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城人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1599563/)

  •   
  • 积分: 402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深圳福田法院和深圳中院支持“偷地贼”?

已有 46 次阅读2018-7-10 13:27 |个人分类:代为呼吁

深圳福田法院和深圳中院支持“偷地贼”?

两家法院背着当事人将利用假公章和假法人签字而盗取的土地裁判易主

  想必深圳法官李进和张辉辉一定知道“利令智昏”这个成语,但两法官未必知道这个成语的来源。话说公元前262年,秦昭王派大将白起率军攻打韩国,秦军攻占了野王。上党守将冯亭将上党奉献给赵国换取保护,赵孝成王听信平原君赵胜的意见接纳了上党,结果秦昭王派白起进攻赵国,在长平歼灭赵军40万。司马迁评论平原君是利令智昏。另有个故事说的是齐国有个想得到金子的人,大清早穿好衣服戴好帽子,兴致勃勃地跑到了卖金之地,见到有个人手中拿着金子,顿时两眼放光,一把将那人手中的金子夺了过来,官吏获得举报后将他逮住捆绑起来问他:“人都在这儿,你还抢人家的金子,是什么原因”?抢金人回答说:“我看到他时,满眼都是金子,根本就没看到人”!他的回答让审他的官吏惊得差点掉了下巴。这两则故事的寓意是:一个人如果唯利是图,利欲熏心,往往会丧失理智,做出愚蠢的事。李进和张辉辉两法官背着当事人将利用假公章和假法人签字而盗取的土地裁判易主,不就是利令智昏的典型表现吗?不就是在利益驱动之下的“昏聩”之举、愚蠢之举、自毁形象之举乃至自毁前程之举吗?!

  利用假公章和假法人签字而盗取土地者,是不法商人陈某某及幕后操纵人,土地资产被盗的而又遭遇枉法裁判、枉法执行的受害者是惠州国和电力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称国和公司)。

  国和公司于1995年取得位于惠州市惠城区三栋镇田心管理区的一块49637平方米工业用地(简称该地块),《土地使用权证书》为惠府国用 [1995]第13021200019号。2014年当国和公司法人肖先生准备开发该地块时,做梦也不会没有想到,自己的合法财产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被福田法院查封、拍卖、易主!更没有想到是:这一切起因是源于对国和公司了如指掌、之前非常信赖的合作伙伴陈某某等人一手策划和福田法院承办法官李进的徇私枉法。

  原来,陈某某私刻“惠州国和电力电子有限公司”的公章,假冒法人肖先生签出“授权委托书”,将国和公司作为“共同借款人”对外举债2000万元,并由“债权人”恒立冠、京德公司(简称两原告,为高某某一人所控制)于2012年故意向一审福田法院起诉归还借款,并把国和公司与容大公司、亚衡公司和美的公司(简称三被告,原为陈某某一人所控制)作为四被告,两原告与三被告配合默契(高与陈系多年来的密切合作伙伴,利益共同体),主审法官李进对两原告提供的漏洞百出的诉状和诉讼材料视而不见,故意全部采取 “公告送达”方式“缺席判决”,让被告错过上诉期,在神不知鬼不觉中两原告只申请查封拍卖国和公司仅有的该土地,将该土地强行夺走并易主!

  2014年,国和公司法人肖先生在得知自己的财产被以“合法”的名义盗走后,“以公章被盗刻,已向公安报案立案”的事由,向深圳中院提起再审。再审法官张辉辉、刘自正明知公章被盗刻、法人签名为假冒的事实既有司法鉴定,又有刑事立案材料,也明知被申请人(即两原告)当庭提供的材料为虚假证据和一审法院程序违法,但张、刘两法官还是利令智昏地在再审判决书中以推理代替证据,不对国和公司提供的有利证据进行质证,故意偏袒被申请人,迅速维持福田法院的错误判决,一审、再审法官联手,造成该土地被两原告非法侵占、变卖,导致数年来国和公司对土地的大量投入化为泡影,负债累累,公司破产。

  法官作为裁判者对于司法公正起着决定性作用,法官中立是司法公正的重要保证和前提,作为掌握国家审判权的法官,理应严守公正、不偏不倚、依法办案。但本案两级法院法官这种知法犯法、执法犯法,粗暴践踏公平正义的助纣为虐行为,不仅严重侵犯了国和公司的合法权益,而且严重损害了国家法律的尊严。

  法官李进、张辉辉、刘自正,你们是不是应该查明案件的基本事实?是不是应该分清是非?是不是应该客观认定各方证据?是不是应该审查诉讼程序的合法性?你们为什么要颠倒是非办假案、办人情案?请你们回答本博主提出的下列问题——

  1、福田法院受理本案一审后,为什么对四个被告的联系方式不去核实、了解且都不真实送达,而故意全部采取“公告送达”,你们是不是以此为所谓的“缺席判决”制造借口?

  2、为什么法院只查封、拍卖国和公司的该土地,而对其他三被告的财产不做任何查封处置?

  3、申请查封人2012年就开始起诉,随后是法院开庭、查封、拍卖......为何整个过程中不通知国和公司?不通知法定代表人肖先生?

  4、为什么法院2012年下达查封国和公司该土地的裁定近一年时间,一直不实际去查封已有抵押贷款的该土地,而当国和公司于2013年准备开发土地并借钱解除该土地的抵押后,又是什么“内线消息”让法院立即对该土地进行实际查封、拍卖?

  5、深圳中院再审中,国和公司一再强调,自2008年起国和公司一直没对外开展业务,也没有外债务,且公司的公章由法定代表人肖先生掌管,根本没有对外签约行为,相关“协议书”、“付款通知书”上国和公司的盖章及法定代表人肖先生的签字均为假冒,为什么张辉辉、刘自正就是充耳不闻、不去核实?

  6、2016年4月13日,国和公司就公章被盗刻一事向惠州市惠城区公安局刑侦大队5中队提交了报案材料,公安部门受理报案后,肖先生告知了张辉辉、刘自正,为什么张辉辉、刘自正仍然视而不见,不依法按照“先刑后民”的原则中止案件审理?

  7、2016年12月25日,国和公司向深圳中院递交了申请对三份委托书上的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签名进行鉴定,深圳中院承办法官收下申请后为何不鉴定、不给国和公司一个书面答复?

  8、2016年12月29日,深圳中院法官张辉辉明知申请查封人存在假公章、假签名的事实且国和公司已提交司法鉴定,为何不予质证,反而滥用自由裁量权,以倾向性的推理来代替确凿的证据,对案件主要事实作出歪曲认定,并抢先下达维持原判决书?

  本案裸奔在偏离法治轨道和公平正义的邪道上,惹“祸”的无疑是本案中的巨大利益。有贪心的法官,往往会被一个“利”字蒙住双眼、迷乱心智;往往会忘记自己的职业道德和职业良知,导致其为“利”而枉法裁判、枉法执行......两原告与三被告如果没有一审李进和再审张辉辉、刘自正法官的精心策划与徇私枉法,是难以“强取豪夺”“弄假成真”的,这里面是怎样的输送利益、怎样的法钱交易就不得而知了!

  毋庸讳言,“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是影响司法公正的顽症,社会公众对此深恶痛绝。为什么说司法腐败往往是最大的腐败?有的腐败像水流出来,顶多污染了河流,而司法一旦腐败,就污染了水源,流出来的都是脏水,无法净化,损害了社会公共资源。司法不涉私利,是司法公正的本质要义。司法如果用来追逐自己的私利,案件永远没有公正。

  依法治国和从严治党是当下的主旋律,法官作为法律的主要执行者,是实现依法治国的中干力量,责无旁贷。无论谁知法犯法、执法犯法,都必须受到法律追究!在此奉劝李进、张辉辉和刘自正法官赶紧悬崖勒马,立即阻止本案错误判决的继续执行,归还属于国和公司的该土地,否则你们将带着羞耻和骂名掉进万丈深渊!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附:惠州国和公司工业用地被他人伪造公章冒用签名导致土地被查封拍卖

  惠州国和电力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和公司)早在1995年就享有(惠府国用 [1995]第13021200019号)《土地使用权证书》所登记的49637平方米工业用地使用权(简称该地块),该地块位于惠州市惠城区三栋镇田心管理区山下村,与惠州市美地房产开发有限公司、惠州市容大置业投资有限公司、惠州市亚衡实业开发有限公司名下的九块工业用地相邻。现该地块因他人伪造公章、冒用签名遭到恶意诉讼并被查封拍卖,现将该地块被查封、拍卖的相关事宜概述如下:

  1、该地块无端被查封

  2014年年底,我公司因与其他公司商议该合地块作事宜,合作双方一起到惠州市惠城区国土局查询土地使用权权属事宜时发现,公司名下的土地居然被深圳市福田区法院查封!我公司自2008年起一直没对外开展业务,也没有外债务,且公司的公章由法定代表人肖掌管,对查封一事毫不知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震惊之余,我们到福田区法院查询该地块被查封原因,方知土地是被深圳市恒立冠投资有限公司和惠州市京德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请查封人)申请查封,查封号为(2012)深福法民二初字第6437号民事判决,查封事由是美地房产开发有限公司、惠州市容大置业投资有限公司、惠州市亚衡实业开发有限公司及我公司四方向申请查封人“共同借款”人民币2000万元逾期未还,法院唯独查封了该地块以偿还债务。

  对所谓“共同借款”一事,我公司法定代表人肖先生完全不知情,他看到所谓的“共同借款”的“依据”,竟然连借款合同都没有,只有一份付款委托书、收款收据,上面有美地房产开发有限公司、惠州市容大置业投资有限公司、惠州市亚衡实业开发有限公司及我公司等四家公司的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的签名,其中我公司的公章盖章处由惠州市亚衡实业开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希泉签名。至于2000万元资金进入惠州市容大发展有限公司账户银行进账单,肖先生更是一头雾水!这里的蹊跷在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自2008年就是肖先生,公司公章也一直由他本人保管,他从来没有在此付款委托书上盖章,更不知2000万元资金借款进账一事,故而完全不知所谓“共同借款”事宜。

  在申请查封人2012年起诉、开庭、法院查封、土地被拍卖整个过程中,肖均没有收到任何法院通知、传票;而惠州市美地房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陈良军、惠州市容大置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自贵是陈良军的岳父、惠州市亚衡实业开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希泉是陈良军的表弟,惠州市容大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令春为陈良军的舅舅,即上述四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美地公司法定代表人陈良军,而此时陈良军因为债务缠身已经失联,陈自贵、陈希泉、王令春三人也无法联系。肖无法得知所谓“共同借款”的真相如何,只好向福田区法院执行局递交了异议书,由于没有任何答复,肖于2015年4月21日在福田区法院信访窗口再次递交了证据资料。

  2、公章被鉴定后证实为假章

  带着对公章的质疑,我公司向福田法院执行局和信访提出的异议,但福田法院均没有任何的答复,而肖先生在惠州市惠城区国土局再一次查询时,发现土地已被法院拍卖,买受人是深圳市嘉瀛贸易有限公司(经我公司核查,买受人深圳市嘉瀛贸易有限公司为2000万元借款债权人深圳市恒立冠投资有限公司的关联企业)。在此情况下,我公司于2016年3月聘请代理律师向福田法院进一步了解案件情况后,到惠州市公安局调取了公司公章备案图样,以鉴定结果作为新证据,向公安局报案公章被盗刻盗用,并向到深圳中院申请再审。

  2016年3月,国和公司法定代表人肖先生到惠州市公安局查阅了我公司的备案公章样本之后,出具了《(惠)公印字HG46号印章启用申报书》,上有我公司在公安局备案公章样本。2016年4月1日,经深圳市中一司法鉴定所鉴定,出具了《文书司法鉴定意见书》(粤中一鉴[2016]文鉴字第1204号),证明以我司名义在2000万元的付款委托书上所盖公章,与我司于1998年7月23日向惠州市公安局提交的《印章启用申请书》([惠]公印字HG46号)上“惠州国和电力电子有限公司”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

  3、犯罪嫌疑人陈希泉被公安机关控制

  收到深圳市中一司法鉴定所鉴定报告之后,我公司法人肖先生遂向深圳中院递交了《再审申请书》,2016年4月16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6)粤03民申143号受理通知书,同意立案再审。

  2016年12月7日14时30分,深圳中院第二十三庭开庭审理本案,在法庭上,肖先生才知道除上述的《收款收据》和《付款委托书》外,还有三份《法人委托书》,委托人是肖先生,被委托人分别为陈大平、袁志峰、陈希泉,委托陈大平事宜是签订土地交易合作合同,委托陈希泉事宜是代签署有关法律文件,委托袁志峰事宜是查询国和公司土地现状,以此证明借款是国和公司的真实意愿,法定代表人是知情人。对此情况,国和法人肖忠华断然否认,且当庭向法庭申请对此三份委托书的公章和法人签名进行司法鉴定,以辨别真伪,还原真相。

  开庭后,深圳中院刘自正法官于2016年12月20日到惠州市惠城区国土局外调、核实被申请人法庭递交证据的真实性。核实结果是惠城区国土局根本没有这些证据,对此刘自正法官的强调没有这些证据十因为国土局的“保管原因”,帮助被申请人隐瞒假证据,且未对本案涉案各方告知外调结果。2016年12月25日我公司向深圳中院递交了申请对上述三份委托书上的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签名进行鉴定,深圳中院办案人员收下申请未有答复。在2016年12月29日,深圳中院匆忙判决,判决书通篇以推理代替证据,完全不顾假公章、假签名和我公司已向公安机关刑事报案及法官自己外调证据不属实的事实。

  在这种情况下,肖本人只有自行再次来到深圳市中一司法鉴定所,出示了由恒立冠公司向法庭递交的有国和公司公章和肖先生签字的三份法人委托书,肖本人在鉴定所签字,请司法鉴定所再次鉴定三份法人委托书上的公章和肖先生签名的真伪。鉴定后深圳市中一司法鉴定所出具了《粤中一鉴【2016】文鉴字第7213号》鉴定书,鉴定结果为三份委托书的肖忠华签字与肖忠华本人签字笔迹不是同一人笔迹,委托书上的公章与惠州市公安局的备案印章不是同一枚公章,并亲自去惠城区国土局取得国土局并无被申请人提供的假证据的证明。

  2016年4月13日,肖向惠州市惠城区公安局刑侦大队五中队报案公章被盗刻事宜,五中队接受了报案材料,进行前期调查,并于2017年1月10日正式立案。

  2017年11月19日,犯罪嫌疑人陈希泉被惠城区公安局刑侦大队五中队刑拘和采取强制措施,盗刻公章案在侦破之中。

  4、 根据一二审法院审判资料收集证据

  因深圳中院倾向性地维持了福田法院错误判决,造成我公司土地被拍卖侵占成为既成事实,严重侵害了我公司合法权益。为维护公司合法权益,肖于2017年2月2日向深圳市检察院提起抗诉。2017年5月23日,因公司需要补充案件证据,向检察院申请中止抗诉。

  我公司从本案的一、二审法院和案件有关的各个政府部门,整理了十八项证据(见附件),于2017年11月递交给深圳市检察院。这十八项证据充分证明了我公司在案件中是不知情、未参与,属于被诈骗被侵害权益的一方,不应承担本案借款违约的任何责任。

  2017年11月20日,惠城区公安局成功刑拘了涉案人陈希泉之后,我公司于11月27日收到了该分局的案件短信通知,随后我公司即向深圳市检察院申请案情外调。

  陈希泉的供词是我公司“不知情、未参与,属于被诈骗被侵害权益”最有力的证据。虽然2017年12月26日,惠州市惠城区检察院因该案件的主犯和犯罪主要证据“盗刻的公章”没有找到,批复要求公安局补充证据,陈希泉取保候审,但无论是从各项证据材料还是陈希泉的供词,都已经完全证明的我公司财产被掠夺的事实。

  综上所述,在本案中,我公司被诈骗被侵害权益,公司的合法财产被他人借助法律的手段侵占。我公司恳请贵单位对这些践踏法律尊严,把神圣的法庭变为巧取豪夺守法者财产场所的违法者进行曝光,声张正义,维护法律的尊严。

  惠州国和电力电子有限公司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