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402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株洲石峰区法院院长刘新文面对错案不认错不纠错

已有 70 次阅读2018-6-24 23:21 |个人分类:代为呼吁

株洲石峰区法院院长刘新文面对错案不认错不纠错
做错容易纠错难仅仅是我当事人个人的悲哀吗?
  各位看官:我和万兆伍的离婚纠纷案,在长达8年的时间里,经历了一审、二审、再审、提审、重审,我先后“收获”了6份判决书、5分裁定书,先不说判决内容,光从反反复复、上上下下的诉讼考量,大家说说这个案子有没有错?我想,每一个智力正常、没有宝气的人,都会认为有错!不然,又何必来这么多判决和裁定呢?难道法院没事干吗?难道法院在故意浪费司法资源、糟蹋纳税人的血汗钱吗?然而,石峰区法院院长刘新文还真一本正经地说这个案子没有错,“我们法院是依法依规审理判决的,全世界只有你张利平不讲道理”!针对刘新文的胡言乱语,我回击道:既然你们原审判决没有错,为何湖南省高院一举撤销株洲法院的4份判决书,以“原判决对于夫妻共同财产价值等案件基本事实认定不清”为由发回重审?你们石峰区法院没有错难道是湖南省高院错了?刘新文一时语塞,在自知理亏之际,竟然说“高院发回重审是高院的事情,我们的判决是依法依规的,没有错”!这份无耻横蛮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石峰区法院在判决我与丈夫万兆伍的离婚纠纷官司时,竟然将2000余万的财产全部判给有过错方的万兆伍,判得我和儿子上无片瓦、下无立足之地。正是这一纸荒唐透顶的判决,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航向、完全颠覆了我的生活轨迹。近几年来,我为讨回公道光去北京上访就不少于30次,到省里上访的次数就难以计数了,先前当地的政府还给我以救济,现在救济也停了。我从2009年开始租房居住,至今已有10个年头了。由于我患有多种疾病,已基本丧失劳动能力,无任何收入来源,生活十分困苦,石峰区法院的法官当然不会关心,问题是我目前的困境,其源头就在于石峰区法院的枉法判决!
  你刘新文认为石峰区法院的判决依法依规没有错,但我用如下三个事实就足以将石峰区法院刘新文院长的“判决正确论”驳斥得体无完肤——
  第一,我当初申请实物分割,但主审法官陈志刚就是不同意实物分割,说我坚持要实物分割,除非胡锦涛书记亲自打电话督办。陈志刚不同意实物分割的理由极其荒唐:一是说我分了花木没用,二是说花木有大有小,不方便分割。这就奇怪了:我家20多亩花木主要是我负责管理。将花木分给我,难道我不知道培育管理?难道我不知道销售花木?至于实物分割要最高领导人发话,这就明显是赤裸裸地拒绝实物分割了!这场官司打得让我如此寒心,总根源就在石峰区法院法官拒绝实物分割,而当初假如实施实物分割,哪会有后来的8年诉讼?哪会有我30多次的进京上访?哪会有我今日的困境和愁苦?现在石峰区法院的法官说当初没有2000多万财产有何意义?就算原来只有区区200元的夫妻共同财产,你法院按实物分割不是屁个争执都没有吗?
  请问刘新文:石峰区法院拒绝我提出的进行实物分割的申请,这难道是依法依规吗?这难道不是石峰区法院的过错吗?
  第二,按照最高法的有关规定,诉讼离婚双方在财产分割问题上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法院应该根据当事人的申请指定有评估资质的评估单位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评估,评估后再由法院依据评估结果进行判决。在株洲中院再审时,我填写和提交了申请评估单,要求请评估公司为我们的夫妻共同财产做评估鉴定,我自己也找了许多证据,并根据当时的市场行情估算除万兆伍转移了600多棵价值达1000 多万元的造型罗汉松外,剩下的被法官现场勘验确认的花木价值在1000万以上。因株洲中院觉得这是个“麻烦案子”,于是将我的案子发回石峰区法院重审,石峰区法院接案之后,主审法官李欣欣竟然隐匿了我的评估申请书,后来我在庭审上我又给法庭提交了一份,但主审法官仍然没有采纳我这一法律要求采纳的证据。在这次的重申中,我再次向石峰区法院递交了评估申请书,但再次遭到了石峰区法院的拒绝。对此,石峰区法院能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吗?
  请问刘新文:石峰区法院剥夺我请评估公司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评估的申请,这难道是依法依规吗?这难道不是石峰区法院的过错吗?
  第三,我向法官申请财产保全、申请查实万兆伍的账号等合法诉求,都遭到石峰区法院的拒绝。正是由于再审庭法官没有进行财产保全,故意拖延本案的审理判决,并配合万兆伍大量转移财产——光是在再审期间,万兆伍转移的罗汉松就达785棵价值近千万元,才导致我的财产权益被剥夺殆尽。对此,石峰区法院又作何解释?
  请问刘新文:我申请财产保全和查封万兆伍的账号遭拒绝,这难道是依法依规吗?这难道不是石峰区法院的过错吗?
  上述三项对我有利的申请和要求均没有被石峰区法院采纳,其中的主要责任人是石峰区法院法官陈志刚、再审庭主审法官李欣欣、审判长周运生和审判员龙政文。本案的一审判决,主要是陈志刚法官办“了难案”,为帮助万兆伍赢得官司,不惜对我进行诱导性竞价并伪造证据,建立在违法程序和虚假证据上的一审判决,能有公正可言吗?2012年10月21月,石峰区法院对本案再审期间,我提出了进行实物分割、评估鉴定、和财产保全等三项关键性申请,但均被李欣欣、周运生和龙政文拒绝,此外,李欣欣还拒绝了提出的查珠海万兆伍银行存款的申请。石峰区法院法官拒绝我的上述合法诉求,我不被冤死才怪呢!
  这次重审是不是违法,我将事实摆出来让网友来评论:1、省高院发回重审后,我向石峰区法院书面申请石峰法院整体回避审理此案,且提出该院整体回避的理由充实,但该院不予采纳,也不给我书面回复,而是强行审理此案。2、从立案到审理时间长达一年半之久,严重超审限,且在一年半的时间里,主审法官从没有和我沟通交流过案情,突然就通知我于2017年11月28日开庭。开庭的时候,鉴于原有的证据被法官李欣欣隐藏、毁灭,我当庭要求提交13份证据,但被主审法官刘华拒收;我当庭提交了5份财产明细及申请评估鉴定申请书,也都没有被刘华采信。刘华还欺骗我的代理人梁良,说在未下判决书前会和他沟通判决结果,当事人不满意再修改,但在5月的一天,刘华法官突然通知梁良和我去她办公室。我们到达刘华办公室后,刘华要求她的书记员打印笔录,交代书记员怎么写内客,要求我们在笔录上签字,至于财产评估问题,刘华称时间太久,多家评估公司都说财产不能评估。为了让我们相信她的话,她凭自己编造的不实之词向三家评估公司发出三份邀请函,再由评估公司给她发了三个回复函。当刘华法官要求我们在她提供给我们的不属实的谈话笔录上签字时,我当场要求刘华法官将三家评估公司的地址、电话、负责发函人的名字告诉我们,但遭到刘华法官的拒绝,说什么这是法院的隐私,不能告诉我们!6月2日,我的代理人梁良收到主审法官刘华邮寄的出庭通知书:6月6日在本院十二审判庭开庭审理此案。我6月6日赶到石峰区法院,主审法官对我说不开庭了,让我当天拿走判决书。这说明,石峰区法院未审先判,连开庭这个程序都被省掉了,这难道不违法吗?除了刘新文院长会睁着眼睛说瞎话,恐怕没有谁会认为石峰区法院在此次重审中合规合法!
  必须指出的是,石峰区法院视我为大敌,每次我去该院交流案情或递交材料什么的,身边总是围着一群怒目圆睁的法警,我真为石峰区法院感到悲哀:身穿制服、头顶国徽的法官,竟然如此害怕我这个一身疾病的弱女子,这是多么滑稽!我要说的是石峰区法院调来五六七八个法警来“看管”我是不是太少了?怎么不调集一个团、一个师的兵力来对付我?!
  司法公正是法官最好的保护伞,石峰区法院如此害怕我,说明自知心虚,做了以“法”坑人的缺德事!
  刘新文院长该知道:湖南省该院的吴建华法官,正是基于我上述三个合理合法诉求均被剥夺,才让我的案子进入程序,通过湖南省高院的正义发力,终于将这一荒唐透顶的离婚纠纷案依法依规予以发回株洲市石峰区法院重审,让我感受到湖南省高院对司法的正义的坚守、感受到吴建华法官的职业良知和正义感!
  我的案子进入重审后,关心我案子的朋友和正义人士无一不认为石峰区法院会改判,连我们云田镇的书记都说这次肯定会改判,判给我的财产或多或少会增加!一位我熟悉的律师则说,我的案子如果这次不改判,他律师都不当了!我的代理人梁良更是坚信石峰区一定会改判,“刘华法官和我进行了良好沟通,她表示会作出一个公正的判决,我们该相信刘华法官,该相信石峰区法院”!然而,从我们的镇书记到律师朋友再到我的代理人梁良都看走了眼,他们哪会知道石峰区法院就敢做让人跌破眼镜的事情——近年来,该院判了多起引发受害当事人投诉维权的枉法判决,只是石峰区法院的刘院长脸皮厚,年终总结时大吹特吹如何坚持司法为民、推进公正司法,开两会时欢呼工作报告100%地通过!
  刘新文院长:你知错不改、有错不久,倚仗的无非是公权力,恕我直言,要是你手中无权,你什么都不是!算了,不想多说了,服了你刘大院长,行吗?!
  追问我们的司法制度:做错容易纠错难,仅仅是我张利平的悲哀吗?不!司法不公、频出错案而纠错难上加难,不只是受害当事人的悲哀,更是中国司法和中国法治的悲哀!请刘新文院长别以能压制住我一个弱女子的合法诉求而得意,司法不公、公权膨胀,谁都是潜在的受害者,你刘新文现在仗权嚣张,说不定你自己哪天也会“喊痛”!
  株洲市云龙示范区云田镇云峰湖社区杨家组女村民  张利平

刘新文院长说张利平的案子没有错是无知还是无良?
  张利平和万兆伍的离婚纠纷案其原审法院是湖南株洲石峰区法院,这个案子历经8年诉讼,当事人张利平先后“收获”了11份判决书和裁定书。案子反反复复地“审”,原因何在?说轻点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说重点是程序违法、实体违法、判决不公甚至是枉法裁判。刘新文院长说石峰区法院对这个案子的审理判决依法依规、没有错误,我想冒昧地问一句:你这是无知还是无良?常识告诉我们,大凡发回重审的案子,要么是一审法院在审理案件的程序上存在违法行为,二是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存在错误,而张利平的案子在程序上和事实认定上都存在错误,不然,何以解释湖南省高院会发回重审呢?不过我想,刘新文院长并非不知道张利平的案子有错,他是知错而不认错。因为假如他认为错了,案子就得纠错,而纠错就难免得罪一批人,在他灵魂的权衡中,与其得罪一批同事,不如得罪无权无势的“草根女”张利平。至于张利平因为石峰区的枉法判决给她带来的人生灾难,刘新文自然不会去换位体验。说到底,刘新文缺少的是担当精神和做人的良知。我想,假如张利平是刘新文的家人,刘新文一定会不遗余力地纠错——哪怕处理几名法官!事实上,参与审理判决本案的多名法官涉嫌滥用职权罪;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和渎职罪等多项犯罪,但法官违法犯罪很难被刑事追责,正是这钟违背法治精神的制度性“宽容”,导致一些法官知法犯法、执法犯法。
  张利平不服石峰区法院的重审判决,向株州中院提起了上诉。从张利平上诉时破费周折的情况来看,株州中院的终审判决仍然不可乐观。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