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nyixing010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3300031/)

  •   
  • 积分: 40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城市格局:从名称的角度来一窥北京的胡同文化

已有 62 次阅读2018-2-9 13:09 |个人分类:杂文| 胡同文化

  导 读

  作为北京街巷概称与代表的胡同,不仅构成了北京城的交通网络,关系到北京的城市格局,而且是北京城市生活的依托,北京居民生息活动的场所,并从而成为北京历史文化发展的重要舞台。让我们从名称的角度来一窥北京的胡同文化。

  

  北京胡同的名称,有许多是叫了四五百年的,像明朝开始叫到今天的有三十多条,比如绒线胡同等。而历史最长的砖塔胡同从元朝叫到今天有七百多年了。

  从明朝到清朝,胡同名称改变了很多,比如朝阳门内的把台大人胡同改为巴大人胡同,后又讹称八大人胡同。东单北的吴良大人胡同到清朝改成了无量大人胡同,1965 年改叫红星胡同。

  

  总铺胡同,清朝改为总部胡同,现讹传为总布胡同,令人从字义上不大好理解,什么叫总布呢?要按清朝的总部还好解释,可以想象成是驻在这儿的军队总部什么的,可明朝的原意并不是这样。那时全城分为三十六坊,每坊又分若干个牌,每个牌下又设若干个铺,铺有铺头,管若干条胡同。

  张爵在《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中对此有所记载,如当时的思城坊,下设五牌二十一铺,像驴市胡同、石牌胡同、把台大人胡同、拐棒胡同、炒米胡同、井儿胡同、头条胡同、二条胡同、三条胡同、四条胡同、月牙胡同、牛房胡同等都在这二十一铺里。而总铺胡同是在明时坊,这个坊设西四牌十六铺,东四牌二十六铺。

  

  阜成门南,明朝有金城坊,坊中有条济州卫胡同,清朝给改成机织卫胡同了,这么一改也不大好理解了。其原意济州卫是明朝初年的军队编制,当时在军事要塞的地方都设有卫所,因而许多胡同就带有卫字。

  再如安定门东边明朝的崇教坊里有条武德卫营,也是这么回事,清朝也给改为五道营了,今称五道营胡同。明朝西直门南的河漕西坊的永清左卫胡同,清朝改为魏儿胡同,今称北魏胡同。明朝宣武门北大时雍坊中的卫营胡同,清朝给改为喂鹰胡同,今称未英胡同。

  再如宣武门西北明朝的金城坊里还有座屯马察院衙门,衙门左边就出现了屯马察院胡同以及提学察院胡同、巡按察院胡同,到了清朝将这三条胡同改成了屯绢胡同、学院胡同和按院胡同,直叫到现今。

  在这三条胡同北边,明朝还有条以府第命名的许游击胡同,到了清朝乾隆年间改叫枣林街,宣统年间又称松鹤庵,现叫松鹤胡同。

  明朝东直门北的北居坊里有条杨二官胡同,清朝改成了羊管胡同,今仍叫东、西羊管胡同。明朝宣武门外正西坊有条安南营,清宣统年间改为大安澜营。

  明朝阜成门东北的河漕西坊有条栅栏胡同,清乾隆年间改了沙腊胡同,清宣统年间又讹传为后纱络胡同,这说明在明朝和清朝时栅栏就是念成沙腊,按音记字难免音同字不同了。也在这个坊里的陈信家胡同,清朝给改成了大陈线胡同,后讹传为大乘巷,直叫到现今。这条胡同南明朝有条北大桥胡同,清乾隆年间讹传为大桥胡同,到了宣统年间则叫成大脚胡同,今改为大觉胡同。

  明朝安定门内大街西侧的昭回靖恭坊里有条局儿胡同,清乾隆年间音同字不同地记成了桔儿胡同,现叫菊儿胡同,就是如今北京危旧房改造出名的典型胡同。那里现今首先盖起了青砖、灰瓦、红檐的古朴典雅四合院式的小楼。

  清朝将崇文门北边明时坊中的斧钺司营,改成福建司营胡同,今称富建胡同。明时坊中的扬州胡同,改为羊肉胡同,今称洋溢胡同。安定门南教忠坊中的花猪胡同,被改为花针儿胡同,后改为北花枝胡同,现并入花梗胡同。教忠坊中的水塘胡同,被改为水塔胡同,后讹传为水獭胡同,现并入细管胡同。

  前门外正西坊中的柴胡同,被改为柴儿胡同,后讹传为茶儿胡同,直叫到现今。正西坊中的张善家胡同,被改为掌扇胡同,直叫到现今。现今前门外的珠市口,也是清朝将明朝的猪市口改叫至今的。

  现今宣武门外的菜市口胡同,明朝时本来叫绳匠胡同,清朝乾隆年间讹记成神仙胡同了,后又一度改叫丞相胡同。现西四北三条,明朝时本叫箔子胡同,清朝改为豹子胡同,后又讹传为报子胡同。明朝阜成门南的金城坊内有条纵贯全坊的金城坊街,到了清朝也讹传为锦什坊街,一直沿用到今。

  北京城历经咸丰十年(1860) 英法联军和光绪二十六年 (1900)八国联军的先后入侵,胡同名称也有所变化。1901 辛丑年,美、俄、德、日、英、法、意、奥、荷、比、西等十一国,强迫清朝签订了《辛丑条约》,条约中有一款就是在北京划分公使馆区,其范围东到崇文门大街,西至兵部街,南到城根,北至东长安街。

  界内原有居民、衙署一律限期迁出,使馆内一切行政权属使馆委员会管理,中国政府不得过问,俨然成为“国中之国”。这块地界儿便由东江米巷变成的东交民巷。

  同时根据这个条约的《北京各国使馆界址四至专章》规定,使馆界外还要有“公共道路”,“公界”之内不准有房屋。“使馆界”北面至东长安街北80 米为止的地界儿也作为“公界”。因当时东长安街并不是像如今这么宽,只是现今东长安街的南部,因而就拆除了东长安街路北的房屋直到东单头条胡同。

  

  这么一来,北京地图上的东单头条胡同从此就消失了,使这一带变成了废墟和瓦砾堆。1900 年8 月15 日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城后,四处放火屠杀抢劫,皇城西北的旃檀寺等各胡同都被大火烧毁,由这儿再往北不远的庄亲王载勋府也被烧毁,当场烧死了一千七百多人。八国联军烧了我们好多胡同,可胡同里的人民并没有屈服,侵略者走在胡同里就会突然遭到械击和石块砖瓦的掷击。

  到了民国时期,有的胡同名称又变回到原名,有的则继续发生音同字不同的变化。像黄寿医胡同就又变回到原来的黄兽医胡同,羊仪宾胡同中的“仪”字不知为何又变回到“宜”,而“羊”字和“宾”字却未变回去,成了羊宜宾胡同。这么一来可真无法解释了。查看了明朝的北京城图,当时在黄华坊内就有杨仪宾胡同。明朝皇室贵族的女儿分为公主、郡主、县主三等封爵,皇上的女儿为公主,亲王郡王的女儿则称郡主、县主。公主婿叫驸马,郡主婿为郡马,县主婿称仪宾。杨仪宾就是一位县主的夫婿,姓杨,住在这条胡同中,所以就叫杨仪宾胡同。可这么一改名称,将姓杨的杨改成牛羊的羊,将仪宾的官称改回宜宾,就不得其解了。这是往回变的例子。好解释的是将勾栏胡同变为内务部街,将石大人胡同变成了外交部街。这是因民国初年的内务部和外交部曾在这两条胡同里。像这样改名的胡同还有铁匠胡同改成教育部街、嘎嘎胡同改成航空署街等。

  

  辛亥革命后,天安门至中华门前的一段路称中华路。广场东边的户部街( 也称富贵街) 改成公安街,再往东边点的兵部街改成东公安街,由这儿再往东就是台基厂了。自东公安街到台基厂中间,原有一条玉河( 也称御河),这是一条从皇宫中流出的明河。水源来自什刹前海,经后门桥 ( 地安门桥) 往东南沿皇城东墙南下,出皇城后一支经前门水关直入护城河,另一支就是这条斜向东南的明河。它纵向穿过东长安街,再经东交民巷而入通惠河。清朝末年,这条称为玉河的明河连同东交民巷一起被划为使馆区。后来逐渐淤浅,而改砌成了暗沟。民国时期把这条暗沟展扩为两条街,靠台基厂那边的叫正义路,靠东公安街一边的叫兴国路。

  广场西边,从西皮市再往西有一条与其平行的刑部街,是因清朝的刑部和大理院都在这条街的西侧而得名的。民国时期则改成司法部街,自然也是因为当时的司法部和法院都在这条街上了。袁世凯曾把他的总统府设在中南海居仁堂,又在南海宝月楼下的皇城上开了一个门,称新华门,于是这段时间新华门前的西长安街,便被改名为府前街,中南海西边的一条街,改称府右街。民国时期的参议院和众议院设在宣武门西边的象房桥( 今新华社所在的位置),就把这段街道称为国会街。1923 年直系军阀曹锟就在这里演出过一幕贿选总统的闹剧,他以5000 大洋一票的代价贿买国会议员590 人,使其“当选”为大总统。日本侵华后,曾一度将东、西长安街称为东、西三座门街。

  民国时期胡同名称发生变化的有三百多条,好多粗俗的胡同名称,往文雅改了。像马尾胡同改成慕义胡同、瘦肉胡同改成寿刘胡同、猴尾巴胡同改成侯位胡同等。1924 年北洋军阀段祺瑞任中华民国临时执政时,家住在东四的鸡爪胡同里,当地人们也管那儿叫鸡罩胡同,鸡罩有鸡笼的意思。堂堂的执政大人焉能住在鸡罩里,因此段祺瑞很不高兴,后来就命令警察总监取音同字不同的吉兆来取代了鸡爪,这么一来鸡爪胡同就改成了预兆吉祥的吉兆胡同。正如鲁迅先生在《论他妈的》一文中所说的那样:“一旦发迹,家谱也修了,雅号也有了,那么当然不甘心居址言不雅训。”

  也有不少弄错了的,像磨刀胡同改为麻刀胡同、何纸马胡同改为黑芝麻胡同、白虎庙改为百户庙、泥洼改为泥湾、戏馆胡同改为细管胡同、羊房胡同改为养蜂胡同等。这些改错了原意的胡同,可能就是因为口头相传,发音相近而讹传的。可也有些并没有声音上的联系而改了名的,像散子胡同改成延年胡同、馓子胡同改成东槐里胡同等。还有些像是故意改变了原字而用另外一个同音字代替的,如新寺胡同改成辛寺胡同、红庙胡同改成宏庙胡同、穿堂门改成川堂门、胡同改成江擦胡同等等。

  

  由此不难看出,胡同名称改变多的,就是不好听的名称一点点地变好听了,粗俗的逐渐变文雅了。这反映出了人们在给胡同取名时的审美取向。

  胡同名称变化最大的时期,就是从明朝到清朝、由清朝到民国的改朝换代的交替过程中。朝代变了,地形也有些变化,有些胡同名称原来所指代的建筑物也发生了变化,所以胡同名称必然要跟着变,像清朝时将明朝的卫营胡同改成喂鹰胡同,就是很好的说明。卫营是明时的军事编制,到了清朝不存在了,人们口头相传,只听声音相近,不知所指是什么,就自然会取他们所知道、所熟悉的来叫。正好清朝八旗子弟们时兴玩鹰,就叫了喂鹰。

  再如民国时期将清朝的刑部街改成了司法部街,就是因为这条街本是以清朝的刑部衙署命名的,到了民国时期刑部衙署改成北洋军阀的司法部,街名也就随着变了。而那些单纯以胡同中的树啊、井啊等特殊标志、地形景物命名的胡同名称,则始终变化不大。这就说明胡同名称的含义,可以直接影响到它名称的寿命,同时也证明了胡同名称不仅具有实用指代功能,而且包含着给它起名的人的审美心态和思想意识。人们除了根据这条胡同的地形景物特征起名外,往往还把自己的期冀、想法也浸透其中。

  现实中好多胡同的名称,也都能体现出起名人的美好愿望。人们总是乐意用一些吉利的字来给胡同起名儿,像带有么“喜”啊、“福”啊、“寿”啊等字眼的。比如喜报胡同、福德胡同、寿比胡同等。还有带“平”“安”“吉”“祥”等字眼的胡同,如平安胡同、安成胡同、吉庆里、永祥胡同等。来源:《北京的胡同》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