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402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湖南邵阳隆回县横板桥镇纪委被指包庇贪腐村官

已有 399 次阅读2018-6-29 23:02 |个人分类:代为呼吁

湖南邵阳隆回县横板桥镇纪委被指包庇贪腐村官

村民用真凭实据举报贪腐村官罗小多,隆回县纪委和横板桥镇纪委不予查处

  【中国法治廉政与法 记者陈锡华】

  2017年初以来,湖南邵阳隆回县横板桥镇原大塘村百余村民和原村支委戴艾兰一道多次向横板桥镇纪委、隆回县纪委联名举报原大塘村主任罗小多在选举中徇私枉法以及在工作中滥用职权涉嫌贪污腐败的违纪违法事实,但两级纪委均未查处,“纪委不但不查我们举报的贪腐村官,反过来查处举报人之一的戴艾兰,在完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给戴艾兰作出了一个党内警告处分,还准备给戴艾兰一个严重警告处分并开除戴艾兰的支部委员职务,这让群众感到很失望”!村民们气愤地说。

  记者了解到,在2017年的村“两委”换届选举中,羊楼村冒出了明显悖逆民意、操控选举的违纪违法现象:4月19日在选举支部委员中,当镇党委书记魏志坚获知戴艾兰得票最高、罗小多没有过半的情况之后,便利用手中权力,安排派出所警察把党员全部围在镇会议室5楼不准吃饭,对党员进行威协和恐吓,用警车将戴艾兰带走二次,并强行查看戴艾兰的手机通话记录,有一个羊楼村的女党员被镇领导逼她交代戴艾兰给她送了多少钱,本来就不认识戴艾兰的该女党员当场被镇纪委书记伍霞吓得大哭,戴艾兰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为何警察要让她“享受”犯罪嫌疑人的“待遇”?当时魏志坚为了阻止戴艾兰担任村支部委员,特意安排派出所的警察对戴艾兰进行了近两个月的调查,结果没有发现戴艾兰的违纪违法问题,在这种情况下,镇党委才下文让戴艾兰担任支部委员。在村委会海选中,有村民在选票上填写戴艾兰为村主任,当场被监管选举的镇纪委干部罗光友撕毁选票,紧接着罗光友重新拿出一张选票直接写上罗小多为村主任后投入票箱;驻村干部尹华庆将第5选区的选票箱带离现场50分钟。在海选村主任阶段,戴艾兰获得323票,罗小多获得337票,廖鹏飞获得13票,廖为浩获得8票,按理说村主任只能在得票第一的人和得票第二的人之间产生,可是镇党委书记魏志坚却让得票第一的人和得票第四的人竞选,将得票第二的戴艾兰打压下去,镇纪委书记伍霞和副镇长刘国成以肖红金的名义于5月17日请戴艾兰到鸿金酒店吃饭,饭后刘国成叫戴艾兰去三楼包厢谈话,要戴不要去竞选村主任,说给她留个固补干部的位置,戴问他为什么?刘国成没有回答。在5月19日公布的候选人名单中,戴艾兰的名字被莫名其妙地落下了!

  村民告诉记者:戴艾兰在担任村干部期间,没有报销一张为集体为村民办事的误工发票,是受村民欢迎的好干部,尤其是她为公益事业捐款更是感动了村民:2014至2016年,戴艾兰为村上安装路灯捐款8100元;为村组公路硬化捐款5600元;为修村马路捐款2800元;为马路铺沙捐款840元,共计捐款1734O元,这次县纪委把戴艾兰的发票全部复印了,证明这些捐款都是事实。村民们追问:这样的人难道不应该选为村干部吗?

  本届换届选举中的违纪违法现象,引起了村民的强烈不满,100多名村民愤然联名举报,相关媒体也以《隆回县横板桥镇羊楼村村民举报村委会主任选举涉嫌违法》进行了公开披露。原大塘村的百余村民不只是举报本届选举中的违纪违法问题,而且多次向纪委举报了罗小多、李光庭滥用职权巧取豪夺、利用弄虚作假手段中饱私囊等许多违纪违法行为。

  村民向记者透露,原大塘村主任罗小多和村书记利用职务之便巧立名目巧立名目虚报冒领国家资金;虚构工程项目以他人名义冒领巨额工程款;伪造种植面积套取国家补偿款;重复领取工程材料款;吃请送礼花费严重超标;涉嫌侵吞扶贫款、退耕还林款和生态林补助款等一系列违纪违法问题,都有人证物证做支撑。以巧立名目虚报冒领国家资金为例,村民提供了罗小多虚报冒领国家资金的项目、日期、金额,如2011年3月17日,虚构村民廖为省堡坎运输砌的材料冒领和套取了1500元国家资金据为己有;2011年3月20日,虚构村民廖为齐砌堡坎费工时25天的事实,虚报冒领2500元国家资金据为己有;2011年3月20日,虚构村民陈善和为砌堡坎买水泥、沙子的事实,虚报冒领2000元国家资金据为己有;2011年8月12日,虚构村民陈善和拉碎石5年,虚报冒领3850元国家资金据为己有;2011年8月14日,虚报铺马路碎石15个误工,以村民的名义虚报冒领1500元国家资金据为己有;2012年2月9日,虚报村民廖为齐为二组砌堡坎的事实,虚报冒领4500元国家资金等等。

  “罗小多虚构工程项目以他人的名义冒领工程款,惹得被冒领人的不满,也算是笑不出来的笑话”!村民们说,经清账小组核实,罗小多和李光庭虚构工程项目,从2011年至2016年以他人名义冒领的工程款达321079元。村民们向记者提供了多个实例,如2011年4月27日,李光庭在一张领据上签有“同意列入支出”的字样,领据上的经手人、出纳、会计、复核栏等均无人签名,以村民廖克安的签字领取了700元,但廖克安出示书面证明称他没有领取此款;2013年2月22日,罗小多在一张领据上填写了领款的金额及用途,村书记李光庭签有“同意支出”的字样,以村民廖颜豁的名字领款40000元,但廖颜豁本人出示书面证明否认领过此款;2013年2月22日至11月2日,以领取工程款名义的5张领据,总金额为67900元,所谓的“领据人”均否定自己领款的事实。戴艾兰说:这些铁证如山的事实,很明显涉嫌贪腐,不知为何得不到纪检部门的确认!

  原大塘村作为隆回县的帮扶村,村干部本应勤俭节约,尽量减少吃喝招待开支,但据知情村民反映,原大塘村的招待费严重超标,2013年,村上一次就开了137张伙食和礼品发票,总金额达14670元;2014年,村上一次就开了20009元的伙食和礼品发票。从2011年至2016年5年间,村干部用于请客送礼和招待上的花费达20多万元。对此,村民们将“气”发到了纪委身上:“贫困村这么奢侈,明显违反八项规定,纪检部门却轻描淡写,不认为是个问题,让我们村民难以理解”!

  戴艾兰对镇纪委给予她的处分表达了异议,她说,个别纪检干部为了把那些虚假发票赖在她的头上,一次又一次的给她下党内警告外分。“我在2011年至2013年担任理财小组成员期间,这些虚假发票全部是村干部代替我签的字。事实上,我在2014年至2017年担任村干部期间,罗小多等村干部将我这个秘书当成摆设,罗小多每年用公款买礼物送人从来不告诉我,因而我根本不知道这些礼物是送给谁的。通过这次清账,我才知道村上有这么多的假发票,且这些虚假发票都是罗小多和村书记以及陈善阶串通签字的,个别纪检干部将罗小多的问题栽到我的头上,这怎能让人心服”?戴艾兰举例说,2013年,有个叫戴怡龙的村民为了帮村里完成烤烟种植任务,不小心把手摔断了,罗小多说村里没钱,可镇党委书记魏志坚给他们出了一个主意:给戴怡龙虚报一个危房改造指标,让他申请了10800元的危房补助资金。没料到2014年被县里查了出来,罗小多只好乖乖把这笔钱缴了上去,2016年又把这个上缴的10800元的缴款单盖上镇政府的公章报上去了,现在县纪委“移花接木”地给戴艾兰作了一个通报批评处分。戴艾兰说,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戴艾兰还谈到这样一件事:罗小多在2014年6月7日向戴办理移交手续,但罗小多亏欠村里的5万多元钱,由于罗小多不愿意拿现金出来补给村里,戴当时不同意接手,后来罗小多一直拖到2014年11月才移交给戴,有书面依据为证,但纪检干部明明看到这个书面依据,却还要说2014年4月至11月的虚假发票是戴艾兰报账的,这让戴艾兰感到很气愤!

  戴艾兰还向记者透露了一个很典型的事例:2016年3月29日,罗小多和李光庭虚构村民廖颜豁修建村卫生室以虚构冒领25000元国家资金(注村里无卫生室),村民廖颜豁出示书面证明是罗小多和李光庭要他当领款人的,而廖颜豁本来就是监管财务的成员,钱也是留给他保管,他说这件事和戴艾兰无关,可县镇纪委却给戴艾兰记了个警告处分。

  原大塘村的多名村民告诉记者,他们举报的有关罗小多、李光庭违法乱纪、贪污腐败的事实有根有据,没有谁能否定,但纪委不查,他们就感到很无奈。他们希望镇纪委和县纪委关注、重视群众的举报和诉求,彻查罗小多、李光庭的违纪违法问题,给群众一个交代,也希望记者向全社会转达他们的呼声,督促纪检监察部门管好自己的下属、管好自家的人,防止“灯下黑”,并督促隆回县纪委监察委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一查到底,拍下老百姓身边的“苍蝇”,向群众交出一份优秀的反腐答卷!


面对群众举报,隆回个别纪检干部的表现令人失望!

  按理说,担负着反腐倡廉、执行纪律重任的纪检部门,对于以权谋私的种种腐败现象,理应深恶痛绝、嫉“腐”如仇。相应地,对于群众关于违纪违法、贪污腐败的举报,理应高度重视,紧盯不放,做到有贪必反、有腐必查。然而,横板桥镇和隆回县两级纪委的个别纪检干部,面对100多名村民对原大塘贪腐村官的联名举报,不仅冷漠以待,消极应对,没有认真调查核实,乃至连一个书面答复也不给,而只是口头答复,且总停留在“初步调查”上。口头“答复”了什么呢?将个别村干部的贪污腐败、巧取豪夺,套取国家资金的行为说成是“协调费”、“招待费”、“购买土特产费”,对此,举报人戴艾兰追问得好:请问党的政策和国家的法律法规中,有哪一条规定准许党员干部收取“协调费”、“招待费”、“购买土特产费”?

  为何两级纪委面对村民的联名举报不肯给出书面答复?我想,与口头答复相比,书面答复在客观上排斥随意、模糊,而要求严谨、缜密、周祥,否则便容易留下不利于答复者的证据。两级纪委的个别纪检干部对于村民举报的真实性心知肚明,而内心上却又想袒护被举报人,于是就只好选择口头答复或干脆不予答复,因为选择书面答复的话,就不得不对村民举报材料中的事实给予一字一句的具体答复,在纪检干部想掩盖被举报人的违纪违法事实的情况下,就难免留下许多漏洞和破绽,进而被村民抓住袒护举报人的“狐狸尾巴”!更让群众感到寒心的是,两级纪委就群众反映的问题派员调查核实时,从来不向群众调查核实,而只是听取村、镇干部的一面之词,不但不认真解决群众反映和举报的腐败问题,反而滥用公权解决反腐败的人——将“莫须有”的污名加在举报者戴艾兰的头上,不但给了她一个党内警告处分,而且还准备撤销她的支部委员职务!这种倒白为黑、倒是为非的做法,让广大群众情何以堪?让力倡“坚持反腐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的中纪委情何以堪?

  必须指出的是,纪检干部的乱作为、不作为也是一种腐败——不入腰包的腐败!而利用职务之便包庇袒护贪腐干部的纪检干部,实际上是纪委系统的“内鬼”。不受制约和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纪检监察机关不是天然的‘避风港’‘保险箱’,纪检监察干部也不具备天生的‘免疫力’。不是么?在纪检监察系统也发生过一些发人深省的案例,比如,曾经担任过省纪委书记的王华元、李崇禧、金道铭等,还有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中纪委副局级纪律检查员和监察专员曹立新等,都是影响极为恶劣的借反腐之名大搞腐败的“内鬼”。有的人办案不行,“抹案子”却很有办法。更为严重的是,有的人在问题线索清理、处置和查办案件过程中,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工作纪律,擅做取舍、选择性办案,甚至胆大妄为,跑风漏气,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面对群众的举报,隆回县纪委和横板桥镇纪委个别纪检干部不作为、乱作为,心甘情愿地充当了“内鬼”和保护伞的角色,对此,湖南省纪委监察委和邵阳市纪委监察委该予以高度关注和重视。随着反腐持续推进以及从严治党的加码,纪检队伍要监督别人,必须对自己“更狠点儿”,正人必先正己,加强对纪委自身的监督势在必行,严防出现“灯下黑”。但愿湖南省纪委监察委和邵阳市纪委监察委对“内鬼”采取“零容忍”的态度——该如何处罚就如何处罚,决不能让“内鬼”成为反腐斗争的绊脚石和拦路虎!

  中国法治廉政与法记者 陈锡华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图片说明:(1)(2)(3)(4)戴艾兰在担任村支两委秘书时,虽然上级有规定发票要秘书经手并签字才可以报账,但罗小多根本没将戴艾兰放在眼里,每次报账都不经过她的手,直接将发票交到会计周后强手上,所以戴艾兰从来不签字,纪检干部说戴艾兰是报账员,开支不当的发票或伪造的虚假发票就都是她的责任,这让戴艾兰很不服气!纪检干部说戴艾兰不该在结算单上签字,问题是戴艾兰不签字的话,就会给她扣上“不和党保持一致”的大帽子,她敢不签字吗?其中第四张600O元的领条,县纪委去调查时说刘克胜领了这笔钱,而领款人刘克胜却否认领取了这笔钱,其时戴艾兰是村上的秘书,刘克胜要领取这笔钱必须经过戴艾兰的手,既然戴艾兰不知情,刘克胜没有理由说他领了这笔钱。戴艾兰说:这是县纪委个别干部做罗小多保护伞的证据!(5)(6)戴艾兰担任村财务监督成员时,村干部代替戴艾兰所签的发票。(7)村民刘克胜给清算组出示的没有领款的证明。(8)(9)村民签名。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