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402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我为株洲县政府解决易春林房屋补偿问题支招  

已有 144 次阅读2018-6-24 14:31 |个人分类:为民请命

我为株洲县政府解决易春林房屋补偿问题支招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易春林为房屋问题上访维权已达9年之久!我想,一起久拖不决的信访积案,既是易春林的苦痛,也让渌口镇政府和株洲县大挠其头。作为第三者和反腐维权博客的我,同样既为易春林打抱不平,也为政府感到为难和伤神。我看了易春林的全套材料,获知渌口镇日前拟就了一份《易春林房屋拆迁遗留问题处理协议》要求易春林签字,但易春林不同意签字,原因是双方对该协议的条款存在较大分歧,且各有其理由。政府的理由是,该协议中所列出的补偿面积111.86平米,是国土部门丈量的,补偿标准只能以此为依据,且丈量时易春林在《农村房屋拆迁协议》上签了字。但易春林认为,她家的房屋是被政府行政强拆的,这本身就不合法。政府工作人员在丈量她家房屋面积时,没有通知她本人到场,当她得到政府工作人员正在丈量她家房屋面积匆匆赶回时,丈量已经结束,而她要求复量遭到拒绝。征拆办的人拿出两份字迹不清的《农村房屋拆迁协议》的复印件让她签字,也同样遭到易春林的拒签。事后,易春林在指挥部遭遇十多人的逼签。两份协议,一份易春林没有签字,另一份易春林被逼签字。对此,易春林认为这个签字不是她真实意思的表示,因而这份协议没有法律效力。此外,政府说曾经给了易春林两套安置房和一块墓地,易春林没有要,对此,易春林是这样解释的:2013年3月28日,易春林向政府申请两套安置房,政府只给她安排了一套,剩下的一套没有给她解决,并不是易春林不要;政府给了易春林地基,易春林鉴于地基是一块墓地,因而她也没有要。因这两个问题易春林在《株洲县征拆办再次用虚假回复忽悠我欺骗中央巡视组》中解释清楚了,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了。
  有问题总得解决,有矛盾总得化解。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在《信访工作责任制实施办法》中,强调要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紧紧抓住责任落实这个“牛鼻子”,把问责作为从严治党利器,强化问责成为管党治党、治国理政的鲜明特色。《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正式施行后,党内问责工作更加精细化、系统化和法治化。信访工作作为党和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也需要树立失责必问、问责必严的鲜明导向,着力构建有权必有责、权责相一致,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的信访工作责任体系。信访积案是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消极因素,化解信访积案不仅是地方政府的责任担当,也是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需要。同时,也是践行党的宗旨、办好民生事实的具体行动。作为政府官员,应当带着责任带着感情解决好信访突出问题。这里需要解决的一个认识问题和态度问题是:不能将信访积案的责任都推给信访人。有道是:一个巴掌拍不响。许多信访问题,均与地方政府的乱作为、不作为、慢作为和虚作为有关。以易春林的信访案为例,她和政府就房屋拆迁补偿问题无法达成一致而长期上访的最初原因,是政府在没有和她协商一致并自愿在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的情况下强拆了她的房屋;政府工作人员丈量她家的房屋面积时她不在现场。渌口镇政府在《易春林房屋拆迁遗留问题处理协议》中确定房屋的补偿面积为111.86平米,但由于政府没有给易春林出具她家房屋的原始数据,政府便无法让她相信这个面积的真实性。在她家的房屋被强拆后,她根据自己熟悉的记忆丈量的面积是160多平米(除去了台阶面积)。问题在于,易春林丈量的面积政府又不相信。目前,双方谈不拢的最大“僵点”正在于此。为了化解这一“僵点”,本博主为株洲县和渌口镇政府支招:双方各退一步,来个折中,比如按照111.86和160平米的平均数补偿,这样双方都让了一步,易春林无话可说,政府则是以此表明自己的责任担当。
  一位县委书记说过:“以心换心、换位思考”是解决信访问题的万能钥匙。本博主希望株洲县和渌口镇政府用这把万能钥匙打开信访“锈锁”,彻底化解易春林的信访积案,开启易春林通向正常生活之门。

附:株洲县征拆办再次用虚假回复忽悠我欺骗湖南省委和中央巡视组
  株洲县征拆办:
  2018年6月4日,株洲县征地工作协调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株洲县征拆办)针对我向湖南省委和中央第八巡视组反映的我家房屋被强拆,我连续9年上访未获公平补偿的问题,给出了《关于“1661号群众身边问题件”交办函的回复》,这个回复,继续着先前的虚假、忽悠、搪塞和欺骗,没有实事求是,不敢直面真相、字里行间未见半点诚意,这种所谓的“回复”,只能是让我的信访继续延续下去;只能是浪费政府的行政资源和纳税人的血汗钱,不仅仅是忽悠和搪塞我这个信访人,也在忽悠、欺骗湖南省委和中央巡视组!
  下面,我用铁的事实戳穿株洲县征拆办“回复”的虚假性和欺骗性——
  第一,我家的征地拆迁,由县拆迁办副主任殷建明全程负。殷建明了解征地拆迁政策法律和程序,但他故意不按法律法规办事,称该项目执行“拆屋还基”政策,但县镇征拆办负责人以及相关单位的负责人根本没有任何人执行这项政策,没有人对我做出安置,或给我还地基,也没有给我作出合理补偿让我在他处建房,对此,负责我家拆迁工作的殷建明应该是心知肚明吧?“回复”为何回避了这个关乎我权益的根本问题呢?
  第二,关于选择宅基地的问题。松西子社区从2012至2013年底给我选择了一块坟墓地,理所当然地被我“拒收”。此后,我家的宅基地问题一直悬而未决。2014年,经县委县政府和渌口镇党委镇政府为我家解决壹套安置房,但壹套房子远远不能抵偿我家被拆迁的房屋。2013年3月28日的承诺书上写明:补偿房屋两套:第壹套为和城国际9栋202房,第二套为和城国际另一套120平方左右的房屋。现在“缩水”为壹套,还欠我壹套120平米的安置房,对此,“回复”为何没有提及?
  第三,当初国土部门在丈量我家房屋时不通知本人到场,侵犯了我的知情权。正是由于我不在现场,征拆办负责人和国土部门的丈量人员便随心所欲地量尺寸并根据“缩水”尺寸确定补偿金额,尽管有镇干部和社区干部在场,我又凭什么相信和你们一鼻孔出气的在场干部?假如在场干部真有正义感的话,就应该制止丈量人员在房主人不在场的情况下丈量我家的房屋,你们丈量时,一个关心我的熟人告诉我这一消息,我于是匆匆赶回家,但此时你们已经丈量结束了。面对我的突然出现,你们一不让我签字,二不告知我丈量情况。但当我提出质疑并要求你们重新丈量时,却遭到了你们的拒绝,这是不是事实?我家的房屋基础因修路被占用,复查丈量无法进行就成为我家不明不白地吃亏的理由?“回复”的解释能服人吗?
  第四,2009年房屋拆除协议不符合法律程序,应视为无效协议。对此,县镇两级政府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仍按照无效协议计算补偿金额,明明是谁也无法否认的错误,却没有人被问责追责,对“谁是责任人”的问题讳莫如深。对此,“回复”中为何没有提及?
  我的房屋被拆除一个月之后的一天,指挥部派人送给我82613万元补偿款,没有发票,丢了一句“房屋拆迁款送来了哈”的话就拂袖而去,以此宣告拆迁补偿结束。
  从株洲县拆迁办的“回复”来看,政府总是将责任推给我而不检讨自己的过错,所以每次谈判都陷入僵局,我的信访诉求也就变成了一只“球”被推来推去,让我在信访—回复—信访—回复的往复循环中徘徊。我作为非法强拆的受害者,需要的不是政府回避和推卸责任的“回复”,而是真心实意解决问题的举措与方案。政府的“乱作为、滥作为产生问题;政府的不作为、慢作为积累矛盾。政府通过公权力酿造一个不公案件有如探囊取物般的容易,纠正一个滥权错误和解决一个信访问题,则难上加难,往往需要受害民众付出大量无谓的身累和心累、付出大量时间、精力和财力的代价甚至付出伤痛和鲜血的代价。从某种意义上说,《关于“1661号群众身边问题件”交办函的回复》是我用血肉之躯和乱作为的政府工作人打出来的!我强烈呼吁株洲县和渌口镇政府直面我的诉求,用勇于负责的担当精神痛下决心解决我的合理合法诉求,让我真正感受到人民政府是老百姓的坚强靠山,真正感受到党和政府不会让老百姓吃亏的执政理念。
  株洲县路口镇松西子社区安脚组村民  易春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