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nyixing010 已有 人次访问 (博客地址:http://blog.qianlong.com/3300031/)

  •   
  • 积分: 600
    !ziwojieshao!:这个人还没有设置博主介绍。

老北京胡同记忆-后圆恩寺胡同

已有 51 次阅读2018-3-9 13:39 |个人分类:杂文| 胡同, 记忆, 后圆恩寺胡同

  后圆恩寺胡同位于北京市东城区,鼓楼东大街南侧,呈东西走向。东起交道口南大街,西止南锣鼓巷。全长444米,宽6米,沥青路面。清代属镶黄旗,乾隆时称后圆恩寺胡同,因胡同在圆恩寺背后而得名,宣统时称后圆恩寺。民国后沿称。

  

  夏日,我顺着南锣鼓巷往后圆恩寺胡同一拐,只是五步之遥,便把南锣鼓巷的喧嚣抛到了脑后,转而沉浸在后圆恩寺胡同的静谧中。北京的老胡同不多了,抬眼望去,大槐树、大榆树绿叶遮天蔽日的老胡同亦不多了,有着“老北京”宁静、安逸的老胡同更不多了……后圆恩寺胡同恰恰是这么一条散发着传统京味文化的老胡同,没有商铺,偶尔几声单车铃声,如果禁止汽车通行,这条胡同堪称完美。

  后圆恩寺这条貌似平常的胡同,隐藏着几处不平常的宅院。茅盾故居、镶黄旗官学(现为黑芝麻胡同小学)、友好宾馆(历经前清王府、蒋介石行辕、中共中央华北局办公处、南斯拉夫大使馆、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等的变迁)。我时常羡慕北京人,从小在胡同里玩大,满眼不凡处,自然见多识广,凡事不惊不乍,大气悠然,这便是首都的文化福祉吧。

  

  镶黄旗官学,作为一所小学,基本上大门紧闭,我从门缝里也瞧不出什么端倪来。清末,当局者搞教育改革,镶黄旗官学更名为八旗第一高等学堂,听起来挺震慑人的,如同今天人们口中的“北大”、“清华”。据悉,晚清,满清统治者为了让子弟振奋,挽救奄奄一息的大清江山,特地从美国进口全套英文教材,实施最先进教育。无奈,八旗子弟“铁杆庄稼”吃惯了,不愁前途,依旧醉心吃喝玩乐,没几年,大清也玩完了……

  友好宾馆,现在好像变成了会所,永远铁门紧锁。由外面看园子的一角,却有些残败相。据说这园子中西合璧,我曾经在电视节目里看到过里面的场景,确实是美轮美奂。当初,建园子的庆亲王奕劻之子虽然没有什么大作为,但在园林艺术的鉴赏力上一定是一流的,只是他也没想到自己很快就失去了这个园子。这便是,世事无常,“到头来为他人作嫁衣裳”。

  

  茅盾(1896—1981年)的宅子在后圆恩寺,不算太起眼,甚至远不如郭沫若后海故居庭院深阔。两进四合院,前院搭着葡萄架,挂着一架秋千——茅盾为孙女亲手做的……茅盾1974年到1981年生活在此处,可以说,后圆恩寺胡同记载了茅盾平和、澹泊的暮年生活。从茅盾生平图片展览,我们看到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何变成一个挥斥方遒的“愤青”、再变成成熟稳重的文化官员(茅盾为新中国首任文化部长),然后,是“文革”时的低迷,“文革”后重新振作……

  我注意到,在“四人帮”倒台后的四年,茅盾写了60多万字近百篇文章,可谓“高产”,但这些都不足以与他中年时写的小说《子夜》、《林家铺子》、《春蚕》在读者中影响大。于我个人而言,我最喜欢的是他1941年创作的小说《霜叶红似二月花》,那含蓄、隐约的男女情感,凸显出中国式恋情的凄美。

  

  1949年以后的茅盾不再是一个纯文学作家的形象,他在人们面前展现的,更主要还是一位文化领导者的庄肃,作为文人“布尔乔亚”的一面,被茅盾自我长期克制。我前几年看到茅盾曾经的婚外情人秦德君的回忆文章,她说起两人分手后再度相逢,说起水果摊前茅盾看见秦德君,立马溜进小轿车……这一幕想象起来,确实有几分滑稽,彼时的茅盾已是文化部长,却始终难解往日心结,以他善良的个性,他必定认为自己终身愧对秦德君。1981年,秦德君收到茅盾丧礼请柬,曾经的爱侣,最后一次见面,却是“死别”……

  

  1978年,茅盾站在门口送客的照片,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垂暮的茅盾,双眼中,是对这个世界的看淡,经历了无数次的花开花落、月缺月圆,悟透人生悲欢离合。茅盾临终前的遗愿,一是请求党中央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二是将平生稿费25万元捐献中国作协,专门奖励优秀长篇小说。这两个遗愿本身,就体现了茅盾共产主义信徒的一面,无疑,是非常感人的。作为知识分子,茅盾内心始终有一个“道”字,所以,人们依旧怀念他。并且,作为文化官员的茅盾,不论是个人文学艺术修养,还是组织能力,也是令人敬服的。(顺益兴四合院)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