采取强制手段收缴濮鹤高速公路项目,抓捕项目负责人张实真,并查抄收缴了现代集团及濮鹤高速项目的全部帐册凭证手续。将张实真关押2年4个月后,以虚假岀资单位犯罪判刑六年。濮鹤高速公路的修建项目和前期张实真的所有投资都被濮阳市政府非法攫取而另交他人经营。

  事实已经十分清楚,原现代集团所在濮阳市农业银行申请的借贷,全部都用于投资濮鹤高速公路项目,事实上和法律上都随着濮鹤高速公路项目的转移而转移了新的经营主体(既申请被执行主体),新的经营主体应该对此款负责。

  濮阳分行在现代集团财务帳册被查封、财务人员被管制、律师不能到庭核对贷款帳目数字的情况下,将现代集团公司告上法庭,导致现代集团公司被缺席判决,形成了至今不明白的债务数字。随后濮阳农行违背多方协议约定,收买、串通个别法官,强制查封、拍卖案外人豫港合资公司濮阳现代园林苑大酒店有限公司的土地,经现代集团公司多次反映后被中止执行拍卖。

  上海公司是濮阳分行属下的“濮阳市市区金丰房地产开发公司”与现代集团合资共同成立的房地产开发公司,1998年前后,濮阳分行己将该公司的投资转为现代集团的贷款,现代集团没计较利益得失。2002年至2005年期间,濮阳农行却仍以股东及执行债权的名义处置了现代集团上海公司18500平方米的房产,实有瓜分了上海公司财产之嫌。现今上海公司虽已吊销营业执照,但仍有濮阳分行企业的33.3%的股份注册登记及分行职员领取工资签字可证明,仍还有盖好18500m2米的商品房被瓜分一空案未结,上海房地产项目,销售房屋款超亿元,没有分配给我方一分钱。目前上海市公安局正在追查房款去处,真象大白之时,濮阳分行难脱其责。

  更令人不解的是,濮阳分行把执行上海公司的债权也岀卖给了杜景生,再由杜景生申请执行濮阳分行合资的关连公司,如没有利益共谋,目的何在?!

  2009年下半年,濮阳中院执行局与申请执行人濮阳分行配合,介绍濮阳市长青陵园公司(以下简称陵园公司)联合开发,被申请执行人现代集团公司和陵园公司吕登森、杜景生二人,都同意按当初濮阳中院以全部股份(包括已转让出末付转让金的股权)作抵押,以售楼款优先执行该土地当初拍卖又经评估的价值,这也就为濮阳农行执行提供了保障。

  有市政府办公会议纪要为可供执行的基础保证,有已提供担保的售楼款,有足够的执行赔付能力,而濮阳分行不去执行;丝毫不顾及与现代集团己有的利益互助互谅关系,反而与和现代集团公司有着严重利害冲突的利害关系人杜景生私下勾通达成协议,在不告知被执行人的情况下,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把数千万的资产轻而易举的转让出去,有理由怀疑这里面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腐败现象及共谋瓜分银行国有资产行为。

  濮阳农行在处理现代集团公司投资经营与债权一事上有着太多有悖常理之处,图谋导致3524万元巨额银行国有资产流失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真相?我们希望农总行领导关注并彻查此案,以整肃行业正气、维护银行国有资产不被故意转移流失。

  此致:

  敬礼:

  濮阳现代物业发展集团公司

  濮阳光辉银河实业有限公司

  举报人电话;18639368997

  2017年12月16日


附:关于濮阳市农行恶意串通他人以低廉价格转让已申请执行款项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举报

  尊敬的中国农业银行领导:(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