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402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辰溪县委书记杨一中为何死保修溪镇书记欧永成?  

已有 91 次阅读2018-7-2 21:28 |个人分类:舆论监督

辰溪县委书记杨一中为何死保修溪镇书记欧永成?

  很难想象,在依法治国和从严治党同向而行且日益深入人心的当下,湖南怀化竟然有这么一个牛逼“哄”上天的县级主官——辰溪县委书记杨一中。辰溪修溪镇群众眼里的杨一中,是一位谁也管不了的“辰溪王”,他藐视党纪国法、藐视媒体舆论、藐视群众诉求......一切的一切都没有被他放在眼里。尤其让本博主感到惊诧的是,在修溪镇斋家塘村群众联名向各级纪委举报修溪镇党委书记欧永成违规操纵该村“两委”选举的情况下;在2017年4月20日《今日女报》以近整版篇幅刊载了《辰溪县修溪镇主要领导被指强行干预村选举》一文的情况下,杨一中竟然扬言“我就是要保住欧永成书记的职务”——这话是辰溪县几名常委向媒体人士透露的,假不了!难怪陷入舆论风波的欧永成,至今吊事都没有,可谓“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斋家塘村的群众以及多名辰溪县的机关干部向本博主透露:“在辰溪县,杨一中一手遮天,不知“包裹”了多少腐败,不查杨一中,辰溪县的腐败盖子没法揭开”!“辰溪县的问题太多了,一旦揭开盖子可不得了”!“县委书记杨一中死保镇书记欧永成,镇书记欧永成死保斋家塘村书记石宏兴,如此官官相护,辰溪的反腐不是一句空话吗”?!

  老百姓眼里劣迹斑斑的欧永成书记,只因有了杨一中这把护身“铁伞”,便不再担心和畏惧群众的举报和媒体舆论的监督,欧永成书记和余斌镇长等人面对群众的举报曾放出狂言:“辰溪县委政府主要领导只会听我们汇报,我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就是搞错了,县里也会保护我们;你们党员和村民代表控告需要自己出路费,打印材料都得用钱。我们党委政府应付你们所花的费用,可以在财政所报销,看谁合算一些?如果你们要让我们不舒服,我们就会让你们呆在拘留所和监狱,找个理由关押你们很简单的!”欧永成和余斌是完全有这个能耐的,就以村“两委”换届选举为例,欧永成和余斌不只是干预和操控斋家塘村的选举,实际上干预和操控全镇14个村的换届选举——镇领导指使派出所民警带着手铐到选举现场制造恐怖气氛,斋家塘村年逾古稀的老书记邹汝好因违背镇领导的旨意,凌晨一点被民警被带至镇政府接受询问,邹汝好的女儿被吓得大哭,这种赤裸裸的暴力干预选举已明显涉嫌犯罪,欧永成和余斌不是好好的吗?谁动了他们一根毫毛?

  杨一中书记:我要对你说的是,欧永成的狂妄源于你的跋扈——你要是不死保欧永成,他岂敢如此猖狂?“有恃”才能“无恐”,欧永成以你为“恃”,所以对民意毫无敬畏感。欧永成的狂妄,也许被你引以为骄傲、引以为自豪,但对人民群众而言,欧永成是狐假虎威,驴蒙虎皮,仗势妄为,你以自己的权势袒护欧永成,只能说明你在漠视群众诉求方面、在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上和欧永成是沆瀣一气、一丘之貉!

  本博主想追问的是,杨一中书记为何要死保修溪镇党委书记欧永成?这其中究竟有何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我们说不清具体原因,但有点可以肯定,与修溪镇坐落在斋家塘村的一个储藏价值数亿元的磷矿有关”。修溪镇的一名办企业的人士如是说。在贫穷的辰溪县,斋家塘村因有个磷矿而得天独厚、商机诱人,于是,围绕磷矿释放出来的利益所展开的明争暗斗从未停止过。本来,矿山的经营应遵循市场规律,但浸透着人之欲望的公权力,总是躲在背后插手和操控淌银流金的磷矿,其主要方式是充当非法入股的村干部和非法采矿老板的保护伞。2016和2017年,几名没有任何手续的外地老板非法采矿达两年之久,获取非法利益达数千万元,当地村民曾多次向镇党委镇纪委和镇政府举报,但镇政府有关职能部门从纪委、执法到林业、国土,税务等部门,竟然无一人前来调查处理,有村民经过多方了解,获知这位其中一位米姓老板和余斌镇长是亲戚关系,据说几名老板非法开采矿石有殴、余二人的授意做尚方宝剑,欧、余及多名村干部还参干股进行分成。采矿老板两年内销毁的林木不计其数,破坏生态环境多达200余亩,使斋家塘村大量水土流失,环境受到严重污染,非法采矿人在镇党委书记殴永成和镇长的保护下轩轩甚得、意气洋洋。

  在反腐斗争中,“保护伞”是一个广泛使用的高频词。何为“保护伞”?百度百科的解释是:比喻赖以不受伤害的资本,保护某些人或某一势力范围,使其利益不受损害或不受干涉的力量。通常是指指政府官员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或某种涉利性违法犯罪的行为,为其提供各种便利或非法保护,或者国家工职人员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或某种非法经营,沆瀣一气,共同实施犯罪的情况。欧永成和余斌在矿山既然做非法采矿老板的保护伞,就必然与利益有关。欧永成和余斌还充当斋家塘村书记石宏兴的保护伞,也同样与利益有关。据斋家塘村群众反映,石宏兴利用职权将自己的所有亲戚都纳入国家精准扶贫对象,其中通过弄虚作假手段非法套取异地搬迁资金12万元;骗取安置房一套和危房资金6万元、非法套取贫困户扶贫贷款10万元用于村支两委换届选举的开支,村民多次向欧永成和余斌进行投诉举报,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在现实生活中,大概不会有不沾“利”的“保护伞”,除非做“保护伞”的人脑壳进了水!当然,欧永成和余斌在非法采矿老板和石宏兴那儿究竟获得了多少利益输送,外人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欧永成和余斌这两把“保护伞”绝不可能是免费的!

  话题再度回到县委书记杨一中身上:欧永成和余斌滥用职权干预斋家塘村选举,并在该村“两委”干部的选举中收礼受贿;欧永成和余斌包庇非法采矿老板和徇私枉法的石宏兴,是铁证如山的事实,其滥权干预选举的违法违纪行为已被媒体披露,杨一中书记却死保这两名“问题干部”,其原因何在?令人颇费猜度——莫非杨一中书记很欣赏欧永成和余斌的以权谋私手段,将其视为不忍“割舍”的“爱将”?莫非欧永成和余斌很会“感恩戴德”,暗地里给了杨书记不薄的“表示”?莫非欧永成和余斌成了“泥巴”和“萝卜”的关系,担心查了欧永成和余斌会“不出萝卜带出泥”?就算这三个猜测都不存在,杨一中书记也犯了行政不作为之错;犯了未履行领导责任之错;犯了管党治党不严不实、监督执纪偏松偏软之错。所以,无论从哪方面考量,作为县委书记的杨一中对有“病”的下属该查不查,都是一种失职渎职的行为。中央在《党政主要负责人履行推进法治建设第一责任人职责规定》中明确提出:党政一把手必须对12种违法乱纪行为承担责任。事实证明,一个地方不正之风盛行,腐败现象蔓延,与党组织软弱涣散,执纪不严,领导干部的用权任性有直接关系。全面从严治党是构建良好政治生态的前提和保障。这些年来,在一些地方和单位,“四风”问题越积越多,党内和社会上潜规则越来越盛行,政治生态和社会环境受到污染,根子就在于从严治党没有做到位。严则风清气正,严则邪气不侵。唯有全面从严治党,把党规党纪挺在前面,立起来,严起来,才能铲除一手遮天的“霸王树”,才能拔掉沆瀣一气的“腐败连理枝”,才能让腐败的潜规则在党内以及社会上失去土壤、失去通道、失去市场。斋家塘村的选举乱成一锅粥,而“乱源”来源于镇书记和镇长的权力干预,对这种违反《选举法》的规定、以威胁、欺骗、贿赂等手段破坏选举秩序的违法犯罪行为,杨一中书记竟然睁眼闭眼,以“内部处理”的方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进而袒护了“问题干部”、忽悠了人民群众。毫无疑问,党政主要领导利用职权包庇违纪违法干部,是一种对党对人民极不负责任的态度!有腐不反,有贪不查,也是对中央关于坚持反腐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精神的公然抵制!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对干部的优劣好坏是心中有谱的;群众对我们的公职人员是爱憎分明的。修溪镇党委书记欧永成和镇长余斌因在村“两委”选举和工作中滥用职权、干预选举以及涉嫌官商勾结、以权谋私等违纪违法问题,群众已经从心底里抛弃了欧永成和余斌,党纪国法也不允许两“公仆”继续为官。杨一中书记是继续袒护两“公仆”还是认真履行管党治党的责任,督促有关部门对两“公仆”予以问责追责?本博主和辰溪干部群众一道拭目以待!


附群众举报材料:辰溪县修溪镇殴永成、余斌涉腐二、三事

  殴永成:系辰溪县修溪镇党委书记

  余 斌:系辰溪县修溪镇镇长

  一、破坏选举、权大于法

  二0一七年四月,辰溪县修溪镇斋家塘村经历了十年来最不寻常的选举,全体党员和村民都希望选举的村支书是邹金水,可镇里面却一定要选举他们指定的人,尽管邹金水以40票(共49名投票人)的最高票当选为候选人之一,可余斌却对邹金水说:“你工作再好,再有能力,再受群众欢迎和拥护,我们党和政府就是不用你。”在第四次选举会上,党委书记殴永成坐在主席台中间,非要代表们选举政府指定的人选不可,就这样,邹金水的被选举权被剥夺了,这书记说了算,镇长说了算,村干部还要选举什么,我们都知道,除了那重大刑事犯罪分子外,凡年满十八周岁的正常人,都有选举和被选举权,这是国家宪法赋于我们的权利,由此看来,殴永成、余斌二人是把宪法不放在眼里了,权大于法在他们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详案见附件材料3—5页)

  二、收受贿赂、矿山参股

  殴永成书记和余斌镇长,在选举村干部时唯利是图,承诺原石家塘村主任蔡显忠担任村书记,收受20余条芙蓉王香烟,计人民币6400元(见附件材料14面)。

  斋家塘原书记邹金水为建设美好家园,招商引资与深圳高棉绿色粮油有限责任公司辰溪分公司签订了一份《无患子产业化基地建设项目》(以下简称“项目”)合同,其目的是为了激合本村经济,解决本村青壮年劳力不外出齐心建设新农村就地就业的问题,然《项目》还未正式起步,在修路途中,余斌镇长就向《项目》负责人索要40万(可向《项目》负责人了解情况核实)当被拒绝后,殴余二人对《项目》负责人变本加利地进行刁难,对邹金水同志实行残酷的打击报复,由于《项目》投资方的不慎操作,被殴、余投诉违法,使用林地面积2.72亩罚款万余元(“项目”用林面积完全在自己图案之内,见《项目》图表)。而殴、余二人为了挖掘《项目》圈地内的磷矿,让没有任何手续的老板非法采矿两年之久,非法获利数千万元,而当地村民曾向镇里举报若干次,而有关林业、国土、税务、执法等部门却无一人前来调查处理,后来才知,这位米老板和余斌镇长是亲戚,据说他们非法开采矿石是殴、余二人的授意,他们还参干股进行分成。采矿老板两年内销毁林木不计其数,破坏生态环境多达100余亩,使斋家塘村大量水土流失,环境受到严重污染,非法采矿人在镇党委书记殴永成和镇长的保护下,安得其乐。(见材料15—16面)

  三、打击报复,培植亲信

  我们党的干部政策向来是任人唯贤,治病救人,为民族大局着想,为祖国复兴着想,“不拘一格用人才”可殴永成、余斌二人为自己着想,邹金水尽管群众拥护,但他不是自己线上人,当然就是“……就是不用称”况殴、余狂言:“民不能与官斗,最终你只有死路一条,你再有理由也告不通,你个人花费一万,我们可以拿公款一百万与你耗,我就不相信摆不平。”(见附件材料19面)试想,一个镇党委的主要干部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的政治觉悟在哪里呢?

  殴、余二人为了彻底整垮邹金水动用了纪检,监察、审计财会各路人马对邹金水实行任职彻查,一心想查出个问题来,可查来查去却查出了一个清官来,邹金水在任职期间除了恪尽职守,还将自己儿女在外打工所挣的钱有相当一部分用于了村里的基础设施建设,而村里的经济状态是无力偿还,然就这样的一个好党员,好书记、殴、余二人于2017年10月对他作出了“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

  殴余二人与邹金水前世无冤,以往无仇为什么费尽心机要整倒邹金水呢,说穿了,为了一己私利,因斋家塘村引进了那么大的项目,油水非浅,邹金水原则性强,又不是自己培养出来的,忧日后不听使唤。

  四、扶贫有款,给否在我

  修溪镇有中小学近千人,每年国家对于贫困的学生补助分别是:高中2000元,初中1150元,小学1000元。据调查,自二0一六年至今,这笔资金还未完全到位。有学生家长到教育局基教股核查,证实扶贫助学金已全部到位下到乡镇(另有材料)当学生家长吵到镇里时,书记殴永成作工作说:“你不要吵了,过几天我保证把你的余额全部到位,只要你不说,我多给你两仟元也无所谓。”国家为了全民族的复兴,为了九年义务教育的实施,为了后一代人口素质的提升,不惜动用巨额拨款,然这笔巨额到了修溪镇后,主宰学生命运的是殴永成、余斌二人,他们说给就给,说不给就不给。

  2017年修溪镇政府不按上级要求,不按照规定糊乱地发放易地搬迁费,据知情人透露,仅斋家塘村违法套取国家易地搬迁费资金高达近100万元(包括合户和克扣),这种行为在全镇各个村都一样,均普遍存在,真正贫困的人难得到,不贫困的撑腰包,为什么要人为地乱呢?因乱中好取事。

  五、生活腐化,无所作为

  十九大后,镇党委书记和殴永成、余斌仍不收手,不但严重违背中央八项规定,而且长期沉溺在歌舞娱乐场所,在外与一些商人大吃大喝,称兄道弟,生活作风不检点,对于群众反映的问题不作调查,不作解答,不作处理,常采用“踢皮球”的办法进行推诿,群众办事,必须在上午10:00前到达镇政府,超过10:00就难以见到人了,哪里去了鬼才知道。这种无所作为的领导,岂能带领全镇人民脱贫致富。这样的父母官,我们不欢迎,父母官不疼爱子民,则子民也不会尊重他们的,君视臣若股肱,则臣视君若腹心,我斋家塘村全体子民则强烈要求,请求、恳求将殴永成、余斌二人肃之以纪,绳之以法,否则,我们将告到中南海,也要捅破这层天,上访的路虽然漫长,但始于足下。

  举报人:斋家塘村部分村民

  2018年6月25日

图片说明:(1)(2)(3)(4)图为斋家塘村的生态遭受非法采矿老板摧残破坏之后景象;(6)(7)(8)部分举报人的手印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